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六季 炎龙无双

第049章 套路2

“是呀。”阿诺笑了笑:“去年就有一个客人,非要和我赌台底,闭先生答应了。一开始他要一拖五,连续赢了两次,害的我让闭先生损失了上亿……当时我都害怕了,只可惜,他后面连续的输……输的一干二净,输的倾家荡产,最后变成了炸弹。”
徐云可以肯定,只要自己在这里开始玩儿,阿诺会把他当皇帝一样的伺候着,端茶倒水甚至是喂饭都是小事儿,徐云就算吐口痰,阿诺都会拿纸巾帮徐云接着。
当徐云进入贵宾厅的那一刻,阿诺就做好了一切的计划。
“鬼知道呢。”徐云摇摇头,“赌桌前面没有理智的圣人,只会有失心疯的神经病。”
若是徐云输红了眼,阿诺还会带着徐云去旅游塔玩儿高空蹦极,蹦一次就相当于死过一次。连“死”都不怕了,还怕输吗?
赌台底对于叠码仔和赌客来说,风险都很大。如果赌客手气好,几把就能让叠码仔赔死。
秦婉儿皱了皱眉头:“炸弹?”
就目前为止http://www.hetushu.com,徐云对于阿诺而言就是一个非常非常听话的“猎物”,已经一步一步的走进了他圈套之中。
这里的服务和给足的面子可不是冲着客人,那都是冲着口袋里的钞票。
阿诺脸上的笑容变得苦涩了很多:“当时我看走眼了……把这个炸弹依然当成我的优质客户,闭先生就再次借给了他一笔钱……结果这笔钱就扔进了无底洞里,不仅抽不到我的佣金,连债也难追。”
所谓的赌台底是人输急了的时候,就会想通过一种更惨烈的赌台底来扳本。除了百家乐台面上一赔一之外,在台底下,还可以不顾场子的规定,赌客和叠码仔之间私自把赔率提高到一赔三,一赔五甚至一赔十。
凭徐云这身份,就算是把这两个亿都输的一干二净,阿诺也会平安让他离开,闭先生也会让他安安稳稳的回到大陆。
这也就意味着,但凡他之后赌赢了钱,或者做正经生意走运赚到和_图_书了钱,都会被前面盯着他的人拿走,去顶他欠下的债。要他还钱?后边排队去吧!
行话里面叫一拖三,一拖五,一拖十。也就是说,如果赌客选了一拖三,在桌子上下注一千万赢了,除了赌场赔给其一千万外,叠码仔还得赔他三千万。
如果徐云真的没有现金偿还的话,闭先生绝对不介意让徐云拿着天娱集团的股份来偿还。
只要在协商时间内归还欠款就行,一点事儿没有。当然欠款可以还现金,也可以以实物或者其他有形或者无形资产进行支付。
他可以陪着徐云,一直把这笔钱全部都输的干干净净,若是徐云烦躁了,阿诺可以带着他出去尝尝官也街的水蟹粥,新马路的碗仔翅,温泉按摩任何休闲都可以,只要能安抚徐云。
若不是因为闭先生的硬实力,别说那个内陆的楼盘了,恐怕是一分一厘也剩不到他们的手上啊。
当休闲活动一圈玩下来,很多客人又可重新披挂上阵了。
谁不知道天娱集团每年靠和图书着影视娱乐都会赚的钵满盆溢的呀。
大厅里下注最低可以一百,最高的也无非是玩儿个十万块,贵宾厅虽然最小的额度也压几千块,但来这里玩儿的都是有头有脸有身份的人,是要面子的,若是抠抠馊馊的不舍得玩儿,那就去大厅,别来享受这里的服务啊。
贵宾厅的兴起,其实就是为了这些输得起的玩家准备的,大家都心知肚明,玩儿不起的没有人会请你来,玩儿的起的一个也逃不掉,都会被眼尖的叠码仔请进来。
“费了好大周折,闭先生才把这个人在内地的一处楼盘拿来抵账了。”阿诺道:“幸亏那时候内陆的房价疯涨,闭先生才没有赔钱……若不然的话,我恐怕现在就没有机会继续吃这碗饭了。”
等徐云离开赌桌的时候,贵宾厅账房会马上算出徐云在这个阿诺身上借出去多少的筹码交易量,阿诺就能从这个数额中抽取属于自己的佣金。
秦婉儿明白的点点头,原来如此。
这是阿诺的经验,他太清楚如何安抚hetushu.com一个客人了,这是他的工作,一个可以让他轻轻松松赚钱生活的工作。
若是徐云输急了,给他两记耳光,骂他扫把星,都没有问题,承受泄愤也是阿诺应该的服务。
同样,如果赌客失控,没有节制,那么他的赢面只会越来越小。一个赌客最多一两年,就会输得倾家荡产。很多时候这样的赌客便会成为叠码仔口中的“炸弹”。
即便是徐云输掉几十亿甚至是上百亿也没有关系,这一点闭先生丝毫都不在意,因为他知道天娱集团的股份不止这个价格,如果能让徐云输的把股份清空来还债的话,闭先生绝对会笑的合不拢嘴的。
为什么?
那件事情之后,阿诺才意识到,这类炸弹大多是拆了东墙补西墙,在自己之前,很可能他在别的叠码仔或者高利贷手里已有欠款未清。
说白了,这就是一个把大厅一切东西都“无限放大”的地方,无论是筹码,还是服务,几分钟输赢上亿都很正常。
当然,如果徐云的运气足够好,阿诺也是一样高兴和-图-书的,反正赢的钱是赌场的不是他阿诺的,他也会开开心心的把徐云将所赢的钱通过隐秘的地下钱庄汇到徐云指定的内地账户,这都是他应该做的,只要佣金到位便可。
阿诺不怕徐云赢,也不怕徐云输,输光了自然有闭先生去收回这笔债务,跟他也没有任何的关系。
也是那时候开始,阿诺确定了自己一定要跟着闭先生好好做事情,因为他相信闭先生一定能带着他走向“辉煌”的。
“你说,如果我真输急了,赌台底你敢玩儿吗?”徐云道:“或者说闭先生让你们玩儿吗?”
“这个就要看人了,我相信如果是徐总的话,闭先生肯定会答应的。”阿诺笑了笑:“不过,我觉得徐总是个理智的人,应该不会做这么不理智大事情吧?”
“现在债还没追回来?”徐云愣了一下,如果是这样子的话,闭先生怎么可能还信任这个阿诺呢。
“哦,我们把那些已经赌到根本无力偿还债务的客人,却依旧想从我们手中借到筹码的赌徒叫做炸弹。”阿诺解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