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六季 炎龙无双

第021章 疾瘤难除

“我宁愿自己一点锻炼都得不到,也不希望有这种混蛋犯罪者。”秦婉儿在船上一点都没有看景色的心情。
只要博彩中介人串同客户进行清洗黑钱活动,将不法资金与合法资金融为一体,这会令资金来源及客户的身份几乎完全无法识别。
秦婉儿抬头想了想:“如果真的是我一个人失业可以让全国的罪恶都消失,我还真的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失业呢。”
此刻秦婉儿的心里对澳区真的没有太多的好感,不为别的,就因为这些洗钱的场所实在太让她头疼烦躁了。
徐云跟了出来,笑着问道:“怎了么这是?”
但是秦婉儿接到了泰康的电话,说是刘奔流这边有了新的动静。
“他会怎么做?”
原本徐云还想带着秦婉儿去赌场里面看一看,顺便玩儿几把。
越快就越能让那些犯罪分子无处可逃!无处可躲!
“刘奔流也会来这里套取现金吗?”秦婉儿突然道。
秦婉儿让泰叔和漫语盯紧了,并且hetushu.com马上和徐云准备赶回去。
秦婉儿一脸无奈的看着徐云:“那难道就没有办法控制这种现象了吗?”
叠码仔,提到澳门赌场洗钱,不得不提到的就是叠马仔,所谓叠马仔是澳区博彩中介人营运商的俗称,主要是向博彩娱乐场贵宾厅介绍客户,收取佣金。
徐云点点头:“是呀,你的确是这种性格的人,如果现在再也没有犯罪存在的话,我估计你宁愿失业。”
秦婉儿甚至不理智的希望,这些人就应该像以前那样子,流行株连九族,所有有血缘关系都统统关起来,让他们这些人的后代也不能够逍遥自在的去花掉这些洗白的黑钱。
有人开车来将刘奔流接走了。
这些混蛋就应该全部统统都扔进监狱里,永远都不让他们翻身。
秦婉儿也气的扭头就离开了。
这些豪赌局涉及的金额,可能远高于官方正式公布的博彩收益,显然是巨额洗钱活动的温床。
他们会从http://www.hetushu.com大陆物色潜在赌客吸引到澳门后,通过放宽借贷限额的方式,使赌客们投下的赌资,得以远超法定允许出境的金额。
秦婉儿第一次澳区之行就那么“遗憾”的结束了。
“美帝国也曾在其最新的年度洗钱报告中,将澳区列为世界主要洗钱地区。”徐云摇摇头:“尽管澳区在加强打击非法资金流动上已取得一些进展,但是这里是靠着博彩赚钱的地方,所以必然存在重大的漏洞。”
叠马仔对澳区赌业兴盛有不小的带动作用。
“这完全就是明目张胆的违反了华夏的反洗钱法和资本管制规定!”秦婉儿气呼呼道:“这可是光天化日之……”
徐云看得出秦婉儿心中的郁闷,笑着帮她宽心道:“这种情况早晚都会慢慢解决的,疾瘤不是一天形成的,所以也不可能一天就消除的。不过,只要‘药’劲儿一直供应,早晚会药到病除的。”
虽然她不知道这种情况究竟什么时候才和_图_书能彻底根除,但是她希望越快越好。
“两位是需要多少?”典当行的老板皱了皱眉头,他似乎察觉到了两人并非是来玩儿赌客,或者是另有目的的洗钱客:“若没需求,慢走,不送。”
“的确这些都是违反反洗钱法和资本管制规定的,但这是澳区。”徐云无奈道:“这些店铺虚假交易,刷银联卡以及民币购物,再以其他可自由兑换的外币获得退款,并给零售商一定佣金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
说难听一点,这些钱都是在老百姓的手里坑出来的。
“你的抗压能力应该比以前加强了不少了吧?”徐云微微一笑道:“其实这种事情对你而言是很好的锻炼。”
“你不是不了解,博彩旅游业作为澳区的龙头产业,在澳区经济中占有独特地位。”徐云认真道:“博彩资金借助银联渠道进入澳区,是所有银行卡都面临的问题,所以到迄今为止,澳区仍未建立有效的跨境现金申报制度。这不是一件简单可以www.hetushu•com解决的问题。”
两人迅速返回轮渡乘船处,匆忙的返回了港区。
“嗯哼。”徐云见秦婉儿的心情回转了就满足了。
“或许吧。”秦婉儿点点头。
“叠码仔。”徐云道。
叠马仔利用他们第三者的身份将大量金钱输送到外地及各个赌场。
客户一般依靠博彩中介人替他们调拨资金,这样就会很难辨别出资金的来源及客户身份。
而且她对刘奔流背后的人更加的痛恨了,秦婉儿发誓她一定要把这种人绳之以法!绝对不能让这种人逍遥法外。
典当行的老板说完便转身走开,不再理会两个人。
秦婉儿被徐云的话搞的忍俊不禁,噗的一声笑出声来:“你还真是能苦中作乐啊,原来我的工作都是靠着犯罪分子而得来的呀?”
徐云耸了耸肩膀:“还是那句话,但这里是澳区。”
“你知道政策要求吗!”秦婉儿道:“银联必须向相关监管机构报送内地民币卡澳区大额交易月报等报表,履行反洗钱工作职能!”
http://m.hetushu.com暴雨冲刷的澳门街头,珠宝店的门匾上到处都写着“欢迎民币,欢迎银联卡,刷卡无上限”的字眼,这些字眼在秦婉儿的眼中显得格外刺眼。
“提高对澳门客户尽职调查要求的立法陷于停滞,加强对该地区越境货币控制的立法也同样如此。”徐云苦笑一声。
“只可惜全国上下不只是你一个警察呀。”徐云玩笑道:“现在想想,这些犯罪分子也做了件挺‘牛气’的事情啊,解决了全国多少的就业岗位啊。”
徐云摇摇头:“我觉得他来这里要搞的必然是很大的巨额,肯定会是用另外一种方法。”
秦婉儿对刘奔流这种洗黑钱的人的痛恨已经达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
秦婉儿目光扫过眼前的所有一切。
话说到这里,秦婉儿又停了下来,这可不是光天化日,是一个下着暴雨的夜晚。
“澳区也要遵守啊!”秦婉儿知道自己着急也没有用,毕竟是两种制度的存在。
秦婉儿在徐云的表情里看得出来,这的确不是一朝一夕能够解决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