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六季 炎龙无双

第012章 反思

步飞梵想要做的做到了,他有些得意的看了鄂源一眼,想在鄂源的脸上看到他希望看到的满足。
古鹊界点点头:“或许今天已经没有航班了,那就明天吧,尽快。”
“无所谓。”步飞梵并不在乎一周的禁闭时间:“只要能报仇,让托通得到应该接受的惩罚,就算关我一个月的禁闭室都行。”
回到鄂源的住处之后,鄂源才开口:“知道我为什么带你回来吗,我告诉你,如果是校长开口处罚你,估计要直接开除!”
“在校长面前我自然不敢说。”步飞梵低头道:“可在你面前我就是想说说自己心里的委屈,就算是我做错了,我也希望至少你能理解我。”
“你还敢胡说八道,你知道你这是什么行为吗,若是再乱说话,小心我把你舌头拔了。”鄂源瞪眼道。
此刻的议事厅处,已经有人将托通抬走处理,而现在古鹊界要想的不再是已经发生过的事情。
传山,华辕商会的会长,这可不是一个普m•hetushu.com普通通的小人物,他们利用手段和关系举报一下,然后就能让他得到应该得到的法律制裁。
古鹊界摇了摇头:“因为调查托通的事情,你在华夏已经有不少时间了,其实我并不希望你在华夏时间太久,那样子你的面孔太容易被人记住了。”
“伊水。”古鹊界想了好久才开口:“我需要你去华夏对传山做一些调查。”
伊水并没有马上去收拾东西,她也没什么好收拾的,带上所有证件就足够了。
而现在这种情况就不是随便联系了,而是帮海鳗教官安排一下,这是体现个人能力的时候。
猎人学校作为一个不受到任何单位管制的组织,虽然做的都是惩强扶弱,替天行道的事情,但是依然不会被所有人都接受。毕竟现在人的思想比起过去很多年前有了不一样的认识。
主要是步飞梵可以借这个机会给叶法拉再打一个电话,毕竟学校有规定,来到这里不能随随和图书便便和外面的人联系。
“这件事情我自己一个人就足够了。”伊水自信道:“又不是什么危险的事情,我只需要做一点调查罢了。”
所以猎人学校并不能代表任何一切去处罚任何人。
当步飞梵听说伊水要去申江,调查关于华辕商会的会长传山的事情时,马上主动承担帮伊水安排在申江的住行。
这种有身份的大商人不是一般人能动的了的,况且他们现在又没有任何的证据可以证明传山的罪证。
“跟我走。”鄂源厉声道,步飞梵不敢不听。
步飞梵点头保证:“我一定会好好反思的。”
“有任何的发现都不要轻举妄动,他不是那种随随便便的小角色,动了就动了。”古鹊界道:“任何不理智的决定都会对很多事情造成影响的。”
所以步飞梵这样做虽然是钻漏洞解决了一件他们都想解决的事情,却在表面上得不到任何的赞誉。
叶法拉自然答应了步飞梵,给伊水准备好了客房,还给伊和图书水准备了一辆可以随时使用的汽车。
有了步飞梵的热心,伊水还真的是省了好多的心思呢,她道了一声谢谢便离开了,临走还提醒步飞梵,说希望她回来的时候,步飞梵能够深刻认识错误并且反省了。
这就让古鹊界有些头疼了,因为托通说出的这个人是很难解决的。
“是!”
如果是安排人直接动手处以私刑的话,那猎人学校就没有什么立场可言了。
鄂源对步飞梵真的是有些无可奈何:“你先老老实实的去关禁闭,等你什么时候想明白了,什么时候给我说说你这次意识到的错误,如果你在校长面前还说这种话,就算关你一个月也没意义。”
不过,等伊水来到之后才意识到自己多想了,步飞梵的心态很好,欣然接受了这一切。
鄂源又转身对古鹊界抱歉:“校长,是我教育的问题,我会对他进行禁闭一周的处理。希望校长原谅。”
东方凡知道古鹊界担心的是什么,便点点头没有再说话m.hetushu.com
“只要你能理解我,其他人怎么想的我就都不在乎了。”步飞梵道:“我不需要太多人能理解我。”
传山也绝对不可能承认自己做过这种事情,所以古鹊界对传山几乎没有什么办法,除非能收集到一些其他罪证,再想办法进行举报,利用有关部门的职权对他进行打压。
古鹊界什么都没说,摆手示意他们可以离开了。
“我觉得我做的没错。”步飞梵道:“即便是开除我,我也为民除害了,如果就是因为一个誓言便放走这样一个无恶不作的混蛋,难道就没有人觉得可笑吗。”
“校长,还需不需要我去做什么。”东方凡问道。
毕竟传山的身份是大会长,他的一举一动对华夏经济都是有影响的,所以古鹊界不敢贸然的轻举妄动。
“这件事情交给你去做,我是最放心了。”古鹊界道:“伊水,你的心思细腻,你做事情一直都有你的想法。”
步飞梵在鄂源眼神的示意下,赶紧推着鄂源匆忙离开了现场http://www.hetushu.com,一路上脚步都没敢有半分的缓歇。
甚至是说,这事情都没有发生就被扼杀了,想要搞传山,更没有任何的证据啊。
“那你就听我的,好好关禁闭,闭门思过。”鄂源道:“别再出什么其他事情了。”
步飞梵一口答应了伊水。
她现在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步飞梵,她不知道那孩子是不是能明白校长为什么会生气,为什么要处罚他。
“伊水的能力足够应对。”古鹊界把事情确定了下来:“其他人有其他人的事情。伊水,你去收拾一下吧,明天就出发。”
“是!”伊水道。
伊水是个谨慎的人,她清楚自己应该做什么:“我知道了会长,你放心便是。”
鄂源无奈的摇摇头:“我能不理解你吗,你是我一手带出来的,我若是不理解你,就不会带你离开那边了。”
“明白。”伊水点点头:“那我现在就动身?”
然而鄂源却一脸的严肃,誓言这种东西其实无关上帝还是佛主,誓言这种东西对于古鹊界而言关乎的是荣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