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五季 龙舞天下

第205章 强者的誓言

“我相信我的追求步飞梵一定会帮我完成的。”鄂源深呼一口气:“只要有那个小子,我相信一切就都有希望,你们不用担心我,就算我这辈子都站不起来,我也不会轻易的‘狗带’的,我还要看着那小子成长呢。”
这么一壶好茶,在这种心情下去喝可真的是有些浪费了。
伊水也收起了自己的“尖酸”和“刻薄”,她看得出这一刻鄂源的情绪究竟有多么的糟糕。
“好了,你们两个就不要说这些了。”汤义朋拍了拍鄂源的肩膀:“鳄鱼,这可不是你的行事作风啊,你永远都是充满了希望的一个家伙,你怎么可能说出这种话呢,我可是警告你,这种话以后就不要再说了,真的会让我看不起你的。”
“哎,和你说话就是费劲,齐头山所产茶被称为齐山名片,是瓜片中的极品。”鄂源苦笑着摇摇头:“在齐头山南侧的上悬崖上有一石洞,因大量蝙蝠栖居,就被叫做蝙蝠洞。相传这整座齐头山所产茶中,以蝙蝠洞的最极品,是因为有蝙蝠粪便的滋养下,所以茶树芽叶格外肥壮,口味最为清香醇厚。”
“过时不候。”伊水白了鄂源一眼:“想什么好事儿呢,以为我这里的茶是你想什么时候喝就什么时候喝的吗。”
伊水不爽的看着和*图*书鄂源:“那小子可比你有出息,至少在你的事情上,他比你更有信心,就从这一点上看,他就比你强。”
三个人在各自略带郁闷的心情下喝了一壶老班章,伊水也难得的询问两人:“要不要尝一尝朋友在蝙蝠洞给我带回来的六安瓜片。”
“海鳗,关于飞梵的事情你就放心吧,就算你不给我喝你的六安瓜片,只要是关于他的事情我都会尽心尽力的。”鄂源微微一笑:“现在他或许就是我全部的寄托了……”
鄂源心中对伊水的感激是用语言无法形容的。
不过这种时候鄂源觉得还是应该让大家都宽心,如果都用他这些心情去品茶的话,那就太可惜了:“你们放心吧,我相信追命是可以的。”
这对于鄂源而言究竟要隐忍多少痛苦?步飞梵想都不敢想,他甚至可以肯定,鄂源隐忍的所有一切痛苦都将是他想都不敢想的,哪怕是只有十分之一的痛苦放在他的身上,他或许都会崩溃的。
“没办法啊,校长说托通那混蛋的警惕性太高了,人多了容易引起他的察觉,而且他很清楚我们猎人学校的人想要搞他。”汤义朋道:“所以他对我们的防备心很重,去的人多了容易打草惊蛇,所以校长才会让追命单独行动的。”
www•hetushu.com义朋恍然大悟,这茶叶他是不了解,不过听鄂源这么一说,还真是觉得稀罕了不少。
“对,你说的没错。”伊水也尽量让自己的心态变得平静一些:“追命从来都没有让我们失望过,我也相信他。”
这一切对于鄂源而言真的是太难接受了,可是鄂源却为了让步飞梵能坚持的去看到希望,反而把自己的所有苦闷都用笑容掩盖起来。
鄂源点点头:“一定,你有什么吩咐尽管开口。为了一口极品的六安瓜片,我什么事儿都做得出来。”
“不知道……”汤义朋摇了摇头。
鄂源也不吝啬于提高一下汤义朋的品味:“六安瓜片也算得上是茶中极品了,产地很促狭,好像只在皖西大别山北麓的金寨县和霍山县的部分地区吧。齐山云雾茶知道吧,那就是六安瓜片的前身。”
“是啊,肯定都会陷入危机之中。”汤义朋点点头:“所以追命也很苦恼。”
“这事儿对你来说可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所以我希望你能够做的漂亮一些。”伊水道:“就连校长都说过,如果你出生在当年的战争年代,绝对是可以做政委的材料,所以我才让你去做这件事情的。”
这一刻,房间内的人在强颜欢笑,而房间外的人却已经强忍着和-图-书眼中的泪水,步飞梵知道自己不能哭,眼泪是无法解决任何问题的。
“你必须要有追求。”汤义朋道:“如果你都没有追求了,让我们怎么办?”
