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五季 龙舞天下

第202章 强者和弱者

“我不会让你失望的。”步飞梵并没有因此而痛恨伊水:“我来这里之前就很清楚,如果想要让海鳗教官看得起我,就应该拿出一个让人看得起的姿态。”
若不是因为古鹊界提前给鄂源“通风报信”的话,估计鄂源真能被伊水的毒舌给活生生气死呢。
他还以为海鳗教官会因为他的处境而对他非常的友善呢,可谁知道海鳗上来就要给他立规矩,一点都不客气,这可真的是步飞梵万万没想到的一点啊。
“你说话好听一点会死吗?”鄂源无奈的摇摇头:“我现在一看到你都觉得头疼啊姑奶奶,你就别每天都刺激我了,我有心脏病。”
步飞梵没有再说话,他知道自己说什么都会被伊水毫不客气的堵回来。
伊水头也没回的摆摆手:“坐着轮椅的家伙少给我废话!”
如果鄂源最后不是败给伤病,而是败给了伊水的毒舌,那可真的是太亏了。
“而且我绝对是一个可以像强者道歉的人。”伊水又道:“今天的事情我希望你能一直记着,并且在我有生之年,用一个强者的姿态站在我面前,告诉我,你还记得今天的事情,因为我这个人记性不好,尤其是对弱者做过的事情,我会忘的非常快。”
若不是因为校长提醒过鄂源,估计鄂源这时候真的已经被气的吐血了。
要知道,即便是在hetushu.com校长提醒过鄂源的情况下,鄂源依然能够被伊水的毒舌气的几乎翻白眼啊,这女人的舌头有多毒就不言而喻了吧。
“鳄鱼,我告诉你,我一向都很相信我的人格魅力,你的学生跟着我没问题,但是我敢向你保证,我只需要半年的时间就让他心甘情愿留在我身边做学生。”伊水对鄂源道:“所以你这个不争气的混蛋若是半年还不能站起来,那就别怪我海鳗挖墙脚了。”
“半途扔给我,我哪知道他一开始的时候是不是被你给教废了。”伊水不屑道:“你以为我愿意收这种半途的学生的吗。”
“行啊,我等着呢,但是你准备让我等多久啊?”伊水挑衅的看着鄂源:“半年?一年?恩……我觉得我最多能等你一年,你若是告诉我需要五年,十年的话,那不好意思,我可没有那么多功夫去等你!”
步飞梵不卑不亢的看着伊水:“我还知道,如果弱者想要让强者对自己道歉的话,就要拿出比强者更强的实力来,如果有一天,弱者的实力可以强大到和强者去对抗,强者自然会道歉。”
校长告诉过鄂源,说伊水准备一直刺激他,一直刺激到他可以站起来的那一天,因为她坚信鄂源这种臭脾气肯定会不服气,所以一定想要有一天站起来跟她比较个高低,所以她http://m.hetushu.com才会什么事情都喜欢出言刺激他。
伊水突然将身边的一把椅子踹了过去,步飞梵完全来不及躲避,直接被椅子撞到,疼的龇牙咧嘴。
鄂源啪的拍了一下轮椅:“你别逼我!你在逼我的话我明天就起来让你尝尝我的拳头!”
伊水很满意:“好,那我就看看你究竟能不能让我看得起,对了,忘记告诉你了,我这个人的眼光可是高的很。”
这种话伊水平日里就会说,鄂源真是差点一口老血就把自己给喷死了,哎,这年头做人真的是太难了。
步飞梵被伊水直接来了个下马威,整个人都不好了。
东方凡和汤义朋他们的事情都太多了,鄂源担心把步飞梵交给他们两个会没有太大的监管作用。
“呵。”伊水顿了一下:“呵。”
鄂源真的是要被气炸了,好吧,他终于承认了伊水的“手段”的确有重用,好几次的刺激都让鄂源差点就站起来去和她打一架了!
