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六季 炎龙无双

第016章 洗钱的温床

秦婉儿思前想后,无论怎么样都想不出幕后的超控黑手究竟是什么人。
表面上,刘奔流绝对是一个让人看了就很舒服的成功男士,年满四十的他因为注意保养,所以看起来跟三十五左右的人没什么太大的区别。
泰康主动要求自己留下来监视,让秦婉儿和漫语先找酒店去休息一会儿,泰康担心刘奔流会晚上才行动。
一个看起来文雅的男人,在着装上总是善于寻找一些点缀来体现他的优雅。
澳区都承认,大陆的豪赌者为澳区的博彩业贡献了百分之七十甚至以上的收入,若不是靠着大陆的豪赌者,澳区比拉斯维加斯还要难过呢。
即便是如今,也就六七十万亿,这可是全国劳动人民一年的生产总值啊!
这是什么概念?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华夏的国内生产总值也不过就两万亿吧。
刘奔流总是穿着得体的西装或者夹克,而且一点都不显得呆板,给人一种特别有知识有涵养的感和_图_书觉,就是那种雅士风范。
其实这类人中有的人手里的钱根本就不干净,没有什么好羡慕的。
当徐云还在飞行途中,秦婉儿已经来到了港澳,为了这次行动的隐蔽性,秦婉儿只带了两个人出来,而且到时候让徐云都会惊异的是,秦婉儿非但只带了两个人,其中还有一个是女孩。
秦婉儿甚至可以肯定,刘奔流来澳区洗的这些钱,根本就不是他自己的,因为他若是有能耐洗这么大笔的黑钱,就不会再开一个店面每年洗那么几百万了。
泰叔和漫语两个人的组合正好,一个有经验,一个有干劲儿,而且两个人站在一起就好像是父女,不会引发别人的怀疑。
说白了,就是做坏事的人总是会心虚,而黑夜能掩盖人的心虚。
可是,就这样一个穿着得体的人,做起事情来却没有那么得体了,干这种洗钱事情的人永远都是表面光鲜而内在阴暗。
刘奔流显然是喜欢m.hetushu.com夹克衫的随便性,而且适应力还强,但不系领带又显得不够成熟,所以他就配上领带,让自己在闲适中带一些高贵。
自从两千年之后,一纸文件开放内地游客到港澳自由行以来,各种非法套现的问题就此出现,犯罪手法不断进化,从最初的大额信用卡假消费到地下钱庄,再演变成银联终端套现,目的都是为了逃避内地外汇管制。
秦婉儿觉得这样很合适,带来太多人容易暴露,若是她自己前来又怕精力不够。
但是他的小公司没有办法洗干净巨额的黑钱,所以他不得不来澳区解决问题。
看不出来这是因为有华夏富人利用赌场洗钱,曲线为自己移民海外准备资金的都是傻子!
这就是进入二十一世纪之后的十年内,华夏会有那么多无缘无故暴富的人的原因。
绝大多数的犯罪都是发生在夜晚的,无论是这种犯罪是否必须要在晚上进行,这是犯罪分子的一个m•hetushu•com共性,心态都是如此。
年轻的女孩叫漫语,警校毕业刚考入局里,秦婉儿带着她是因为自己在漫语的身上看到了很多自己刚刚入行的影子。
秦婉儿他们的目标嫌疑人叫刘奔流,跟在他手底下做事的人都称他为水哥,对他并不是很熟悉的人会叫他刘总。
这会让很多普通的人生观和价值观都产生扭曲,怀疑自己为什么没有这种命。
或许对于文雅的男人而言,追求单纯情趣已成为了一种时尚吧。
刘奔流在高官,富商,普通人这三个人群里,应该只能算得上是“普通人”。
现在进入单位还能保持一腔热血的人已经越来越少了,尤其是女孩子,更是不多见了,所以秦婉儿才会对漫语异常的欣赏。
两万亿啊!
许许多多的普通人都会有疑惑,疑惑他们的身边为什么会有很多有钱到恐怖的人群,而这些人做的行业又完全不可能达到这么有钱的地步。
华夏富人说要移民海外的,http://www.hetushu.com没几个是因为海外政策好,生活环境好,大部分人是为了逃。
即便是有怀疑,也最多会以为他们是干爹和干女儿的关系,不会让他们调查的人怀疑便好。
明眼人都知道,即便是在华夏经济放缓之际,澳区博彩业依然如火如荼的进行着。
为什么最近这年前,有钱人给我们的感觉“越来越少”了?这和内地加码反腐力度有着相当密切的关系,即便是澳区的赌业阴霾满布也跟大陆加大的反腐力度有着紧密的关联。
另外一个和她们一起来的是泰康,今年已经五十多岁了,有着丰富的破案经验,即便是秦婉儿的等级比他高,但却也依然尊敬的会叫他一声泰叔。
排在他前面的那两类人往往是不会出面做这种事情的,至少在秦婉儿看来是这个样子,刘奔流来澳区,扮演的就是一个跑腿的,他是在洗钱,但是他经营的小公司已经足够他洗自己那点黑钱了。
而澳区的博彩业则是巨额洗钱活动的温床和*图*书,很多华夏富人都是通过澳区赌钱洗钱为移民筹款的。
和这些巨额资金一起流出华夏的有多少人?美帝国就报道过,从上世纪的九十年代中期以来,已经有两三万的华夏官员,商人或者普通人从大陆消失,他们带走了上万亿的巨款,或许比这个还要更多……
没有人确切知道每年有多少大陆资金被非法转移到澳区,澳区一个科技大学助理教授做过一个简单的估算,大陆每年通过各种渠道流入澳区的非法资金达到一万亿至两万亿!
幕后者究竟是谁?
虽然说澳区的赌场是二十四小时经营,但是做坏事的人总喜欢趁着天黑才动手,这似乎是一种不成文的规定。
他们一路跟随刘奔流来到港澳,但刘奔流入住酒店之后就一直都没有露面,不知道是因为飞机做的太久需要休息,还是他联系的人还没有时间和他接头。
比如这次来港澳的刘奔流,穿了一件夹克,但衬衣却配上一条领带,这便使他整个充满活力中带一丝典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