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六季 炎龙无双

第009章 有恃无恐

显然,现在古鹊界要知道的是他所知道的秘密,为了得到这个人的名字,古鹊界必然会答应托通的条件。
托通被踹的一个踉跄摔向地面,因为双手被废的缘故,托通无法支撑地面,一脸拍下去,不但将额头摔破出血,嘴角也被地上的碎石给硌破了。
鄂源没有再理会托通,而是看着步飞梵道:“你小子可以啊,那么快就把事儿给平了。”
“可是,你的人一定要我死,既然我一定要死,你是否可以给我一个会坦白你想知道的那些事情的理由呢?”托通又道。
“这都是别人帮我。”步飞梵觉得自己根本不能承受这份赞誉。
古鹊界淡淡道:“或许为了一些事情,鳄鱼自己都会放弃仇恨。”
所以任何人利用自己的人脉关系去解决问题,都是正确的选择。
古鹊界看了步飞梵一眼:“如果因为我想知道一些事情,所以必须留他一条命,你会答应吗。”
“当然不!”步飞梵的情绪激动了www.hetushu.com起来:“你想知道的事情可以告诉我,我帮你去查!但这个人必须死!我要给教官报仇!”
“你想要什么保障才肯说?”古鹊界问道。
下飞机之后,东方凡又去和他的土豪朋友聊了几句,然后三人才告辞离开。
托通依然用自己那挑衅的目光看着步飞梵,他知道步飞梵注定会输给自己。
步飞梵一脚猛踹过去,这混蛋在这里居然还敢嚣张,他完全无法容忍和接受!
托通摇了摇头:“这根本算不上是什么保障。”
托通就是吃准了这一点才有恃无恐的。
这或许是步飞梵人生里经历过最长的一段飞行路程了,当飞机在夏威夷当地下午时分落地后,步飞梵才第一次感觉了稍有困意。他知道自己终于熬过来了。
“不用谦虚,的确如此。”古鹊界哈哈的笑了笑,任何时候,人脉关系都会是人身后最强有力的一件武器。
原因是古鹊界太理智了,一个理智http://m.hetushu•com的人永远都很清楚自己究竟要做出什么样子的选择才是最正确的。
可托通却完全不在乎的挺起身体,坐在地上阴笑着:“古校长,如果你的人还敢动我,我们之间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反正他那么想要我死,那就让他杀了我便是,不过你最好想清楚,这样是不是损失的太多了一些。”
伊水推着鄂源的轮椅,而鄂源的表面上却并未表现出来任何不悦的态度,他似乎已经接受了自己的现状,而对托通的恨也早就归于平淡了。
托通迎着步飞梵的目光道:“好,这句话可是你说的,到时候我们就看看,究竟是谁笑到最后的。”
“我不需要解释什么。”古鹊界道:“我相信我的人都能理解我的所作所为,若不然的话,你也不会安好的站在我的面前。”
“何止是奇迹,简直就是不可思议。”托通道:“我现在都怀疑你是不是真的还活着……”
步飞梵赶紧摆手摇头。
和-图-书托通认真的看着古鹊界,收起了自己所有玩笑的表情:“想让我说这些事情,只有一个条件。”
就在步飞梵想要开口怒骂不可能的时候,古鹊界却开口道:“可以,我答应你。”
“古校长,这可不是随口一说的事情,我要你们发誓,发毒誓!”托通道:“发毒誓要放过我,任何人都不能动我,我才会告诉你想知道的。”
“校长!你说什么呢!”步飞梵回头怒瞪一眼,丝毫没有在乎古鹊界的目光,带着怨恨而愤怒的声音道:“他做过这样子的事情,不能放了他!”
“别管是谁帮你,你有这个本事让人帮你,那也是能耐。”鄂源道:“若是换做另外一个人,说不定就没有人会愿意帮忙啊,你能够请动的人,或许是我们校长都请不动的呢。”
“好!”步飞梵的眼睛已经瞪出了血丝,步飞梵就是要用眼神让托通知道,他死定了。
步飞梵很快便找到了自己寄存快船的地方,交付了泊船费之后m.hetushu.com,三个人就马不停蹄的赶回了猎人学校。
“我不会让人再碰你了。”古鹊界道:“不过,你必须告诉我,这次去华夏的事情,究竟是什么人请你过去的,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说的多好。”托通哈哈笑道:“你知道吗,我最喜欢的就是你这种风格的人了。”
“古校长,你的小学生要杀我,可你手下第一大教官却阻止了。”托通突然把矛头指向了古鹊界:“难道你不打算给你的小学生一个合理的解释吗?”
“世界总是这样,有很多事情都不是我们可以控制的。”鄂源道:“如果他有保住他这条贱命的资本,那我们就要认命。”
“不要再动我只是附加,我的要求是,我把人告诉你,而你放过我。”托通道:“你发誓放过我,让你的手下也都发誓放过我,谁都不能再动,不能要我的命!”
鄂源微微一笑:“是啊,我也没想到我居然还能活下来,这可真的是个奇迹啊。”
“我今天就告诉你,无http://m•hetushu•com论是谁想要饶了你都不可能。”步飞梵毫不客气的告诉托通:“我绝对会要了你的命,而且是亲手……”
古鹊界对他们的效率非常满意,而除了古鹊界之外,却没有一个人敢奢想步飞梵可以这么快的解决这次的任务,这效率的确有些太惊人了。
“你说。”古鹊界道:“我会答应你的。”
“没想到你的命挺硬的。”托通居然厚颜无耻的开口了,他不但没有刻意回避鄂源,反而还主动开口提起。
况且托通是他的学生抓回来的,这对于鄂源而言,足够了。
“没错。”鄂源点点头,对步飞梵道:“如果给他留一条命,他可以告诉校长一些重要的消息,那我宁愿留他一条命。”
托通被步飞梵推嚷着带到古鹊界和众教官的面前,而这家伙的脸上居然还敢带着一丝傲慢的神情。
步飞梵才不会理会托通的自信究竟来自于哪里,到时候无论谁敢阻挡他的下手都绝无可能。
“可是他……”步飞梵瞪大了眼睛,突然哑口无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