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六季 炎龙无双

第046章 贵宾厅

而且他刚才也听几个小弟说了,就在他刚刚来的时候,闭先生接待的也是一个大陆大人物,据说是阿诺那小子走了狗屎运在普通大厅里面碰到的一个。
大飞点点头,闭先生的意思是说这次的合作价格绝非长久的价格,所以他要大飞提醒一下刘奔流让他回去之后好好给“主子”聊一聊,以便于对方能够清楚他们的处境。
大飞咬紧牙关,他知道自己有必要好好的审视一下自己。
“那走吧。”刘奔流看了一眼大飞手中拎着的一箱筹码,十几个亿对于他而言,几把就可以输得干干净净。
绝对是面面俱到啊。
“这个就算了,你这一来,我可能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刘奔流用一种带着轻蔑的语气道,似乎把大飞当做了扫把星。
当大飞找到刘奔流的时候,刘奔流正玩儿的起兴,他没想到今天会有这么好的运气,居然连续赢钱,一时间钵满盆溢的,笑的合不拢嘴。
传家对于刘奔流而言就是一棵大树m.hetushu.com,在这棵大树尚未倒下之前,猢狲是不可能散掉的,它们会非常享受攀附在这棵大树上的感觉,既安全,又舒适。
所谓“对方”的人,其实就是传会长和刘奔流他们的自己人,在国外的自己人。
当然,这是夸张了一点,但对秦婉儿来说,真的就是有这种感觉,那种即便你去卫生间都会有人给你开门掀盖的服务感……
“你也准备去接人吧,筹码帮他兑换好,直接带他去贵宾厅。”闭高阳对大飞道:“对了,记得把我的意思传达给他。”
他只需要自己的牌够烂,然后疯狂押注,必然会输给对方,如果牌够好有赢得可能性就不玩儿,直接弃牌。
而对方直接就把钱在赌场转移到自己的户头上,经过中间的这个周转之后,这笔黑钱的路线就彻底被打断了,防止了事后有检查机关的追查。
这可以说是大飞非常担心的一件事情。
如果事情发展成那个样子的话http://www.hetushu.com,早晚有一天等大天出院的时候,他们都会失去他们现在手中的一切。
“您要等的人其实早就去了贵宾厅。”大飞笑了笑:“因为传会长的资金一直没有到位,所以对方正在找乐子呢。”
大飞忍着没有发作,依然笑着道:“那我们现在就去贵宾厅吧。”
“我的确是玩儿的挺开心。”刘奔流指着自己赢的三百多万对大飞道:“帮我去把这钱兑换到我自己的账户上,佣金你自己取。”
原本阿诺那个小子做事情就比其他人更谨慎,更有自己的想法,如果大飞因为自己的失误而使的阿诺在闭先生面前得到机会的话,那对他而言可真的是最大的挫败啊。
现在大家拼命的要争夺的就是闭先生手下第一马仔的名分,谁都希望自己可以成为能够顶替大天的那个人。
看到刘奔流那么大方,大飞也笑了:“刘总既然运气好,那就趁热打铁,多玩儿几局吧。”
刘奔流回头看了大飞一眼,http://m.hetushu•com他知道,肯定是传会长那边的钱已经就位了,所以这边才会痛痛快快的给他准备好了筹码。
这对于他们而言简直就是捡到宝贝了,相信这一次阿诺可以在闭先生面前得到很高的地位提升。
徐云和秦婉儿在阿诺的带领下来到贵宾厅之后,秦婉儿还真的是有点不适应呢,这里的服务已经到了一种让人惊叹疯狂的地步,哪怕是你的鞋面有一点点的灰尘,都可能会有人附身下去帮你擦拭干净。
当然,闭高阳可不会一字一句的教大飞如何去说,如果大飞这次的事情还不能够漂亮一点的解决,他以后恐怕都不会重用他了吧。
刘奔流来之前就听说了,这次来的人是传会长的大儿子和大儿媳,原本刘奔流提出过让自己的儿子也来帮他们服务,但是传会长却拒绝了。
“闭先生,请您放心,我会给他说明白情况的。”大飞谨慎的点点头。他现在的压力非常大,他知道一旦失去闭先生的重用之后,自己将会变得一和*图*书无是处。
虽然手段复杂了一些,但是安全才是他们这些人眼中最重要的事情吧。
这样一来他们爷俩就可以成为传家的“心腹”之人,也就意味着他们永远都有一口饭吃,一直到传会长在华夏死掉,或者是被“打”掉,又或者是在风声紧呼之前就逃出去。
这种地方就是你一伸手,就会有人把十几只手工雪茄摆在你面前,让你随便挑选,然后还会帮你点燃,若是有需要,甚至会有人一直帮你拿着雪茄,每隔三十秒就送到你嘴边。
他们这次要洗的钱可是十五个亿啊,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去掉内地地下钱庄和闭先生这边需要的雇佣费,大飞仍然拎着一箱两百万单额的筹码呢,这一箱筹码价值十二亿。
赌场的贵宾厅不是普通人能随随便便就进来的,可一旦进来就会得到让你完全想不到的高级服务。
若不然,事情一直都处理不好,只会让闭先生越来越怀念大天。
……
刘奔流为了让自己在传会长身边的位置坐稳定,帮自己的儿和*图*书子办理了投资移民,就是为了可以让儿子去美帝国也攀附在传会长的大儿子身边。
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用的,如果一个人一而再三的错过机会,那只能说明这个人不堪重用。
“刘总,看您这心情,应该是赢了不少钱吧?”大飞笑眯眯的走向了刘奔流:“不知道您玩儿的是否尽兴了,若是尽兴了,那我们就……”
秦婉儿可不是一个适应这种无微不至服务的人,所以每当有服务人员做出她以前觉得根本不需要服务的行为时,她都需要强忍着不适应,然后跟徐云一样学会接受。
只有在大天无法出院帮闭先生做事的时候,闭先生想要解决的事情都完美的解决,闭先生才有可能把大天忘记,才有可能真真正正的在心中器重。
刘奔流看了看时间,另外一边的人也应该差不多到了。
刘奔流来这里,就是为了把“钱”全部输给对方。
碰头之后,他们要做的就是互赌,当然,这种互赌是一个愿输愿赔,傻子也能看得明白他们这种简单的转钱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