伊水闻言就笑了出声:“呵呵呵,很好,我就喜欢这种态度的小子,鳄鱼再不济也是个有种的混蛋,最担心的就是他会教出一个没种的混蛋,幸好他没有让我失望。”
这俩字差点把鄂源气的跳起来,而伊水却转身就离开了,她要去找步飞梵那小混蛋,伊水可不希望那小混蛋这段时间里自己把自和*图*书己给练废了。
对此鄂源很感激,只不过伊水并不知道这一切。
步飞梵因为之前鄂源给他说的事情而对伊水的印象并不差。
当然,鄂源也真的很感激校长过来提醒他伊水要对他做的这一切。
鄂源都后悔自己把伊水叫来了,简直是自讨苦吃啊……哎,鄂源叹息一声,他敢肯定步飞梵在伊水手底下也不会好过的,伊水绝对是一个能用语言就给那自尊心极强的小子当头一棒的。
……
“海鳗!你大爷!你给我等着!”鄂源对着伊水离开的背景叫骂着。
若是给自己的教官丢了脸,那他步飞梵才真的是没脸继续在这个圈子里面混下去了呢。
“就这点能耐?”伊水有点不爽的对步飞梵道:“我可不希望你是一个废物,难道那条臭鳄鱼没跟你说过吗?我收学生是有原则的,必须要有灵性,若是连一个椅子都躲不开,那我可真的是看不上眼。”
“行,人我交给你,如果到时候我这个没用的废物还不能站起来,那他以后就是你的了。”鄂源道:“这样你满意了吧?”
“你若是心里不爽,那你站起来打我啊。”伊水白了鄂源一眼:“以前你就打不过我,现在你就更别想了。”
古鹊界会提前给鄂源说一下伊水的想法,就是担心伊水把话说的太过分了,虽然她也是好心,但是她这种毒舌很容m.hetushu.com易好心办坏事儿。
即便是知道伊水的目的,她的这些话也足够让鄂源觉得心口窝疼啊,这个毒舌的女人有毒,真的不能和她聊天。
可是步飞梵已经来了,那就不能被人羞辱一顿出去,他咬牙也要把这事儿抗住,自己被说几句无所谓,但是绝对不能给鄂源丢了脸!
“我跟着我师父……”步飞梵愣了一下,回答道:“什么都学了。”
“早有耳闻。”步飞梵点点头。
鄂源觉得自己和步飞梵说的这些道理他都明白了,所以也就没有多想其他的。
鄂源被伊水气的直反白眼:“你能不能对一个病人善良一点?能不能行啊!你看看我现在都什么样子了,你还好意思这么说我?”
伊水看着步飞梵站了好久,才缓缓开口道:“难道还要我去把椅子扶起来向你道歉吗?”
“我发誓,我能站起来之后,第一个要收拾的人就是你,海鳗,你给我等着!”鄂源恨得直咬牙。
“我会在您忘记这件事情之前提醒你的。”步飞梵回答的也很硬气。
“如果我是你,我还真愿意被人刺激到心脏病发作呢,至少比现在这种样子强。”伊水这毒舌是出了名的。
就他现在的身体状况,还是需要好好的休养生息,所以步飞梵的状况鄂源也管不了太多,鄂源只能拜托伊水帮他盯着步飞梵这小子,毕竟这小子实在是让人不m.hetushu.com省心。
“我之前受过伤,所以这段时间的身体情况还没有调整好!”步飞梵认真的对伊水道:“若是在以前,这种事情根本不会难到我的!我肯定可以躲得开!”
伊水最开始的时候嘴巴上是不答应的,甚至还故意的讽刺鄂源,说既然是他的学生,他就应该一直带着,如果说现在要让她照顾,那就应该一开始就把人让给她。
“我没让你找借口。”伊水瞪眼道:“借口任何人都可以找。”
鄂源知道伊水的脾气,伊水说这些无非就是为了气他。
“不用。”步飞梵二话不说,直接扶起了椅子,抬头看向伊水:“强者永远都不需要像弱者道歉,鳄鱼教过我,不需要您再一次的告诉我了。”
伊水点了点头,似乎是对步飞梵的回答非常的满意:“不错,我还以为鳄鱼什么都没有教过你呢,看样子你跟在他身边也不算是一事无成,至少还知道这最基本的道理。”
伊水把他叫去面前的时候,步飞梵恭恭敬敬的鞠躬叫了一声:“海鳗教官好。”
“不用和我客气。”伊水甚至连抬头都没有抬头:“我问你,你这些年跟着你师父都学了些什么东西?”
“对了,我可告诉你,有些事情不是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的。”伊水又道:“我也要看看那小子有没有资格跟着我,如果他已经被你给教废了,我可不会收下一个废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