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五季 龙舞天下

第213章 相互理解

步飞梵以前不会这样争执的,现在不一样了,其实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他成长了。
步飞梵见事态发展到这一步,不得不承认了:“好吧,我承认我还有隐瞒,其实根本不是校长安排我出来任务的,所有人都不会让我这么干的,是我自己偷偷跑出来的!”
徐云只是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步飞梵微微一笑,伸手轻轻擦掉划过叶法拉脸颊的泪珠:“你放心吧叶妈,我永远都不会轻言放弃的,我自己选择的路,我无论如何都会坚持走完的,干爹说过,如果自己的选择都无法坚持的话,那就不配做一个男人。”
“她说的是,有困难也不要轻言放弃,是困难,而不是危险。”仇妍毕竟是女人,而且她也知道一个孩子在女人心中的重要性,比如说果果在她的心里。
步飞梵见徐云在身边也就有了底气,原本心急如焚的他也松弛了下来:“干爹,你们怎么没喝酒啊,要不要我陪你喝点?”
其实徐云考虑的比他们每一个人都更多,徐云知道步飞梵现在经历的是什么,如果让徐云重新回到步飞梵的这个年龄,若是张太岁告诉他,因为待在神龙大队会有危险,让他离开神龙大队,他也会毫不犹豫的拒绝的。
“我有自己不得不做和_图_书的理由。”步飞梵解释道:“叶妈,是你从小就教导我,如果一些事情有你不得不做的理由,即便是有困难也不要轻言放弃。”
没有人心甘情愿默默无闻一辈子,谁都希望自己可以成为高手,一个众人敬仰的高手。
反正叶法拉现在是铁了心不要让步飞梵去做这么危险的事情了。
换位思考,如果步飞梵是果果的话,仇妍相信自己也会像叶法拉一样抓狂,所以她不直觉的就把自己的立场站在了叶法拉的这边,也就自然而然的帮叶法拉开口说话了。
叶法拉抬起头,看着眼前的步飞梵,在她的眼中,步飞梵永远都是一个孩子,可是仔细想一想,徐云说的没错,孩子长大了。
“这肯定不可能。”步飞梵毫不犹豫的摇摇头:“我必须要回去。”
可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出生的人,心里的想法就变了,绝大多数人向往的是考上公务员,起码混到一个正科级的干部吧,一辈子轻轻松松,偶尔有人送点小礼,出门在外有点小身份和小地位,退休拿着不错的退休金,给孩子创造一个美好的生活环境,这是他们的梦想。
所以这个时候切断一个男孩的梦想是非常残酷的一件事情,叶法拉这么做虽然有她足够的理和图书由,但是步飞梵不想要答应也有他自己足够的理由。
“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但是你放心,他真的长大了。”徐云笑着拍了拍叶法拉的肩膀,安抚她道。
“你说什么?”叶法拉差点被步飞梵给气的被过气儿去:“你这个小混蛋……”
“我……我……”叶法拉被步飞梵气的脑子都要炸了。
步飞梵没有去猎人学校之前,和叶法拉之间也是有代沟的,只不过这种代沟不会发生今天这样子的冲突,而现在这个代沟变了,不一样的,可是却依然是存在的。
“现在我就有我自己不得不做的理由了,可是你现在却让我放弃困难吗。”步飞梵直言道:“那样子你曾经教育我的话都是不对的了?”
