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六季 炎龙无双

第011章 耍无赖

据说“复仇”能自己找到有怨恨的人,并帮助拥有他的主人杀掉仇人,每当因为仇恨而杀人饮血的时候,也能让“复仇”的魔力变得更加的强大。
古鹊界深呼一口气,说实话,步飞梵的反应是他没有料想到的。
古鹊界缓缓开口道:“我相信你在这种情况下不敢撒谎。”
即便是死,托通都没能瞑目,他不甘心啊。
这把匕首是一个反耶稣的教徒曾用它杀害十九个信奉耶稣的神父,后来就将这把刀遗失了。
那是一种锋利而紧凑的声音,虽然声音不大,却显得尤为刺耳,所有人都在这声音中沉默了。
或许托通永远都想不明白,为什么步飞梵已经发毒誓了,却还会毫不犹豫的将他刺死呢?难道他真的不怕遭到报应吗!
谁都没有想到步飞梵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
所以这把刀就被当时知道这一系列事情的人们起了个名字,叫做“复仇”。
步飞梵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因为我是向上帝发的誓啊,我和*图*书是一个华夏人,我是一个炎黄子孙,龙的传人,即便是我相信这些封建迷信,我也应该是拜玉皇大帝,拜如来佛祖,拜财神爷,拜南海观世音菩萨,我和他上帝有半毛钱关系吗?”
这把匕首是鄂源送给步飞梵的,但是步飞梵却从未用过。
噗呲——!
鄂源更是诧异的看着步飞梵,他的学生他了解,步飞梵是一个在乎荣誉的人,在乎荣誉的人是不会如此不在乎自己的誓言的,所以鄂源无法理解步飞梵的行为。
“我对他发誓又怎么样,我又不信奉他,就算是上帝真的存在,那他也是管着西方的事儿,我的生死富贵都在我们东方的神手里管着呢,我又没对东方的神仙发誓,我怕什么。”步飞梵尽量让自己的言行举止看起来像个无赖。
关于这把匕首有一个即便是鄂源也不知真假的故事。
伊水也皱起眉头看着步飞梵,想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她想开口责骂,但是碍于鄂m.hetushu.com源的面子上,她还是忍住了。
“你还真是一个没有什么职业道德的混蛋。”古鹊界对托通的评价相当肯定。
托通点点头:“没错,我的确就是一个没有职业道德的混蛋,古校长不愧是古校长,一针见血。”
可惜的是托通若是不死,这事情就不算圆满。
而且步飞梵的这种做法,古鹊界并不欣赏,就像是托通对他的了解,他是一个死板的人,誓言对于他这种在乎荣誉的人而言,是有约束性的。
众人彻底无语,但是却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在他这“强词夺理”中找到什么可以责备的破绽。
但是鄂源把这个故事告诉过步飞梵,步飞梵或许就是因为这个故事,才将这把匕首带在了身上,即便是去华夏的时候要单独为这把匕首办理托运,他也没嫌麻烦。
“那你为什么还要这样做?!”鄂源不想听他废话!
“复仇”的刀柄是一个诡异的雕像,鄂源听说后又告诉步飞梵了关于这个匕首的和图书故事。
步飞梵却直接略过了鄂源的目光,将自己的目光落在了古鹊界的身上,他知道这个时候古鹊界是更想要得到他解释的人。
“那就好。”步飞梵点点头,整个人都似乎松了一口气。
托通不屑的笑了笑:“现在我在你们手里,反正我双臂也伤了,你们可以留我在这里,等你们派人去确定了我的话是真的,再放我走也不迟,我无所谓,命在你们手里,我不会骗你们的,只要你们记得你们自己的誓言便好。”
“我的确是发过誓,我也没有忘记我的誓言,我记得非常的清楚。”步飞梵带着一股邪气的微笑继续道:“我和你们一样,是向着上帝发的毒誓。”
“我的确没有撒谎的必要。”托通道:“古校长是明白人,我已经被你们抓回来,这次的事情我无法做成,我根本也不可能从传会长手里拿到钱,我没有必要帮他隐瞒什么。”
这把匕首叫做“复仇”,是鄂源在欧洲执行一次任务的时候无意得到的和图书,或许是一种缘分吧,不过他却一直没有舍得用这把匕首,后来步飞梵成为他的学生,他欣赏步飞梵的天赋,就把这把匕首送给了步飞梵。
步飞梵看着古鹊界再次问道:“校长,你真的确定要相信他吗?他真的不会骗我们?”
托通的眼皮低下,他最后看了一眼刺穿自己心脏的匕首,然后就心怀不甘的咽气了!
“不会的。”古鹊界微微一笑:“虽然他不是一个值得相信的人,但是这件事情上,他为了自己考虑也不会欺骗我们的。”
托通不知道古鹊界究竟是否相信,但他的确是说的实话:“或许你们不相信我的为人,但我绝对不会骗你。”
然而,就在步飞梵看起来似乎对托通再也不感兴趣的时候,他却突然在后腰掏出了一把锋利而造型奇异的匕首!
步飞梵这次找托通就是要帮鄂源和自己去复仇的,所以他就带上了这把“复仇”,希望这把“复仇”可以在这件事情上面给他带来好运。
所以在所有人都没注意的和_图_书刹那,步飞梵掏出匕首,毫不犹豫的便刺向了托通!
“我们凭什么相信你?”步飞梵的话锋依然针对托通。
托通虽然有所警惕,也意识到步飞梵会做出这种激进的行为来,可是因为他双手都伤了,所以即便是反应过来也无力阻挡步飞梵刺向自己的尖刀!
现在步飞梵显然很满意面对的结果,至少他真的找到了托通。
但其中一个神父的弟弟却在多年后拿着这把匕首找到并且杀了这个反叛的教徒。
“你难道不记得你刚才的誓言了吗?”鄂源的语气也多了几分责备。
步飞梵的脸上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笑容,心道:机智如我。
现在步飞梵当着古鹊界的面,不把誓言当做一回事儿,古鹊界心中自然会感觉到一丝的遗憾。
紧跟着就在几个月之后,这把匕首却出现在了另一件有关于仇恨的凶杀案中,而且后来的几宗因为报仇而出现的凶杀案件中所用的凶器都是这把匕首。
托通甚至清晰的听到了这把匕首撕裂了自己胸膛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