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五季 龙舞天下

第164章 调兵遣将

陈巍对犯罪者的心理是有很清楚的了解的,所以豆鸡现在说的一切他都相信,就看他现在这个状态也知道他不敢骗人。
那些被灌进去的水当时就从那个背叛者的嘴里和菊花里一同喷出啊……那种极大的痛苦简直是让看的人都会心中忍不住感觉痛苦难耐。
涂组长和小刘接到徐云的召唤,自然是马不停蹄的就往这边赶路,陈巍甚至是亲自送他们两人上了高铁,这个案子走到现在需要有人帮忙,就徐云那边是有突破的。
这家伙有一个代号叫豆鸡,或许是被人叫习惯了,所以在审他的时候问他姓名,他的回答也是豆鸡。
虽然这手段很残忍,有违背人道主义,但是面对这种死不要脸的犯罪份子,还真的是一点都不过分,这群混蛋就是应该被用这种方式给狠狠的惩罚!
“我们做事儿可不是为了提拔。”涂组长道:“我们做警察的,做事情为了无愧于心,做我们该做的。”
当然,他知道的也是极其有限的,关于黄江那边,豆鸡说他只跟着老大去过一次,而且还是在晚上,当时是跟谁做的交易他也不知道,更不可能看见对方的老大,只知道是去了一个汽修厂碰的面。
这样玩儿下去会把人给http://m•hetushu•com玩残啊!豆鸡知道这样搞是留不下任何身体伤害的证据,毕竟这感冒发烧是谁都会有的事儿,他就算用这一点告也没地方告啊。
“恩!”小刘点点头:“涂哥教育的是,我以后绝对不再想那些晋升的事情了。”
况且他还是一毒贩,他告个毛啊。
豆鸡跟着三角眼已经有挺长一段时间了,可以说是三角眼从境外刚回来发展的时候,就把他带在了身边,估计也是看好了豆鸡身上那股子很劲儿。
其实这种作用于人体呼吸道和消化道的刑法,是现代酷刑里比较常用的手段。
“你若是为了那些虚名活着,就应该走那些人的那些路。”涂组长笑了笑:“走我们这条路的话,肯定是不会得到那么多晋升的机会啊,我们就是做事的命,不是当领导的料。”
虽然一路上时间也需要很长,但涂组长和小刘两个人却完全睡不着,心里太激动了啊。
以徐云现在掌握的情况来看,要远远的比陈巍在这边通过审讯掌握的更多一些。
好在徐云的个人能力足够强,所以自己已经能够在黄江得到足够的信息了。
陈巍当然没有那么变态,可他却没想到自己无意的一hetushu•com句威胁,居然点中了豆鸡的要害,豆鸡知道这种灌水的刑法会给人带来什么样子的后遗症,最终他不得不彻底服软了。
反正那个背叛者的肠胃经这样反复多次灌水和挤压后,出现严重的功能紊乱,即便是当时没死,估计以后也活不了多久了。
但这招儿还真的是用对了,豆鸡虽然没有尝试过这种惩罚,但是他见过,曾经有一次他跟三角眼去金三角那边见一个大佬,那大佬正在惩罚一个背地里出卖自己的手下,用的就是水刑。
豆鸡是他身边最能扛事儿的一个家伙了。
大冷天都疼的满头汩汩冒汗,能抗的住的也真不是一般的家伙。
而对于年轻的他而言,这时候立功绝对是一件对他未来有极大好处的事情。
而且为灌水方便,还要先要用湿布等物堵住那个背叛者的鼻子,迫使那家伙不得不张口呼吸,用的是一种铁尺一样的东西强行插入他的牙缝,用力撬开嘴,二话不说插个漏斗就开始灌……
虽然豆鸡是豆子的豆,但身上却有一股子斗鸡的狠劲儿,一旦泛狠起来那是不拼个你死我活的都不肯罢休。
只可惜他算不上是什么英雄,只能算是一个嘴硬的混蛋而已,陈巍也怒了,和_图_书让人直接泼了两盆冷水,电风扇对准了豆鸡就是狂风乱吹!
