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六季 炎龙无双

第050章 靠谱儿的体制

徐云的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他觉得这种事情对于叠码仔而言很正常啊,既然选择做这一行了,那就少不了要面对这些事情。
“澳区有十八K社团……”阿诺微微一笑。
据说是有十几万的成员呢,显然不是个简单的势力。
“呵呵。”阿诺浅笑了一声。
此消彼长,少了一个强大的竞争对手,闭先生的实力和势力都会因此而更上一层楼。
秦婉儿突然瞪大眼睛:“那不会是你姐姐吧?”
“我听说因为欠下巨额赌债,最终无力偿还,人间蒸发跑路,或者选择自杀的比比皆是。”徐云继续到:“而你们这行也有人因为追不回债务,被赌客拖累,逃跑和自杀的也不在少数。”
“说实话,我不太相信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方法会奏效。”徐云道:“这种用金钱构筑起来的关系本来就很脆弱,赌到最后,输红眼的人早已不在乎什么道德名声,想要追回来,难度肯定很大吧?”
说到这里,阿诺又笑了,用玩笑m.hetushu•com的语气说出来剩下的事实:“当然,电影里常用的一些桥段,对于我们来说也是非常好用的,死亡威胁,圈禁,在家门口写红字泼油漆,喂魔鬼辣椒水,什么心理战和全武行,哪个都不能少。”
阿诺也是因此才明白背靠大树好乘凉,依靠在闭先生的麾下,自然而然就有了强大的实力。而且整个澳区的叠码仔组织没有几个不给闭先生面子的,他们之间建立信息互换的关系。
“当然,我们也不是一开始就搞的那么不愉快,我们追债也是有文追和武追之分的。”阿诺笑了笑,他不希望让徐云有紧张感,不希望徐云对他有仇视。
“的确。”阿诺心情沉重的点点头:“澳区人都知道五年一件事情,新闻报道过。”
“三年前一个叠码仔组织的首脑卷了一百亿港币跑路了,直接影响到澳区好几个赌场,好几家银行,还有一百多名投资者,这个人是不是至今未被追回呢?”徐云问了一http://m.hetushu.com句。
这话明显是在开玩笑,阿诺知道,越是开得起这种玩笑的人,越是不在乎这一星半点的破钱。
据说这个十八K除了在港澳活跃之外,在西欧,北美,澳洲,东南亚等等地方都有很强大的势力,很是活跃。
阿诺愣了一下,笑着道:“连这件事情您也听说过啊,的确有这件事情,那个人至今也没有追回来。”
“当然有讲究,毕竟我们的客户都不是一般人,不是那种路边的三脚猫。”阿诺认真道:“我们肯定会摆事实讲道理,晓之以理动之以情。”
“是,这一套往往无法奏效。”阿诺也没有否认:“到时候我们会像狗皮膏药一样,跟着……无论是吃饭,上班,会友,回家……任何事情一概不放过,很多人会被精神上击垮的。”
“我在那份文件上签字的时候就想过,如果我不还钱,闭先生只需要用一个很简单的办法就能让我身败名裂,他公开我的信息,把这事情一宣扬,呵www.hetushu.com呵,我可不会因为在乎几个亿而扔掉自己的名声和信誉的。”徐云分析的非常对。
其实阿诺还是挺感谢那个人的,因为若是那个人没逃走,闭先生在港区的地位也就不会变得像是今天这么高。
反正一百亿港币对于澳区博彩行业而言也不算什么,而且当时大陆豪阔的客人还有很多,很短时间内就可以把这样一笔巨款给赚回来,没有什么太大的难度。
这个关系可不能小看,有非常重要的作用!有了这个关系就可以避免骗人的炸弹利用叠码仔之间的竞争带来的沟通不畅,而在各个叠码仔手中骗到钱。
“追个债还有那么多讲究?太夸张了吧。”秦婉儿可不相信,她觉得追债的都是电影里那样子血腥的。
阿诺看着徐云,非常诚恳道:“徐先生您大可放心,我们绝对不会用这种卑鄙的手段对您这种有身份的人。”
“这个我相信。”徐云点点头。
“聊聊,我听听。”徐云道:“如果我能扛得住,我就准和_图_书备赖账了。”
“徐先生,您是有身份的人,所以我相信您肯定不会做这种没品位的事情。”阿诺哈哈的笑了笑:“不过,如果您真的想知道闭先生如何追债,我也不妨和你聊一聊。”
“看样子对付我还有更高级的办法咯?”徐云笑着问道:“不用你说……我猜一下……”
“徐先生,我们聊了这么久,要不要先去玩几把试试手气?”阿诺忍不住,还是催促了徐云一下。
“一对被称作‘狗姐夫妇’的,和我一样的职业叠码仔,因为追不回赌债,担心自杀甩难会累及家人,狗姐竟让自己的弟弟雇佣凶手干掉自己夫妇俩。”阿诺道。
其实阿诺也很清楚自己做这一行也是挺危险的,只要做叠码仔,就不可避免的会碰上炸弹。
而大多数炸弹为了得到赌本,会不择手段地骗人。有很多实力不济的叠码仔就是被炸弹给拖累死的。
徐云也点点头,知道再拖下去就没有意思了:“好啊。”
徐云愣了一下,看来闭先生的关系还真的是http://m•hetushu.com挺硬的,不但澳区吃的开,在港区也很有地位啊,能牵扯上十八K的人都不简单,毕竟这是港澳赫赫有名的组织。
说白了,一百亿港币虽然对澳区博彩业有很大的影响,但是还真到不了伤筋动骨的地步,即便是一百亿美元,也到不了伤筋动骨的地步。
“表姐。”阿诺道:“如果是我亲姐姐,蹲在监狱里的人就不是我表弟了,而是我了……”
徐云相信,谁若是想赖账,十八K的人真找上门儿的时候都会腿软怂掉的。
徐云和秦婉儿很有兴致的看着阿诺,听他讲事情。
阿诺愣了一下,原来徐云心里非常清楚啊。
澳区整个博彩业就是这么有钱,有钱到让人不敢相信澳区只是一个还没有内陆一个镇的面子大的弹丸之地!
这对于阿诺这个依附于闭先生麾下的小小叠码仔而言是非常重要的,所以他一点都不觉得那件事情有多么的惋惜。
“你说,如果我输的干干净净要赖账,你们能怎么办?”徐云突然道:“闭先生没少碰到这种事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