但二十一世纪出生的人,想法就更不一样了,更大了,他们向往的就是更高,更奢,更大气的生活和身份,他们向往的是成为人上人,建林兄和马芸兄那种级别才是他们的追求目标。
“他都已经承认了,这件事情是他自己偷偷跑出来的,并非是古校长安排他的任务。”徐云微微一笑,打断了两人的争吵:“等他回去之后,我相信古校长也会好好的教育他的。”
“叶妈,我错了。”步飞梵也低下头,抱歉道:“我知道和图书你都是为了我好,刚才我不应该那样对你说话,都是我不好。”
“他只是说帮你解决这次的事情,可没有说跟着你去猎人学校!”叶法拉道:“这次的事情他跟着你,我不阻止你,但是你去猎人学校他可不跟着,我必须阻止你。”
徐云摸了摸下巴:“恩……不过,碍于这句话的风格很像是我的风格,姑且我就承认是我说的了吧。”
“就算这次的事情你能保证,我也不会让他再回猎人学校了。”叶法拉虽然平静了下来,但在这件事情的立场上却发生了改变:“我可不会放心让他回一个让他做危险事情的地方去,完全不考虑能力吗。”
“不。”叶法拉摇了摇头,眼中泛起了泪光:“你只是想争取属于你自己的未来而已,你没有错,是我不肯放手罢了……去吧,孩子,追求你想要追求的,永远都记得,无论你什么时候坚持不住,这里都有你的家。”
“好了,快点吃饭吧,吃完饭还要去解决正事儿。”叶法拉笑了笑:“不是说时间已经不多了吗,快吃过饭,我们回去抓紧时间联系上马修。”
任何一个男孩在步飞梵这个年纪的时候,都会希望自己成为一个可以呼风唤雨站立在世界之巅的男人,有梦想是好的,因m.hetushu.com为只有一个人有梦想,他才可以去追求。
代沟这种东西是真真切切的存在的,是所有人都不能够忽视的东西。
“你是不是要让我给你来硬的?吃硬不吃软?”叶法拉瞪眼了:“你这个孩子怎么越大反而越是不听话了!”
徐云赶紧解释:“我可不是说喝几千块一瓶的洋酒,啤酒,国产琴岛啤酒!喝个十瓶八瓶的也没多少钱。”
若是连最基本的梦想都没有,那还谈何追求?
因为这个年龄的男孩都会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梦想。
就好像是在华夏,五十年代和六十年代出生的人,心里向往的是什么?绝大多数人向往的都是普普通通的工作,钱不需要多,只要是铁饭碗,能养活孩子,能一辈子活到老都能领点小钱就够了。
“原本打算今天就回去的,所以就没喝,既然走不成了,那就来点吧。”徐云哈哈的笑了笑:“行啊小子,长大了,知道陪着我喝点酒了?来,今天咱们就不醉不归。”
叶法拉没想到这小子居然用自己曾经的话来反驳自己,一时之间竟然语塞。
“我什么时候跟你说过这话?”徐云还真想不起来了。
孩子越是成长,便会越“不听话”,所有人都是这个样子的。
“什么不醉不归,我就给你们要一瓶酒,那么贵喝http://www•hetushu.com了多浪费,有这钱不如资助点贫困山区的留守儿童了。”叶法拉说完就按下了呼叫服务员的按钮。
“没错。”叶法拉得到了仇妍的提醒,马上道:“我说的是困难不要轻言放弃,你现在可不是有困难,你现在是有生命危险!有生命危险的事情必须要放弃。”
一个孩子成长了之后,自然而然的会有他自己的想法,这个时候作为长辈究竟如何去做?这恐怕是每一个做长辈的都要去面对的难题吧?
叶法拉愣了一下,原本她以为徐云会站在她这边的。
时代在改变,人的目光不一样了,人不能总是盯着过去的。
“干爹都说了他会跟着我,不会让我有生命危险。”步飞梵反驳道。
当有一天,一个孩子真正成长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男子汉的时候,或许长辈的话在他心里真的是没有什么道理可言的。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对事情的理解方式,每一代人和每一代人都不一样。
徐云摆摆手,不慌不忙道:“还有五六天呢,着什么急呀,这事儿交给马修,分分钟就能把那混蛋的藏身地给揪出来,不着急,慢慢吃,吃饭吃太快对身体不好,尤其是火锅这么烫的东西,对食道不好。”
“不是你说的?那可能就是我们校长说的吧。”步飞梵道。
这就是成长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