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五季 龙舞天下

第138章 还好有你

见到阮清霜的白小叶兴奋的上前扑到了她的怀里,阮清霜一听房间里面没有别人,就笑了笑道:“就你一个人在家里?那么可怜?”
林歌一听是清霜姐回来了,那就更放心了,这样就有人可以照顾到徐云了。
夜色已经深了,徐云站在医院楼梯通道的窗口处点燃一支烟,默默的抽着,一支两支,就那样抽着。
“不用,你先回家吧,别让方娅担心你。”徐云道:“我又没事儿,你回去的时候路过天娱就给小叶说一声,让她也别担心了,早点回家睡觉去,这几天晚上也快把她给熬坏了。”
白小叶带着一些惆怅回到家中,她刚刚洗刷之后敷上面膜,就听到有车回来了。
“遵从你自己的心去做。”阮清霜淡淡道:“我们都知道,你做事情一直都有很准确的处理方式,我也相信陈巍可以理解你的一切决定,所以你不需要有任何的压力吧,心里怎么想的,那就怎么做呗。”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徐云惊讶的转过头,看着身后的阮清霜,如果不是窗口的一阵寒风让他感觉到冷意,他还真以为自己这是做梦呢。
虽然白小叶这种想法让她自己都觉得挺别扭的,但这却又的确是她内心的真实写照。
“韩妍儿醒来第一个想和-图-书要见到的人一定是我,如果不是我,她会很失望的。”徐云说着,低下了头:“这件事情上我太亏欠韩妍儿了,所以我希望我能够弥补她。”
阮清霜知道,自己的话肯定是改变了徐云内心深处的某一个错误的决定,那种因为过度遵守“原则”而做出的错误决定。
阮清霜和白小叶收拾好东西之后,便问白小叶徐云现在在哪个医院呢。
徐云笑眯眯的接过阮清霜递过来的粥:“我还真的是饿了,这粥来的太及时了。”
每次阮清霜回家去看父母,都会带回来一些,虽然都是一些五谷杂粮的东西并不值钱,但却都是父母的一份心。
阮清霜从来都没有想到过自己可以同时进行很多件事情,但在天娱集团是真的把她给磨炼出来了,同时要处理好多事情的她已经基本上习惯了。
听到这番话之后,陈巍也就放心了。
好在最后抢救的结果没有让徐云和陈巍失望,这一颗子弹几乎是要了韩妍儿的命,命中的地方格外危险,但好在这枪的威慑力比正常五四的威胁力要小,或许这是一把仿制黑星里的次品吧。
白小叶走到门口的时候,阮清霜已经拿钥匙打开门了。
林歌知道,徐云现在是心意已决了:“那我就www.hetushu.com先走了哥。”
“刚回来啊。”阮清霜笑了笑。
阮清霜和白小叶一边从车里往家里大包小包收拾东西,一边听白小叶说这几天发生的事情,阮清霜听到也特别惊讶,她没想到徐云这几天回来还碰上了这样麻烦的事情。
“那你怎么没早点打电话让我回来呀。”阮清霜有些埋怨白小叶道。
韩妍儿在华夏可以说是孤苦伶仃的一个亲人也没有,哪怕是那种只会利用她当做是赚钱工具的舅妈也没有了,徐云或许是她心中唯一一个算得上是重要亲人的人,所以徐云是肯定不会离开的。
所以这些东西全部都是阮清霜最喜欢的,也是大家吃起来最放心的。
“刚回来你不在家里早点休息跑这里来做什么。”徐云道:“小叶也真是的,什么都跟你说。”
突然,身后有人轻轻的拍了一下他的肩膀:“我就知道你会在这地方抽闷烟,这里可是医院,禁止抽烟。”
“没办法,这或许就是命运吧。”阮清霜无奈的摇了摇头:“如果这个女孩能够平安无事的挺过来,我觉得你真应该做点什么事情弥补她一下。”
“所以我不希望我自己做一个卸磨杀驴的混蛋。”徐云道:“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处理这件事情?”m.hetushu.com
子弹虽然命中了韩妍儿的后心,但却并没有真正的伤害到心房,因为抢救及时,输血也足够及时,韩妍儿算是有惊无险的度过了这个难关。
阮清霜特别喜欢用在父母家里带回来的这些东西给大家煮粥喝,因为这些东西都是父母亲自弄的,没有任何化学药品没有任何农药什么的。
林歌并没有照做,而是道:“你去接她回家不更好吗,今天我给方娅说了,她也去值夜班了。我回家也没事儿。”
这对于阮清霜来说是她需要学习很久的一件事情。
徐云笑了笑,示意陈巍快点去忙正事儿,陈巍这才迅速离开了医院呢。
而且她也真佩服佐媚烟,哪怕是同时有十几件事情需要调节和处理,佐媚烟也总是可以短时间分清主次,开始一步一步的解决掉所有问题和麻烦。
“只是忙着处理事情,肯定连吃饭都没顾得上吧。”阮清霜道:“现在里面那个姑娘的情况怎么样了?”
