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五季 龙舞天下

第201章 君子报仇十年太晚

“我有什么不敢的。”步飞梵不以为然道:“我是你带出来的学生,我是个什么脾性你比谁都清楚,我能做出什么样子的事情来你也比任何人都清楚。”
“我还没死呢,你就着急报仇。”鄂源拍了他一下:“我告诉你,那混蛋早晚都是我们两个的猎物,这事儿我向你保证。”
步飞梵点了点头,他似乎有些明白鄂源的意思了。
鄂源愣是被步飞梵堵的一个字儿都说不出来,步飞梵说的没错,他带出来的学生是什么脾性他太清楚了,所以他一点都不怀疑步飞梵会把他直接拖下轮椅。
可这句话步飞梵没有说出口,因为这话实在是太伤人了,步飞梵知道有些话一旦出口就没有任何弥补的机会,他不想因为自己的口无遮拦而伤害到鄂源。
“我会选择你是因为我年轻的时候跟你很像。”鄂源道:“所以我觉得你的出现是老天爷给我们的一种缘分。”
这种人每多活一天都是对这个世界上所有普通人的侮辱,虽然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可是这十年里谁能保证这家伙还会犯下多少滔天的罪恶?
当步飞梵安静下来之后,鄂源也重新冷静下来,刚才的暴怒其实只是他对自己的一种宣泄,他内m•hetushu•com心并不是真的想要去怪步飞梵任何事情,因为步飞梵已经做的足够好了。
“你的资质不够好?哈哈哈哈,其实你不知道,当初我们每一个人心里都想要你,你的资质看起来不好只是表面的。”鄂源道:“况且我们都是过来人,我们都很清楚,在一个孩子尚未初窥武修门径的时候就判断资质是一种很可笑的行为。”
所以步飞梵坚持一定要尽快找到机会杀了托通。
他觉得任何机会都要自己去争取,而且越早越好,因为时间越长变数就越多,谁都不能确定这个托通会不会在某一天突然就想明白了,隐姓埋名的偷偷生活。
所以步飞梵绝对不会放过他的,是的,绝对不会。
“飞梵。”鄂源的声音平静了下来:“你知道当初你来到猎人学校的时候,为什么最终是我选择了你吗?”
步飞梵赶紧上前把鄂源扶起来,扶到轮椅上坐好。
步飞梵点点头:“我会帮你找到他。”
世界那么大,几百个国家地区,几十亿人口,托通这种人若是想要隐匿起来,简直就是太轻松了。
“我知道你心里恼怒,心里着急,其实我也一样,我比任何一个人都想给自己报和_图_书仇。”鄂源微微一笑:“可是这么长时间我都只能坐在轮椅上,却让我想明白了一个道理,其实这种事情是不能够强求的,没有办法解决就是没有办法解决,我们为什么一定要解决呢?”
“谁说不可能。”步飞梵道:“我不能等下去啊,就托通这种人,不知道那天碰到一个狠角色就把他给灭了,到时候他若是死了,我去哪找他报仇啊!”
鄂源看着步飞梵,最终忍不住笑出声音来。
甚至在八大教官之位上,伊水的排名还要高于鄂源一位呢,这些年鄂源一直都说自己“不服气”,但是也只不过是嘴巴上说说而已,对于伊水,鄂源是打心底都服。
“明白了还不扶我起来。”鄂源不爽道:“你小子该不会是故意的想让我一直在地上躺着吧?”
“其实很简单的,看开一些,因为我们的时间还很长,这一辈子还有很多年的路要走,我们早晚都会碰到一个好的机会。”鄂源道:“我相信你,即便是我这辈子都不能动了,我也相信你一定能帮我手刃托通那个混蛋。”
“你敢。”鄂源瞪眼装出一副生气的样子来。
“恩。”步飞梵点了点头。
步飞梵点点头,以前他一直都对总是和_图_书冷着脸的伊水没有什么好感,但是现在这一刻,他的想法改变了,他真的没有想到伊水还有这样的过往。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有什么等不及的。”鄂源自信道:“我告诉你,那混蛋我是肯定不会放过的,他可千万别给我机会,若是让我抓住了机会,我一定会让他死的很难看的。”
“不解决?”
“没有人愿意和我争你?”鄂源呵呵的笑了起来:“伊水差点就和我打起来了,你还好意思说没有人愿意跟我争夺。”
“你现在要做的其实很简单,你只需要强大你自己,等你足够强大了之后,就不会错过每一次抓到托通的机会了。”鄂源道:“不至于像我一样,明明机会就在眼前,却错失了……”
“你……你是说海鳗教官也想要我?”步飞梵惊愕。
“我明白了。”步飞梵点了点头。
擦干眼泪的倔强男孩就那么一动不动的站在鄂源的面前,鄂源依然躺瘫在歪倒的轮椅旁边。
步飞梵的拳头握的紧紧的,他恨不得把托通生吞活剥了。
如果现在就让他抓住托通的话,他敢发誓一定会把那混蛋剥皮抽筋让他生不如死!
步飞梵沉默了几秒钟之后才开口:“因为我的资质不够好,追命http://m•hetushu•com和独狼他们都看不上我……”
“我当然不是说永远不去解决。”鄂源道:“我只是觉得,既然时机不成熟,那我们为什么一定要在这个不成熟的时机下去解决问题呢?其实很多问题都可以换一个角度去思考。”
“你……”步飞梵欲言又止,他嘴里的一句话其实是:你都这个样子了,或许这一辈子都不能恢复了,你拿什么去对付托通?
鄂源点点头:“没错,她的确也很看好你。”
“伊水有一个弟弟,她说看到你的时候就像是看到了他的弟弟,但是他弟弟在很小的时候就和他们家失散了。”鄂源道:“当时伊水家里遭到了有预谋的威胁,最终没能挺过去……”
“没什么,我是害怕你等不及了。”步飞梵改口道。
鄂源愣了一下:“我怎么了?”
“如果不是那个混蛋偷袭你,他根本就逃不走!”步飞梵不爽道:“那个卑鄙的混蛋东西!”
万一有那么一天的话,他去哪找人报仇?步飞梵可不会因为托通这种人愿意改邪归正就放过他的,托通这种十恶不赦的人绝对就不能活在这个世界上,他活在这个世界上就是对这个世界上其他人的不公平!
虽然他表面上看似同意鄂源的说法,但实际上和-图-书步飞梵的心里却不是那么想的。
步飞梵愣了一下,他不知道鄂源想要表达什么。
“我就是笑你这孩子未免也太傻了吧?”鄂源道:“你说你想报仇,这事儿我能理解,可是你准备马上就把这事儿解决了,那明显是不可能的事情啊。”
步飞梵不解的看着鄂源,有点不舒服地问道:“你笑什么啊,你若不说清楚小心我还给你扔地上。”
“所以你就选择了我?”步飞梵道:“可是……并没有人愿意和你去争我。”
被称之为海鳗的伊水是猎人学校里唯一的女教官,她真的是天才一般的存在,她是所有教官中最年轻的一个,因为她出生在名门世家,三岁习武五岁习文,底子比任何一个人都要强。
“她觉得她能够有今天,都是因为校长的帮助,可是这都十多年了,她想寻找她弟弟却一直没有得到任何进展。”鄂源道:“或许冥冥之中她看到你就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吧。以后你对她好一点,或许她会心情能够舒服点。”
“战争中没有什么君子,没有什么卑鄙。”鄂源道:“托通原本就是一个十恶不赦的人,你不可能指望他能够像是一个翩翩君子一般和你正面对抗,这一点我早就应该想到的,可是我却大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