伊水长叹一声:“如果来不及,这恐怕真的是一场巨大的网络危机。”
“今天就不喝了。”鄂源摇摇头,心情不好的时候太浪费好茶叶了:“改天吧,先记下,改天我肯定是要来尝一尝的。”
“别那么小气好不好啊,好不容易有机会喝点你的极品,你这又不舍得了,太过分了吧。”鄂源道。
眼泪是软蛋用来表达自己无能的东西,他不是软蛋,也不是一个无能的废物!步飞梵在内心一遍一遍的告诉自己,他是强者,无论是内心还是身体,他都要做一个强者!
很显然,鄂源对自己的未来已经没有什么太大的希望了,所以他才会说步飞梵是他的全部寄托,这一刻让鄂源说出这句话,他的内心究竟是需要多么的坚强。
当然,这份痛苦并不是说的身体的上的痛苦,而是精神上的,是心理上的。
“蝙蝠洞?瓜片是什么东西?”不懂茶的汤义朋再次表现出了自己的“无知”,看向鄂源一副求解的表情。
“那是肯定的啊,你们也不看看他是谁带出来的学生,我带出来的学生肯定比我强。www.hetushu.com”鄂源用笑声掩盖着自己内心的苦涩。
现在所有人看到鄂源的时候都只会看到一个开心的他,似乎是他从来都没有经历过这场磨难一样。
伊水给两人冲泡了一壶老班章:“那你们还有心情在我这喝茶?”
可是在门外的步飞梵却可以清清楚楚的听出他笑容里面的所有苦涩。
这一刻鄂源甚至都后悔让伊水用这么好的茶水招待他们了。
精神上和心理上的痛苦对于他们而言才是真正的痛苦,这种真正的痛苦足以让任何一个人崩溃。是的,恐怕是任何一个人都很难去承受的一种痛苦吧。
说到这里,鄂源的情绪低落了很多。
“这事儿现在一半看追命,一半只能恳求幸运女神站在我们这一边。”汤义朋无奈道。
伊水可不那么认为:“机会给你了,是你自己没有抓住,那可就不能怪我了,记得下次好好的表现。”伊水道:“说不定我心情好了或许会请你来尝一尝。”
鄂源听到这里,脸上的愁容更深了:“还有一周的时间……这恐怕根本就不够用啊,如果不能赶在这之前找到人,华夏那么多网购的人群岂不是都要陷入危机之中?”
鄂源愣了一下,马上明白伊水的意思了:“我懂了。”
“我真的希望我还可以有机会继续,但是我的情况我自己m.hetushu.com最清楚。”鄂源的嘴角露出一丝非常艰难的微笑:“伊水,真的拜托你了……我这辈子也没有求过你什么,这是我唯一一次求你。”
“什么事儿都做得出来,那很好啊。”伊水马上就想出了一件事情:“我也不需要你做什么过分的事情,步飞梵最近有些急功近利,我觉得这种情况我说他的效果并不好,不如你。”
虽然伊水泡好茶给两人各自倒了一杯,但是鄂源端起来喝下,却总觉得味道没有那么美妙了,看来这心情真的是会严重影响品茶人的味蕾啊,至少现在鄂源是没什么喝茶的心情了。
鄂源似乎已经完全不在乎这些了:“看不起就看不起吧,哈哈哈,反正我现在也没有什么大的追求了。”
伊水突然瞪了鄂源一眼:“我不需要你求我,这件事情你也不需要求我!所有的一切都是我自愿的,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你不欠我的,更不需要求我什么!”
若是在平日,鄂源的眼睛早就发亮了,可现在他却没有太多的心情,虽然还是惊愕了一下伊水的“大方”,但是却没有表现出特别的亢奋来。
汤义朋知道两人都是在自我安慰,可是这时候总不能说那些扫兴的话吧?
至少伊水觉得她是肯定做不到的,如果换做是她,她肯定做不到,这完全就是不可能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