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五季 龙舞天下

第165章 社会人

交朋友交的是心,这种牵扯金钱利益的交的都是床友,谁也不是傻子。
徐云把大致的情况给涂组长和小刘两个人说明了一下,也把两个人的身份解释了一下,两人对自己的定位也就更加清楚了。
主播说了,当然是需要她付出点什么,任何一个刷够一定数量礼物的土豪,都会提出线下见面的要求,如果你不答应,人家就不会继续花钱刷礼物了。
很多事情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没有人会平白无故扔钱的,若是吃不到一点腥,谁会蠢到把钱当纸一样的烧。
“回望千年之前,那个以李师师为代表的高级小姐轻歌曼舞的时代,而千年之后再看当今,则是以无名技师为代表的量贩式极尽刺激的时代。”司机道:“这东西,从古自今就没消停过,像两位这样子的正经人可是不多见了啊。”
现在这种精神方面的污染,要远远比皮肉场所对于人的污染严重多了,青少年都是毁在精神污染上的。
司机却义正言辞道:“当然有行规啊,我们这里一直都是以规矩而出名啊,无论是服务的人还是客人,那都是有规矩的,如果服务者不按照规矩好好服务,客人能投诉,但如果客人做出了超出服务项目的事情或者出格的行为,服务hetushu.com者也会按下房间报警灯的,保安马上介入的,所以很多女孩喜欢在我们这里工作,也是出于对自己的保护。”
毕竟这里距离黄江还有一段距离,而这个时间又是天还没亮,叫出租车的话是有可能被拒载的。
面对这种问题,涂组长作为警察的一员,其实也是没办法正面否定的。
如今这个社会跟以前又不一样了,很多事情已经是从文化思想上改变了,网络上虽然一直都严打,可是随随便便依然能够蹦出很多刺激人眼球的网页和画面。
当初涂组长就问过她,那些所谓的土豪为什么可以给她们刷礼物。
这种土豪对于主播而言太重要了,毕竟他们这一行也是靠着业绩吃饭啊,网站对于业绩也是有要求的啊。
“我看你也挺遗憾啊。”涂组长看了司机一眼。
“大东莞不是早就严打之后脱掉了小黄帽吗?”小刘道:“怎么,难道现在又死灰复燃了?”
“这还有行规?”小刘瞪大眼睛:“开什么玩笑呢。”
“其实你们这个工作性质,以后平日就这么穿更有利于身份掩盖吧。”徐云道:“你就走这个风格就对了。”
“我觉得睁一只眼闭只眼挺好的。”司机却不那么认为:“就现在和-图-书这种状态就不错,缺钱了就使劲儿抓一下,平日也适当的松一点,若是全国都一个紧箍咒往死里勒,管理是肯定管理的住,但我保证犯罪率会提升,这点谁也不敢否认吧。”
碍于两个人穿的太过于正式,一看就是那种上班人而不是社会人,徐云还特意让步兵去给两人选了两套衣服,至少在衣着打扮上显得更像是社会人。
涂组长笑了笑:“严打还是太轻了,全国开展,效果必然明显。”
两人坐上汽车直接奔往黄江,司机笑眯眯的问他们是来做什么的,还告诉他们黄江没什么好玩的,比起大东莞差远的。
只要穿的运动休闲一些就可以了,比起正装的裤子和正装的皮鞋相对而言,两人瞬间也换了一个风格。
这种花钱买出来的见面最终目的能是什么?除了啪啪就是啪啪啊,不可能有其他别的目的。
涂组长在一个案子里接触过一个女主播,还挺有名气的,钱也没少捞,但因为交友不慎陷入了毒品的深渊里。
“死灰复燃是不太可能呢,我只是说,相比起黄江肯定还是东莞好啊。”司机道:“我们现在比起以前,每天至少要少赚两百块,以前的人可比现在多了去了。几乎一天都不停活儿。”
和*图*书我们明白了。”涂组长点了点头:“这事儿你放心,我们就是提车的小弟,提了车就走人。”
