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六季 炎龙无双

第053章 梭哈

“好。”传奇也没有犹豫,他也不愿意跟刘奔流继续浪费时间了,赶紧把钱转移了,自己还要去玩儿呢!
阿诺愣了一下,马上道:“哦,我知道了,您一定说的是大飞……呵呵,他是带着约赌的客人来的。”
因为传山不在他身旁,不可能一直盯着他,所以他偶尔输个几千万甚至上亿,传山也只有隔海骂娘的份儿。
毕竟台面上的牌是四明一暗,除非是傻子才会拿着自己一手臭死的牌也去喊“梭哈”的。
虽然说闭先生对这次大飞做事并不满意,可现在大飞仍然是闭先生面前的红人,所以阿诺还是不敢得罪大飞的。
刘奔流所有的筹码都变成了传奇的。
“对啊,约好的,他们在里面玩儿梭哈呢。”阿诺道。
因为阿诺知道里面是做什么勾当呢,所以他才不会让徐云过去搅局呢,若是徐云现在过去搅局的话,大飞肯定会跟他翻脸的。
虽然两人声音都很低,说的都是不应该让外人听到的话,但hetushu.com是徐云耳朵灵啊,听到了两人的谈话。
“你说错了,我有可能是同花顺啊。”传奇哈哈的笑了笑:“刘总,咱们也别浪费时间了,梭哈吧,我知道你觉得你是葫芦,你能赢,但你现在弃牌还来得及!”
开门走在最前面的是大飞,大飞看到徐云和阿诺的时候,一脸的茫然,阿诺苦不堪言,不知道如何解释才好。
这时候徐云需要把目标转移到刘奔流所在的房间上。
“闭先生让我代他祝贺一下徐先生今晚发财。”阿诺笑了笑道。
梭哈——!
徐云摇摇头:“这算什么发财啊,还是闭先生更发财啊……对了,阿诺,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这些黑钱,也就如此轻松的转了出去。
传奇一眼认出徐云的衣服,就知道这个豪客了。
而传奇看到徐云的时候,脸上却露出了笑容,刚才徐云在百家乐的赌台上甩了一个亿,很轰动,也引起了他的注意,他虽然没看和_图_书到,但是却让手下人出来看了,手下人回来告诉他了。
“问一问呗,反正大家都是玩儿,多一个人也没什么不好的,多有意思呀。”徐云说完就起身,真的要过去:“我去问,你若是觉得不好意思,你在后面站着别说话。”
“徐先生!这样可不好!这样打扰其他客人的话是非常不礼貌的一种行为啊,希望您千万不要做这种事情!我求求您了,千万别这样,这样会让我非常难看的。”阿诺赶紧道:“这里有这里的规矩,您或许不懂,但是我懂。”
“哎呀,那么不巧呀,我刚想来玩儿一玩儿呢,二位就要走了啊。”徐云微笑的看着两个人。
“你这人是真够没意思的。”传奇无奈的摇了摇头,他现在特别希望能找个陪他玩儿的起的人。
阿诺面色有些为难了:“徐先生,他们都是约好的,都是认识的朋友去里面一起玩儿的,咱们去了人家恐怕是不欢迎啊。”
秦婉儿也吓了一跳,没想到徐云和-图-书居然搞出这样一个“计划”来,直接去招惹刘奔流……这样真的好吗?
传奇似乎也没什么兴趣耗下去,反正是逢场作戏,何必一直演戏呢,他还想着做完这事情之后自己去好好的玩一玩呢。
终于,传奇拿到了一手非常漂亮的好牌,明面上5,6,7,8的红桃同花了,而他的底牌是一张红桃9,所以这是一副非常漂亮的同花顺的牌,传奇脸上的笑容也证明了如此。
或许是因为刚才刘奔流并没有认出秦婉儿的原因,秦婉儿的心态也比之前大胆了很多,如果是徐云的计划,她心里还是觉得挺靠谱的,不至于一点底气都没有。
紧跟在大飞后面的就是传奇和刘奔流了。
“徐先生您说。”阿诺道。
阿诺把两亿筹码退回去转钱给闭高阳之后,又给闭高阳解释了一下徐云的好运气,然后才从新回到了贵宾厅。
刘奔流笑着道:“卡洛斯先生,我现在的牌面最小也是个三带一啊,而你最大的可能是散牌或者是m.hetushu.com对子。”
刘奔流小心翼翼低声道:“卡洛斯先生,您玩儿的太大了,我可赔不起了。我已经都‘输光’了啊,哈哈哈……”
而刘奔流牌面上是三张Q,外加一张10,而他底牌也是一张10,所以他这把是三张相同牌加对子,大陆有人叫做满堂彩,这边则是更喜欢称这种牌面为葫芦!
可就在他走到那房间门口的时候,门却突然打开了。
因为如果底牌不是红桃9,是个3呀,或者是K呀,A呀之类的,他这就是一手破散牌了!
玩儿最多十几分钟之后刘奔流就有些困意了。
传奇心里很清楚,自己的老子不可能真废了他,因为他老子还需要自己在外面给他当“存钱罐”呢!
“什么意思?”徐云故作不解道:“约好的?”
徐云马上道:“其实我并不喜欢玩儿百家乐,我也很喜欢玩儿梭哈,我能进去和他们一起玩儿吗?”
徐云才懒得理会他什么规矩不规矩的,他今天来就是要搅局的。
刘奔流看徐和图书云的目光有些警惕,他不知道为什么警惕,但就是觉得需要警惕。
……
因为只要要牌就要下注,在刘奔流有意输钱的情况下,几把之后就输掉了上亿元。
传奇并没有看到门口有人,还在和刘奔流说话呢:“刘总,你就是太胆小了,咱俩正儿八经的玩几局呗,你就当做是陪着我了。”
“你说,那个房间是做什么的?我刚才看到一个人,好像也是闭先生的人,带着一个客人去那个房间了。”徐云指着刘奔流去的包间道。
就这样,两个人玩着没有什么心理压力的梭哈,刘奔流其实一点都不享受这个过程,因为有些时候一看对方最多是个葫芦,而自己是顺子甚至是同花的情况下也不得不弃牌。
“徐先生,这……这不合规矩啊……”阿诺只希望尽快带徐云离开这里,他害怕大飞怪罪他。
“梭哈。”刘奔流接到传奇的“指令”之后,马上就把所有筹码都压上了,他不想继续玩儿了,因为他不喜欢传奇这个性格嚣张的年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