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六季 炎龙无双

第026章 抑郁

才不过一百万的小钱,居然还能打扰到自己!
“濡叔今天给你这么一番话,绝对比帮你联系一个靠谱的叠码仔还有意义。”濡叔笑眯眯的看着刘奔流:“我等你的信儿,有信儿了之后,我会第一时间给你把人联系到,无论是多晚。”
这叫什么,这就叫伴君如伴虎吧?
刘奔流回到房间之后,思前想后了半个多小时,还是觉得先给传山说一下情况,然后再给濡叔拨款吧。
传山直接把手机扔给助理,助理接过手机直接挂掉,刘奔流听到嘟嘟的忙音之后,整个人才算是松了一口气呢。
“奔流,我个人很欣赏你的做事效率的。”濡叔微微一笑:“你放心吧,人我已经帮你安排过了,明天他们自然会去找你的。”
虽然说濡叔要的一百万介绍费对于传会长而言根本就不算什么,但是传会长这个人的脾气很古怪啊,如果他觉得有人玩儿他,耍他,坑骗他,别说一百万,就算是一万他都不会给的。
hetushu.com你说。”传山说话一向都是简洁明了,此刻他一身浴袍,刚刚让请到别墅里的高级技师给自己做了全身的推油按摩,疏通筋脉活络血液之后,传山浑身都充满了精力。
“直接说。”传山道:“甩干了再说。”
反正他已经耽误了不少时间了,也不在乎这一时半会了。
有些时候,他觉得该花的钱,在传山眼里那就是根本不需要花的,而有些时候他觉得没有必要的钱,传山却花的眉头都不眨一下。
“好,濡叔,那我等着他们。”刘奔流的声音里多少都有些不耐烦。
其实刘奔流一直都不明白一件事情,传山眼里究竟什么是该花的钱,什么是不该花的钱?
“长夜漫漫啊!”濡叔又笑了笑:“既然你不需要的话,那我继续打我的牌,就不打扰你休息了。哈哈哈!”
刘奔流这个混蛋东西,简直是朽木不可雕啊!
刘奔流咬牙切齿的砸了一拳桌面,然后才起身离开。和-图-书
“传会长,这事儿我觉得有必要和您先说一下。”刘奔流小心翼翼道:“我觉得……”
刘奔流点点头,知道今天的谈话告一段落了:“好,我回去第一时间把这事儿处理好。”
刘奔流愣了一下:“明天?”
所以刘奔流对现在的情况很是头疼,他真的特别担心传会长会没有办法理解自己的做法。
或许是因为年纪的原因,传山非常注重的就是保养。
走近浴室的同时,刘奔流拨了一个熟悉的电话,叫了两个熟悉的港女来他房间。
电话是传山的助理接起来的,问他这么晚了还有什么事情吗。
如果是该花的钱,几千万他也不在乎!
濡叔看到时间已经过了零点,便改口道:“不,是今天,今天就会有人去找你了。”
“我来到之后,就联系不上澳区的叠码仔了,然后我马上找到了介绍人濡叔,濡叔说可以再次帮我找到他们,可是他仍然开口要一百万的介绍费用。”刘奔流道:“我说钱已hetushu.com经给过了,为什么还要,可是他却说……”
“那你就给他。”传山突然打断了刘奔流的话:“到底是一百万重要,还是尽快把我这笔钱处理好了重要呢?”
刘奔流解释道:“是非常特殊的情况,若不然我也不会这么晚了还给会长打电话。”
刘奔流心中长叹一声,只可惜了自己不是传山肚子里的蛔虫,他真的希望自己是传山肚子里的蛔虫啊。
“当然是处理好这笔钱更重要。”刘奔流急忙道。
他要把今天所有的不快都发泄在床上,若不然肯定会一夜无眠的。
“对不起会长!我打扰您了!祝您身体健康!晚安!”刘奔流赶紧道。
每当想到传会长有可能因为这件事情而对他质问,甚至是破口大骂的时候,刘奔流就忍不住感觉到浑身一阵寒意,忍不住一个冷颤。
若是那样的话,他就不会因为这些小事儿挨骂了。
他是真的猜不透传会长的心思啊。
“不用了。”刘奔流拒绝了濡叔的好和-图-书意,谁说他没有渠道的,渠道他有的是,他也还没沦落到连姑娘都叫不起的地步。
“我……我知道。”刘奔流道:“我答应濡叔会给他这笔钱了,只是……我想提前跟您说一声。”
助理这才把电话送去了传山的耳边。
虽然此刻已经深夜了,但刘奔流还是迫不得已的拨通了传山的电话。
濡叔随即便挂断了电话。
其实刘奔流还是挺害怕传山的,每一个人都知道传山的脾气,这个赫赫有名的大会长一旦发飙,没有人能够压制住。
濡叔哈哈的笑了笑:“若是觉得长夜漫漫,可以找两个港女去陪陪你,如果你没有什么渠道的话,我可以帮你叫‘外卖’的,算我请你。”
“那你还给我打电话说这些废话!”传山道:“我是不是告诉过你,该花的钱就应该花,不该花的钱就不要花。”
他要尽快回到酒店把钱给这老东西转过去,然后还要想办法去给上面的人解释这件事情的原因。
“以后这种小事情就不要再给http://m.hetushu.com我说了,你也不看看现在几点了,我刚刚才浑身舒服了,你又打扰我,还让不让我舒舒服服的睡觉了。”传山的声音显然有些生气了。
刘奔流看着墙面上的时钟,脸上的表情越来越僵硬,如果明天上午他们还不和他及时的取得联系,那他一定要让濡叔那老狐狸难堪!
传山讨厌这些对他说话拖泥带水的,所以他一直都强调,和他说话一定要“甩干”一点,别说那些没有用的废话。
濡叔走的很匆忙,似乎是因为打牌的牌友已经等不及了。
徐云和秦婉儿再次跟着刘奔流返回酒店之后,泰康和漫语也吃过东西了,取得联系之后也赶了回来。
“是是是。”刘奔流连连点头,额头上都出汗了。
刘奔流迅速的拨通电话命令大陆的手下给濡叔的内陆卡里转入佣金,大概半个多小时之后,濡叔的电话就拨了过来。
传山非常不满意道:“你都跟了我那么多年了,难道至今还搞不明白什么样子的钱应该花,什么样子的钱不应该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