“我看你不只是跑专车啊,还拉点皮拉点条啊?”小刘瞪眼道:“我们没那个兴趣,你也别浪费口舌了。”
领导发话这种土豪客户必须抓住,抓住土豪客户一个月多拿多少钱也是大家自己都心里清楚的,所以自然而然就成了很多主播必须要做的事情。
司机把两人送到目的地之后就离开了,涂组长和小刘也很快就按照徐云给过他们的地址找到了房间。
“记得你们提车之后要直接上高速,我会在上高速之后的第一个服务区等你们,到时候把车停在那边,我再带你们回来。”徐云道:“另外还有一件事情,不知道你们是否有办法。”
“如果车内是藏毒进来的,肯定会有残余的味道,这个如何判断?”徐云道:“你们有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
涂哥点点头:“是啊,我这个老思想看样子是的确应该改一改了,徐总说的对,我们适合这样子,更像是社会人了。”
若是没有了这种地方,却是会让一些没有自控能力的人走向极端。
“过一会儿让步兵和大头约好,然后你们就去组装厂和大头见面,记得尽量不要多说话。”和_图_书徐云道:“我担心对方太警觉,你们的话里会有警味,容易引起他们的怀疑。”
比起抓这种,抓精神污染可能更重要一些。
再就是网络直播的流行,是个女的就要露点沟,是土豪只要给足够的打赏就能约出来玩儿。
“浙,福地区啊,全国各地那个城市没有风月场所啊。”司机道:“因为现在严打,这地方生意不好做了,肯定有不少人会离开的,据说是闽浙一带的市场行情比我们这边可是要高出许多,只不过行规没有我们这里那么好,客人也没那么守规矩。”
的确,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个行业确确实实的安抚了一定的“犯罪率”,毕竟花点小钱避免牢狱之灾对于很多人来说还是值得的。
“那严打之后,那些人都去哪上班儿了?”涂组长也有些好奇的问道,毕竟当时看新闻报道,说这里有三十万从事这个行业的服务者,这可是一个相当恐怖的数字啊,一般来说,华夏的县级城市也不过几十万人而已。
“好,我明白了。”徐云点了点头。
“这是老思想。”徐云看了涂哥一眼。
别说什么交朋友,那都是扯淡放屁呢。
高铁即将到站之前,小刘就提前在手机上预约了一辆专车,虽然是加价之后才叫来了车,但是却给他们m.hetushu.com节约了时间。
这都成什么了?
“你们来晚了,以前来还是可以享受一下菀式服务的啊。”司机道:“很多人都说,有些地区去了不能错过名胜古迹,燕京的长城和天安门啊,曲阜的孔府和孔庙啊,苏浙的园林山水啊那些有代表性的,还有些地方是有不可拒绝的美食,去川都不吃火锅,去东北不吃杀猪菜,去疆藏不吃羊肉串,肯定是遗憾啊!来我们这里,不享受一下菀式服务,也是一种遗憾。”
司机笑了笑:“我是替你们遗憾啊,可惜现在没有了,抓得太严,一般都没有人敢去做陌生人的生意。外地人来这里想要找是找不到的,通过我们,就简单多了。”
小刘翻了一个白眼儿:“这么龌龊的事儿都被你们这里搞的清新脱俗了。”
“这个最好的办法就是找一条缉毒犬。”涂组长道:“这恐怕也是唯一的办法,除了缉毒犬之外,没有谁能对气味做出判断。”
小刘笑了笑:“涂哥肯定会说我们这样太不正式了。”
“你说。”涂组长认真的看着徐云。
“涂哥,我发现我真的挺适合这种风格啊。”小刘换好衣服很满意。
此时徐云他们也才刚刚起床,几个人马上一起吃了个早餐,步兵知道两人是警察之后,心里的底气也是更加充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