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六季 炎龙无双

第007章 说走就走的决定

东方凡笑了:“当然是去机场的方向,我们肯定是要飞回去,只不过现在的情况不适合坐民航,碰巧我一个朋友的私人飞机申请了今天晚上飞夏威夷的航线,我们现在过去就走,用不了十个小时就能到。”
托通在见到东方凡之后,整个人就更不惧怕步飞梵了,他知道在有教官的情况下,步飞梵说什么都没有意义,他没有权利来解决自己,只要东方凡不开口说要他命,步飞梵无论多么希望他死,也都必须要忍着。
但猎人学校原本就是这样的一个地方,进入猎人学校,在毕业之前一切外面的生活都要放弃,绝对没有什么会见亲朋好友的机会,步飞梵这次完全是因为特殊情况。
“不麻烦啊。”徐云摇摇头:“我顺路还能去做那么多事情。”
“那我们坐什么?”步飞梵道:“现在去的方向不就是机场方向吗?”
叶法拉点点头道:“的确是出意外情况了,我们还没到呢,飞梵他们学和图书校的那个追命就联系上他,要我们把人带回来,说是还有事情要审问,这是他们校长的安排,飞梵也不敢忤逆。”
“你的确可以独当一面了。”徐云一边吃蟹一边道。
秦婉儿点了点头:“如果你能跟我一起去,那我心里就踏实多了。”
“飞梵,不要因为这种人渣生气,不值得。”东方凡安抚步飞梵道。
“那说明我是一个靠谱的男人。”徐云哈哈的笑了出声。
“这样吧,我先回家看看,如果仇妍回来了,我就和她一起过来。”叶法拉说:“反正也顺路。”
“那你来吧,桥底辣蟹。”徐云道。
“你真的确定你有这个时间吗?”秦婉儿有点不敢相信。
“追命教官,即便是我们要查他和谁合作的,也不需要非审他吧。”步飞梵道:“难道我们就不能通过其他方法查吗。”
“我们现在就回去,回去之后校长自然能够有定论。”东方凡依然保持着平静。
“我www•hetushu•com没开玩笑。”徐云怕秦婉儿不相信,再次解释道:“我是正经和你商量这事情呢,只要你不觉得我的参与会给你带来困扰,那我真的会这么做。”
徐云拿起电话看到时间便愣了一下,按照正常的速度计算,这个时间是根本没办法从公海就返航回来吧?
徐云点点头,这样更好:“那行,我们等你。”
东方凡却道:“谁告诉你我们要做民航了。”
“我不知道啊,应该没有回来吧,如果她回来的话一定会打电话的。”徐云道。
叶法拉又问:“仇妍回来没有?”
东方凡道:“我们都不要冲动,你应该相信,校长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对啊。”叶法拉道:“回来了。现在飞梵已经和追命碰面了,追命带着他们离开了,说是带我也不方便。你们现在在哪,我想去找你们,我自己多无聊呀。”
“你们回来了?”徐云愣了一下,没想到这个时候追hetushu.com命会介入。
“可是这事情若是没有你,我心里一点底都没有。”秦婉儿摇摇头,她觉得自己的能力还是不够。
自从上了东方凡的车,步飞梵的脸上就没有露出过一丁点的笑脸。
“我们每年工作也很辛苦,如果有休息的时间,大家一起去港澳度假,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徐云道:“反正年底要组织一次公司优秀员工的旅游奖励,直接搞港澳游便是。我可以顺便去港澳安排一下,预定下酒店,找一下当地旅行社看看如何安排行程更合理。”
“有什么意外情况吗?”徐云的头脑很清晰,接起电话便直接问道。
“现在就回去?”步飞梵当时就愣住了,刚才东方凡可没有说现在就走啊,步飞梵甚至连告别都没有告别啊,如果要走的话,至少让他去跟徐云和叶法拉说一下吧,怎么能说走就走呢。
“校长现在根本就不在这里啊!”步飞梵无奈道。
没等东方凡开口,托通便插话了:www.hetushu.com“我不说是因为我还想留着我这条命,如果我现在什么都说了,你会放了我?”
一看到托通这王八蛋还活着坐在他的身旁,步飞梵就有一种想要捏死他的冲动。
秦婉儿真的愣住了,如果徐云真的可以和她一起去做这件事情,那她心里的底气就会完全不同了。
“可是这王八蛋肯定不会说啊。”步飞梵道。
“追命教官!他根本就不肯说,如果他不说,难道我们就忍着吗?”步飞梵胸口起伏不定。
就在这时,徐云接到了叶法拉的电话。
“但为什么你说要帮我,我心里就会平静很多。”秦婉儿道:“还是说明我对你有依赖感。”
“那好,那嫌疑人什么时候有动静儿,你什么时候通知我,我马上来找你。”徐云答应下来。
东方凡笑了笑,他知道步飞梵还太年轻,不能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情绪:“因为在他口中得到消息将会是最准确的,我们不需要去怀疑。”
这时候徐云有些担心是不是因http://www.hetushu.com为步飞梵没忍住,没到公海就下手了?
秦婉儿对于徐云早就不需要什么感激来表达自己的感情了,她浅浅的笑了笑,抬头看着徐云:“当年在河东,我什么事情都需要你帮忙,现如今我以为自己可以独当一面了呢……”
虽然步飞梵心里清楚,但他还是想要去道一声再见:“追命教官,我没有预定机票啊,况且就托通现在这个情况,我们怎么带他上飞机啊?如果他在飞机上闹的话,我们肯定会有麻烦啊。”
“当然不会有困扰。”秦婉儿摇了摇头:“我只是担心对于你来说会不会太麻烦了。”
“你他妈想得美!”步飞梵怒骂一声:“老子才不管你说不说,你欠的血债就必须你偿还!”
徐云微微一笑:“任何人在做一件自己没有经历过的事情时,都会没底儿的。你有这种想法完全是正常的啊。”
……
这种积怨实在是太深了,而且随着托通越来越有自信可以活着逃掉的心态变化,步飞梵的恼怒就愈发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