就这样,一边泼水一边吹,硬生生熬了他一夜,一夜过后这家伙就烧的不省人事了,若不是及时来人给他打了退烧针,估计这哥们儿今天晚上过后直接就废了。
陈巍告诉他,这水不会再往他身上泼了,听到这里,豆鸡似乎又有些不害怕了。
好在如今的高铁速度也不慢,一路上虽然也有停站,但这个速度还是能够让人接受的。
陈巍让涂组长把这边的情况捎话给徐云,因为实在没能给徐云问出什么关键性的问题,所以陈巍心里是挺抱歉的。
小刘虽然也想好好做事儿,但却没有涂组长看的那么开,他也希望自己能够得到晋升的机会啊。
面对陈巍的所有问题,但凡是他知道的,他都全部回答了。
所以陈巍主要是恐吓他一番。
琴岛这边显然也是有不少的突破,在被抓的那些人口中,陈巍审出了不少事情。
碰面之后他就一直都在汽修厂等着,哪里都没有去,是老大被人带走去做的交易,回来之后他们就拿了货从汽修厂离开了。
但后来陈巍问了,他一开始是想要嘴硬的,可看看这些能无声无息中把他折磨个半死的冷水和风扇之后,m.hetushu.com豆鸡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豆鸡亲眼见过对于消化道灌水的一幕,那就是直接强行把水灌入口中,因为水量较大,那个背叛者的肚子完全被水涨了起来,等到肚子几乎要爆炸的时候,就有人站出来使用强力去挤压!
他知道的都说了,不知道的再逼他也没有任何意义了。
所以在那些非法的刑讯中这是一个非常普遍的手段。
豆鸡好不容易挺了过去,本以为警方对他没什么办法了,没想到陈巍再次让人把冷水端上来,不说那就还要继续玩儿!
当然,警方一般是不会用这种方式折磨人的,陈巍也就是用这种话语去威胁他一下,毕竟现在的情况不一样,豆鸡已经被整过一次了,他的内心是有恐惧的。
最终,为了免受再一次的折磨,豆鸡终于把琴岛这边该交代的都交代了,至于黄江那边他一开始是只字未吐。
真别说,在扛事儿的方面,这家伙是很有一套,陈巍用徐云教给他的办法,把豆鸡的两条腿都快劈成一百八十度了,这家伙都硬是咬着牙不愿意招。
但陈巍却继续说,这些水都是给他喝的,如果不把该说的都说清楚,那就给他喝掉。
当时那个家伙直接被仰卧绑在长凳上,整个人的头部后仰,然后被和_图_书人强行灌水。用刑方法既然不是特别的复杂,还能够给受难者造成极大的痛苦,更重要的是施刑的人一点都不费力。
当陈巍问他汽修厂名字的时候,豆鸡却实在是记不起来了,但是他形容了一下这个汽修厂大门的样子,这恐怕是他唯一能够做到的了吧。
关于黄江那边,三角眼身边的一个左膀右臂也稍微了解一些情况。
涂组长和小刘两人一路上都迫不及待,恨不得直接就能飞过去,若不是因为飞机要等航班,中途还要转机,时间上一点都不合适,他们早就直接飞了!
“涂哥,这事儿徐总让我们来,明显是偏向我们的啊。”小刘心花怒放,眉飞色舞的道:“我们要是把那混蛋给抓回来,那就立大功了,哈哈,明年提拔的事情肯定就是涂哥你了!”
三角眼很清楚,自己若是想要混出点意思来,身边还真的是需要有这么一个人,若没有这么一个人,他肯定也走不远。
这群家伙只是在琴岛就有三个藏毒点,而且他们带进琴岛的这些毒品的数量已经足够让他们每个人都要死好几次了。
所以这种简直就是变态的残忍酷刑,在如今这个世界上还存在的话就是对人类的一种讽刺。
死倒是不至于,但基本上被烧成傻子是没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