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五季 龙舞天下

第140章 阴招儿

“倒不是他不愿意,我说是云哥你找他,他敢不愿意吗!”强子道:“是叶总啊,我找步兵去给你帮忙,肯定是要先给叶总请假啊,叶总一听这事儿就说了,这种找她借人的事情,为什么不亲自打电话给她,如果你不打电话给她,她不相信,就不会同意让步兵跟我走。”
徐云还说了:“这衣服一旦吹干,就在给他来一盆水,继续吹,我就不相信烧不死他。”
“是挺忙的,忙得焦头烂额了。”强子点头道:“叶总把所有心思都放在酒店上,酒店的生意是越来越火了,最近又准备在申江搞一个能占据三甲的高档会所,心好累啊。”
“哥,什么情况啊?怎么突然要找步兵?这小子犯什么事儿了?”强子道。
三角眼的副手瞬间额头就冒汗了。
陈巍见徐云有要求,也就同意了,他也想看看徐云究竟有什么好办法可以让这些个混蛋难受,这些个混蛋肯定是不难受不会吐口的。
所以现在但凡是传出一点事情,舆论基本会第一时间就指责警方“滥用权力”,所以现在让很多真正办事的人也很难做事情了。
不过这事儿徐云还真的是应该给叶法拉打电话说一说,毕竟现在步兵是人家的司机,这一借还不http://m.hetushu.com知道要几天呢,不亲自打个招呼的确是不合适。
强子嘿嘿一笑:“那是必须的。”
“我也不想死守那些规定,我也想狠狠的教育他们。”陈巍无奈的摇摇头:“但是一般的教训对于他们这些混蛋来说根本没什么作用,若是下手太重了,打出点毛病来,我们又会被扣一个屈打成招的帽子,现在做警察也要注意社会舆论啊,因为一些老鼠屎坏了警察的名声,一旦做一点‘过分’的事情都可能被网络舆论给压死的。”
当然,徐云没工夫等着听他们的结果,徐云和陈巍简单的说了现在三角眼的情况之后,就直接开车离开了。
“不行,你这若是伤了人那可就麻烦了。”陈巍道:“一旦留下伤,我们就容易陷入被动。”
“好。”陈巍马上就让人去准备了。
“不用着急,我初步估计我需要四个小时左右的时间能到那边。”徐云道:“你自己算一下时间差不多就可以。”
警方规定不能打人,那就不打咯,这又不会留下任何伤,没有任何暴力,这家伙自己感冒发烧生病把自己给烧成傻子也没警方半点关系啊。
他要用最快的速度赶过去和仇妍汇合,因为现在大和图书致位置差不多已经确定了,徐云也有了比较稳定的目的地,所以他选择开车过去,这样到了之后也能比较方便他和仇妍的行动。
冷水和落地扇,徐云用在了第二个人的身上,直接一盆冷水浇了个透心凉,然后开电扇对着吹!
徐云挂了电话只有继续开车,大约十分钟之后,强子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听他这声音是挺受挫折的:“云哥,有个事儿……我得给你说一下。”
“你这招儿哪学的。”陈巍哭笑不得道。
都是三十好几岁的人了,这种大劈叉肯定受不了啊。
美其名曰,风干!
在徐云上了高速路之后就拨通了强子的电话。
“这事儿好办。”徐云道:“交给我,我给他们来点手段。”
好好的做事情就可能落一个滥用权力,不用权利又没有办法好好做事。
“很久前认识的一个朋友,也是做警察的,这都是他的招儿。”徐云笑了笑:“对了,陈局你让人给打一盆冷水来,然后再来一个落地扇,大功率的。”
风干的滋味有多难受,问问风干鸡和风干鸭就知道了,别说是现在这个天儿,就算是大夏天的一盆冷水然后猛吹风也会让人受不了的。
徐云来找陈巍的时候,陈巍才刚刚和-图-书审讯过三角眼身边最主要的那个手下,嘴硬的家伙让陈巍没能得到任何一点有效的消息。
“我到是很想去申江找你们嗨皮嗨皮,但是时间不准许啊。”徐云笑了笑:“你们最近怎么样,挺忙的吧。”
徐云道:“夏天的时候我听清霜说,你把步兵介绍去给叶总开车了?”
