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六季 炎龙无双

第005章 洗钱嫌疑人

那地方许许多多的网站根本没有受到政府部门的监管,也不遵守国际赌场的游戏规则,它们甚至不会查问客户的身份资料。
“没错。”秦婉儿道:“因为线上的销售是假的,刷单早晚都会被察觉,而且众所周知,线上电商的销售量肯定比线下的实体店销量更广泛,因为面对的是全国的消费者,而实体店面面对的只是申江的消费者。”
秦婉儿叹息一声:“这的确是一个好手段,看样子从古自今都不缺少聪明人。”
直接在境外银行建立个人账户,这是国内很难去查处的。
“这种做法其实特别难查,账面上看不出问题的话是完全没有办法对他做出任何的指正的。”秦婉儿无奈的摇摇头。
这显然是相当巨大而恐怖的一笔金钱。
即便是再难上户口的国家,这种方式也可以让这些人的子女轻松的投资移民。
徐云点点头,的确如此。
“这个过程中肯有很多重要的人物是有权利的人,所以http://www•hetushu•com不容易动。”秦婉儿道:“所以我现在觉得,最好的突破口就是赌场。”
然后他还可以通过出口做手脚,嫌疑人是做服装的,完全可以大肆压低出口的价格,采用发票金额远远低于实际交易额的手段,将货款差额由国外负责“进口”环节的子女,把钱存入国外的账户。
“是啊。”秦婉儿道:“而且我现在甚至还怀疑他串通海外子女用海外投资的行为进行洗钱,这也是很难抓住他证据的。”
即便是如此巨额的恐怖数字里,仍然还有很多人的钱没有计算进去。比如说秦婉儿现在调查的这个嫌疑目标,这个家伙就是计算在外的,他代表了一部分思想比较“传统”的人,会担心这些网站一旦想要黑掉他们这笔钱,他们没有办法弄回来。
“在世界经济不景气的这些年里,亚洲的赌客是赌场惟一呈增长趋势的客户群。”徐云道:“而且现在似乎很http://www.hetushu.com流行利用赌博网站洗钱。”
徐云点点头,的确这是最好的突破口了。
秦婉儿愣了一下:“国外的?”
于是,一笔笔数额巨大的黑钱便轻而易举地洗白了,成为了“干净”的收入。
“明白了。”徐云点点头:“线上电商经营的模式都是有记录的,多少单,出多少货,除非他找大量的人手刷单,搞空包裹的运输,但是这种事情又比较容易暴露,还可能会碰到一些吃刷单漏洞的人,利用规则举报而坑骗他的钱。”
“那这么说的话,你们现在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徐云道。
随后这些人就会通知这些网站说不想再玩了,要求网站把自己户头里的钱以网站的名义开出一张支票退回来。
“很早前就有人利用这种方式洗钱了。”徐云道:“早期黑手党的毒品买卖大都是现金交易,钱上通常沾有白粉,一旦被警察抓住难以脱罪。”
秦婉儿叹息一声:“没有办法也要想办法和*图*书,我现在特别希望能够抓住他在港澳赌场里的洗钱证据。”
而且现在与现实生活中的一些赌场相比,网上赌场似乎已经成为洗钱的安全天堂了,而且屡禁不止。
许多头脑聪明的洗钱者会在确定一个赌博网站足够安全的情况下,将巨款打进在这些“安全”的赌博网站开设的账户。
“他但凡去赌博,肯定都是铩羽而归。”秦婉儿道:“根据我们现在掌握的一些线索,他会拿上千万的筹码进场,输掉一定数目后便会离场,要求赌场把剩下的钱打进他的账户,这就已经为可能出现的追查设置了障碍。”
这也或许是很多权贵的人都会选择让自己子女出国的原因。
其实这种手段已经屡见不鲜了,甚至一些企业的海外分支机构已经演变为专业的洗钱中心。
秦婉儿认真的看着徐云:“你对这方面有了解吗?”
“对啊,当然是国外的,华夏可没有黑手党。”徐云笑了笑:“这点你刚才也说了,其实当时的黑http://m.hetushu•com手党成员就是用的这种手段,他们携带现金去赌场换成筹码,一旦输掉差不多百分之十到百分之二十的筹码之后,他们就把剩下的筹码换回现金,顺理成章地把赃钱变成干净的收入。”
“是啊,人们只注意到他在不停地输钱。可相对于标准洗钱模式中的大量损耗,赌场洗钱的风险是完全可以接受的。”徐云道:“实际上,赌场是最传统的洗钱场所。”
而且这更简单。
而且现在真的已经成为了一个趋势,有人初步估算,每年通过这数百个赌博网站清洗的“黑钱”数额大约在八千亿至一万五千亿美元之间。
好在嫌疑人没有利用赌博网站洗钱,若是那样更难查处,因为赌博网站总部大多设在有“逃税天堂”之称的加勒比海地区。
“这对你来说也特别麻烦吧。”徐云道。
毕竟这些钱不是什么干净的钱,有些人的身份是没有办法报警的。
秦婉儿浅笑道:“那你现在是不是就明白他为什么不做线上的电商www.hetushu.com经营了。”
当然,手法和现实生活中的赌场一样,都会象征性地赌上一两次,输一些,让这类赌博网站也吃一些甜头。
“因为他的销售额做的特别高,只需要缴纳足够的多,所有黑钱就能轻松变现。”秦婉儿道:“如果他想把线上电商和实体店面的比例做的合适一点的话,他不但会花费巨额的刷单费用,缴税会更好,这就意味着他会多相当一大部分不必要的消耗。”
“然后呢?”徐云道。
“他还有子女在国外?”徐云皱起眉头,这确实是更难查的了。
作为一个聪明人,肯定会选择放弃这方面,毕竟这只是一个洗钱的幌子,而不是正儿八经靠精英吃饭的店面。
留在海外的子女用办皮包公司的办法把黑钱洗白简直是太轻松的一件事情了。
嫌疑人可以通过进口一些东西的时候,进行高报进口的设备和原材料的价格,国外供货商是自己的子女,这一切都变得更简单了,把钱留在国外,这就不是非法所得了,完全是干净的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