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六季 炎龙无双

第039章 等级档次的差距

“我也没说要输掉啊。”徐云咧嘴一笑:“澳区都已经有一百六七十年的赌博历史了,整个地区就靠着这点钱的收入发展呢。”
“其实赌场的线人早已形成了一个惊人的网络,有时一些尊贵的客人刚刚进入赌场,客人的资料就已经通过传真发到了赌场某部门,于是赌场方面马上就能做出反应,即使客人没带那么多现金,赌场也会在客人‘家底’限度内将筹码先给客人。”徐云道:“况且很多叠码仔会主动在我们内陆地区安排人打听。”
“贵宾厅的客人也是赌场的人分成了三个档次,为此还专门成立了客户服务部。”徐云继续道:“不同档次的客人将享受不同待遇的服务。”
“有这方面的可能性。”徐云点头道。
“你如果真觉得这就下注大了,那可就真的有点孤陋寡闻了,赌场里最大的筹码可不止十万。”徐云微微一笑。
“随便玩一玩……就算是为了吸引叠码仔的注意,你也不用兑和图书换那么多筹码啊?两百万啊,这你若是输掉了,我回去申请经费也没办法给你申请那么多啊。”秦婉儿皱起眉头,压低声音。
“这话可别乱说。”徐云道:“反正我记得这货是刚在澳区赌完了钱回来就被抓了吧,这事儿若是说也有牵扯,也没人能知道隐情,既然没新闻敢曝光出来的内幕,那就不是一般人能知道的。”
“那你说……赌场方面怎么知道这些贵宾究竟有多少家底?”秦婉儿很疑惑。
“如果贵宾厅的人都是不怕见光的,赌场又何必搞什么闲人不得入内呢。”秦婉儿冷笑一声:“我若真的是有钱到把钱不当钱,而且钱还干干净净的,我还真觉得当着普通人的面儿豪赌才爽快呢。”
一个普通女孩家里在有钱,干爹再牛逼,若不是拿着脏钱玩儿,也不可能舍得让她这么个输法儿。
“这还叫多?”徐云微微一笑:“你太小瞧澳区的博彩业了,这里可是赌城和*图*书啊。”
徐云哈哈的笑了笑,没想到秦婉儿是这种秦婉儿。
“不过,这若是说没牵扯,你觉得谁会相信啊?”徐云道:“她再有钱,再卖身求荣,她也不至于输掉两亿六千万啊,就算是思聪哥去玩儿,输两亿六千万也会被他爹拿鞋底抽吧?”
秦婉儿点点头跟着徐云一起进入赌场,但秦婉儿见到十二生肖的吊顶和巨大的发财树时,也和漫语一样露出了惊讶的神情,这显然是她完全没有想到的。
秦婉儿看了徐云一眼:“你说,你一个天娱集团的老总,在他们眼里应该也是尊贵的客人吧?”
秦婉儿突然想到什么,点头道:“对了,我记得那个什么十字会有留言的那个,什么神秘人物的干女儿美美就炫耀过五十万一个的筹码。”
“我告诉你,一次押十个八个的豪客多的是,一输就是上千万的在这个场子里面海了去了。”徐云淡淡道:“当然,这种豪赌的场面不是我们普通人的m.hetushu•com身份可以看到的,而是来自于那些‘闲人不得入内’的贵宾厅。”
“废话。”秦婉儿道:“十万筹码还少啊,若是几个人玩儿,随便一盘的下注,台面上输赢都上百万了吧?”
十万一个的筹码,就这么二十个小小的圆形小筹码,就花掉了两百万!秦婉儿若不是担心自己引起别人的注意,真想问一问徐云是不是疯掉了。
“那赌场来钱也太容易了吧,难道赌徒都像你这么‘慷慨’吗。”秦婉儿不可思议道:“我可不相信人人都这么有钱。”
“最高待遇者,可以免费享受赌场酒店里的最好的套房,最好的餐厅,什么豪华轿车接送都是小菜,甚至可以不用拿现金就能先领取巨额筹码。”徐云道:“就我目前在表现上看,刘奔流还算不上是最高待遇者。”
随后的所有一切,对于秦婉儿来说都是让她惊讶的,和这里比起来,国内那些非法的小赌场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啊。
虽然徐云不缺和-图-书钱,但她觉得这原本就不应该徐云付出的费用,秦婉儿仍然还是希望可以想办法给他报销解决。
“走吧,我们也进去吧。”徐云对秦婉儿招呼道。
徐云随随便便就换了两百万的筹码,秦婉儿差点惊讶的合不拢嘴吧!
“走吧,我们找地方随便玩一玩。”徐云笑了笑。
“当然不都像是我这样,但是比我慷慨的人肯定多了去了。”徐云道:“你觉得十万的筹码就很高了?”
“赌城又怎么了,两百万对于多少人而言是一辈子都赚不到的钱啊。”秦婉儿心疼道。
秦婉儿倒抽一口寒气:“你说……那个什么美美来澳区赌场,是不是也是帮她什么乱七八糟的干爹洗钱呢?”
秦婉儿瞪大眼睛。
秦婉儿恍然大悟,什么赌球都是个幌子而已,当时国家正在曝光严打洗钱的,澳区博彩业就反洗钱影响,所以这个美美在澳区玩儿,几乎可以断定就是帮某些人洗钱呢吧?
“嗯哼,贵宾厅里五十万也根本不算什么,一http://m•hetushu.com百万的都有,最大还有两百万呢。”徐云道:“你说我这点还算钱吗?人家一张筹码就比我这所有多。”
徐云见秦婉儿有点发懵,拍了她一下:“想什么呢,有些你管不了的事儿就别多想。想多了只会让自己头疼。”
没听说过这方面能够报销的,更没听说过跟踪一个嫌疑人需要如此巨大的费用的,其实到现在秦婉儿已经很头疼了,因为来这边住实在是太贵了一点。
即便是说破案需要,即便是能开“发票”带回去,那也不可能啊。
秦婉儿摇摇头:“或许他是想掩人耳目。”
秦婉儿点点头,认真的听着。
秦婉儿点了点头。
“好在我曝光度没那么高。”徐云苦笑一声:“若是佐媚烟来了,估计这边已经有工作人员上前伺候了。咱俩这么低调的出现,若不挥金如土的奢侈一下,估计还真没办法吸引注意力呢。”
秦婉儿不是那种惦记公款的人,但是出门做事情,有一是一,她自己可以亏一点,但不能亏了徐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