“好,我知道了哥,我现在就去给他说。我马上就带了他去你指定的那个服务区等你!”强子道。
就徐云的这些招儿,都是能让人身上一点痕迹都不留,还能让人难受的有苦说不出来的,有了徐云这歪招儿,这边被抓住的几个人很快也就扛不住了。
徐云也不得不苦笑一声,这还真是现在警方所面临的一个大麻烦呢。
徐云微微一笑:“我现在就需要一个有做水车生意经验的人,步兵去水车之城提过车,这事儿我记得你和我聊起来过,现在我去那边有点事情要做,所以要找他帮点小忙。”
“怎么?他不愿意?”徐云愣了一下。
“恩。”强子点点头:“叶总自己要找的,我突然就想到步兵了,然后我就给他打了一个电话,毕竟都是以前的兄弟,有这种好机会我肯定想到他啊,在小城市搞一辈子黑车也没什么出息,现在生意也越来越和_图_书难做了,查的严,他来申江做司机还年薪二十万呢。”
徐云苦笑一声:“好,那我知道了。”
也不知道曾几何时,因为一些穿着警皮不干正事儿的混蛋把警方的名声给搞臭了。
“上点手段。”徐云道:“对于这种人没什么好客气的吧,至少对于我们来说,他们是证据确凿的毒贩了,这些人不打肯定是不老实的,这种时候你就别死守那些规矩和规定了。”
这女人心啊,有些时候真的就是那海底针,让你无论如何也摸不到啊。
强子这时候刚到酒店准备一天忙碌的工作呢,接到徐云的电话也很高兴:“云哥,有什么指示啊!是不是要来申江找我们嗨皮几天?”
徐云看到陈巍的表情就知道情况不容乐观:“他们还是不肯说?”
徐云心道几声大意了,然后就挂了强子的电话准备给叶法拉打个电话好好的陪个不是。
“这样挺好的啊。”徐云道:“总比让你们无所事事的要强吧。”
“好嘞!”强子点点头马上去找人了。
“不会留下伤的,我没那么傻。”徐云微微一笑:“总不能就那么任凭他们死扛吧。”
徐云在陈巍的带领下来到三角眼的副手审讯处,他挥手招呼了两个人把三角眼的副手按住,直接让这家和_图_书伙靠着墙面坐在地上,然后把这家伙双腿给岔开。
男人可没有女人的柔韧性啊,这腿才掰个九十度的时候就已经疼的他受不了,嗷嗷的大哭大叫,恨不得一头就把自己给撞死!
“那挺好的。”徐云笑了笑:“不过,我现在有点事情需要找步兵帮个忙,你去找叶总说一下,就说我要找她借人,四个小时之后你把步兵送上高速,我已经在琴岛上高速了,你就送他去京广高速路段往南的第一个服务区就好。我大约四个小时之后到。”
“慢慢的,别着急,慢慢来,太猛了容易给他掰断。”徐云一边指导,一边讲述经验:“就这样,一点一点给他掰,只要是动作够柔和,就算是给他掰直了他也不会有明伤,最多是这辈子走路都成喇叭腿,验不出伤,你们就放心给他掰吧。”
就这个浇水风干法儿,一般人能抗两波就很厉害了,真能烧个四十度,烧个四十度基本上人就废了。
这副手瞬间浑身冒冷汗啊。
“是啊,这群家伙的嘴巴太硬了,因为昨天交易的那批货对于他们来说不是‘死证’,他们都一口咬死自己只是打工的,根本不知道老板做的事情。”陈巍叹了一口气:“现在对于他们还做不到零口供就能判刑,所以他们都特别嘴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