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六季 炎龙无双

第041章 失约

很快,输红了眼睛的赌客就跟着身旁的年轻人去借高利贷了。
而华夏呢,十年的车就给戴个国二国三的帽子。仔细想一想,真有点“变着法”不让人开老车,搞手段让人换新车,这是要刺激消费?增加税收?还是另外有什么目的?
所以赌场准许叠码仔存在的制度实际上是一把双刃剑。
上个月秦婉儿还听说有派出所里抓了一个有申江大学本科学历的小偷,这小子能耐大啊,夜里隐藏在大商场的角落里,等到商场下班关门,他戴着口罩戴着帽子出现,专拿黄金和名表。
“怎么样,订好机票了吗?”徐云笑着接起电话。
徐云微微一笑:“明目张胆吗?如果你这样说的话,国内的很多高利贷其实也是挺明目张胆的啊。没办法,这年头银行贷款不好批,批了之后太多人都还不上,高利贷都成了一种存在就合理的‘产业’了。”
秦婉儿愣了一下,对徐云道:“我可没工夫去琢磨澳区的立法。”
“这下闯红灯是不是也hetushu•com不用担心拍违章了?”徐云咧嘴一笑。
另一方面,它又的确衍生出放高利贷,黑社会介入等不少的负面问题。
毋庸讳言,长期以来,澳区的叠码仔除了兑换筹码给客人以取得丰厚的利润之外,有时还转介赌客借款以获得利益,而这个里面的借款显然是高利的那种。
除了国家级别的干部都别坐小汽车了,反正处理任何事情都不是国家“大”事。
更重要的是,美帝国还有几十年前的老车依然在上路,那些车的排放标准岂不是连华夏的国一标准都达不到?
秦婉儿愣了一下:“难道不是吗,华夏的汽车的确是太多太多了。”
徐云准备继续下注玩儿,却接到了阮清霜的电话,他知道肯定是她们都准备好过来休假了。
雾霾兽,其实就是人,人就是这种骇人的怪兽。
“现在整个城市都没办法正常生活了。”阮清霜苦笑一声:“雾霾让能见度只有两三米而已,路口的红绿灯都几乎看不http://www•hetushu.com见了。”
秦婉儿对此的确无话可说,的确,汽车总数上美帝国还真不比华夏少。
尤其是华夏繁华的中原地带华北地区,那空气质量和南方根本就没办法比,不是一个层次啊。
“全国机动车排放太严重了。”秦婉儿道。
徐云突然冷笑一声:“纵观所有所谓的狗屁专家们的考证几乎全是把机动车排放作为一条最大的罪状,把公众的目光从问题的焦点移开过去,还真是起到的一定的掩耳盗铃欲盖弥彰的效果。”
就在徐云又赢得一局的时候,旁边有个和徐云一样在普通赌厅里玩得起高额十万筹码的人却垂头丧气的骂了一句。
听到这话,很多人都很无语,真怀疑这家伙究竟是如何考上了申江大学,太扯淡了吧。
秦婉儿不得不点头感慨,全国各大银行的坏账死账可谓是触目惊心,全球经济都不好的情况下,企业倒闭无法还款的比比皆是,个人贷款因为生存压力而无法还款的也大有人在。
“雾http://www.hetushu.com霾问题的严重程度已经达到了历史的最高峰。”徐云耸了耸肩膀:“估计这些洗钱的家伙也是希望尽快把钱转移到国外,然后去国外过空气清新的生活吧。”
“华夏汽车多,比美帝国多吗?”徐云道:“虽然华夏的人多,但是美帝国的车多,人家都快人均一辆了也没华夏这种情况吧?”
“别提了,估计这两三天是没办法过去了。”阮清霜有些无奈道:“机场都放假了。我们也刚宣布了明天公司除了个别部门留守值班人员,其他所有工作人员都休假。”
徐云也知道这没办法,碰到雾霾谁都没招儿。
“真的是乱套了。”秦婉儿想到这里,怀疑人生的摇了摇头,她感慨的是这种信用卡或者透资卡的巨大危害。
嘶——徐云倒抽一口寒气,长叹一声,其实他也知道,小说只是小说,雾霾这玩意儿根本不是什么雾霾兽,就是人类自己作的。
若是真为了空气,干脆一刀切,发布一个华夏禁止有私家车的法律,开展公共交和-图-书通,所有公共交通都免费,公交增加十倍,把所有私家车原价收回。
“这里的高利贷都是明目张胆的吗?”秦婉儿也目睹了这一切,不可思议的看着徐云。
似乎是他这次带来的百十万全部都输干净了,想翻本却没有了筹码,恼怒的很。
徐云以为她是说叠码仔呢,笑了笑:“其实只需要加强立法,明确规定叠码仔为博彩中介人的角色,规定博彩中介人必须受过专业培训及领有牌照,并要出示刑事纪录,以及只可转介赌客合法贷款等权益和义务,相信这些负面的东西是可以掌控的。”
他记得前阵子看了“笔仙在梦游”写的一本叫《撕葱侠》的改编手游的中短篇幻想小说,里面的雾霾兽不都已经被撕葱侠给弄死了吗?那怎么还会有这么大的雾霾呀,莫非那小说里的神秘共德拉组织再次复活了?又搞出比雾霾兽还牛逼的怪物了?
它既在促销和拓展澳区博彩客源市场上被证明非常行之有效,对澳区博彩业的发展起着推动和促进的作用。
像这hetushu.com个叠码仔一样从事高利贷转介活动的人有很多。
而他身旁的一个年轻人却对他言语了几句,垂头丧气的男子突然就打起了精神:“最多能借给我多少?”
徐云愣了一下:“什么情况?”
结果最后窟窿无法弥补了,他才出此下策呢。
“这个我说了不算。”年轻人淡淡道:“这就需要你过去详谈了,我只能帮着把你带过去。”
其实这些叠码仔是不会直接参予高利贷活动的,大多数都是跟这个人一样,做的是转介的事情,所以并不涉及违法行为。
“你如果在这里,肯定没有心情开玩笑了。”阮清霜道:“等等看吧,若是过两天情况好转,那还可以考虑去,若是一直这种天气,你连直飞回来的机票都买不到。”
所里的人审问他为什么偷窃,他说因为自己办理了七八个银行的透资卡,用拆东墙补西墙的方法搞到好几十万,都是为了交女朋友的花销。
挂了阮清霜的电话之后,徐云把情况给秦婉儿说了一下,秦婉儿也不得不感慨,北方的天气真的太恶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