“这么大的事情她若是在不跟我说,那才是不懂事儿呢。”阮清霜道:“我就是看看你现在怎么样,别太累了,这是刚刚在家里给你煮的一些养胃粥,喝点吧。”
虽然人已经进入了昏睡之中,但医疗设备监控的人体的各种机能情况已经都恢复了正hetushu.com常,心跳指数等等都没有异常,所以医生也敢肯定,或许只是需要睡一觉,韩妍儿就能醒过来了。
一旦忙起来,她的确是没时间回家看看,所以就趁着这次机会回家过了十天,虽然也会有一些事情打电话进来询问她如何处理,但这些可以电话操作的事情对她来说已经轻松多了。
“还真有点那个意思,虽然我知道你并不是那个想法。”阮清霜苦笑一声:“但如果你真这样做了,我估计我会第一个就骂你了吧,这种事情她作为一个女孩付出的实在太多了,真的是太多太多了。”
“没有什么危险了。”徐云点点头:“我真的是挺对不起她的。”
“陈局,现在你也能放心了,那就去忙你的吧。”徐云道:“这里有我就行了,那些人还是要抓紧时间审,抓紧时间找到他们在琴岛藏毒的地方。”
林歌上前拍了拍徐云的肩膀:“哥,你回去歇一会儿吧,这里我盯着,韩妍儿一醒我就给你打电话。”
“那个时候肯定没有想到她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吧?”阮清霜道。
白小叶一边点头抱怨,一边帮阮清霜接过手里的那些东西,这都是老家拿回来的。
“好,那我就先回去看看情况了,这里就辛苦你了。”陈巍点点头,他来医院是内心亏和-图-书欠而趋势的,但他在医院也的确有些“人在曹营心在汉”的意思,毕竟这案子才刚只是抓了人,后面很多事情还没有破获呢。
“去吧。”徐云一挥手,并没有抬头。
徐云点点头:“是啊,那个时候当然没有想到现在的情况,如果是现在……我还要执意那么做的话,我岂不是就成了一个过河拆桥,卸磨杀驴的混蛋了吗?”
白小叶却不好意思道:“我哥一回来我就想要给你打电话呢,但是我哥他不让啊,他说你那么忙,好不容易回家待几天,陪陪二老,就别打扰你了,让你能够没有心思的在家里陪父母几天。”
白小叶说林歌给她说的时候她脑子就想着她哥哥的事情了,所以听进去也就忘记了,最后阮清霜还是打电话给林歌问了医院位置。
阮清霜听得有些稍许的感动。
“她是高丽人,而且她还是个毒瘾者。”徐云想到这里也头疼了起来:“之前我和陈局商量过,说事情完了之后就把她送回高丽,毕竟……”
徐云深情的看了阮清霜一眼:“还好你回来……”
林歌跑去酒店把事情给白小叶说了就回家了,白小叶听说事情结束也就放心下来。虽然她也会为韩妍儿感觉到一些可惜和可怜,但是更多的却是为徐云和林歌他们都没有受伤而感到庆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