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六季 炎龙无双

第102章 绝望是一种可怕的东西

都说酒能成事儿,亦能坏事。
早上又睡的那么晚,现在这一刻还真的是有些饿了呢。
当酒精控制人性之后,有多少人做过让自己足以悔恨终生的事情?有人因为醉酒而伤人,有人因为醉酒而危害公共安全,甚至有人因为醉酒而杀人甚至是自杀。
脑袋昏沉的感觉还是挺不舒服的,至少徐云确定了自己并不是特别喜欢醉酒后第二天醒来的滋味。
可这种事情再多,也没办法去让酒鬼们意识到酒精究竟有多么大的危害。
但是看守他的三个人总会把饭菜里面有营养的东西和美味的东西都吃光,剩下的基本上就是菜汤泡米饭,偶尔会有残余的小菜叶或者是极小的肉末……
徐云也希望可以让自己整个人都身心放松一番,这让叶法拉感到很幸运也很欣慰,徐云可以在她面前这样,说明了对她百分之百的信任,叶法拉能知道这一点便足够了,她别无他求。
一想到这里传奇就浑身忍不住颤抖,他没有办法去想象hetushu.com砍断一只手的痛苦究竟是怎么样的。
“呼……”徐云伸了个懒腰,他现在这种状态若是让王逸或者是万狂啸知道的话,一定会责骂他堕落了。
这么说的话,酒精还真的是够可怕的啊,徐云也终于明白当初他们为什么一定要接受酒精训练的原因了。
他可不想要饿死啊!
他已经两天半都没能好好休息一下,困急了只能躺在冷硬的地板上睡去,醒来就会冻的流鼻涕。
而这类人最终只会逃避责任,不想要承担责任,因为这类人总会有一个共同的借口,那就是我喝酒了。
徐云点点头:“昨天辛苦你了。”
虽然叶法拉是一个绝对的女强人,而且她也从来都不认为家务之类的事情就应该女人去做,但在徐云面前她却跟那些对丈夫有崇拜的普通女人一样,她不想要让徐云去做这些事情,心甘情愿。
这些人吃过以后,会把剩下的饭连同饭盒一起扔在传奇面前,让他吃完然后打扫和_图_书
徐云无奈的摇摇头,心道自己以后绝对不能够再让酒精控制自己的身体了,这真的是太可怕了,如果昨天晚上来一个想要他死的家伙,恐怕现在他早已经没办法醒来了吧。
各种生意的合作,仕途的升迁,红白喜事儿,朋友的欢聚,都少不了这种东西来助兴,尤其是临近春节,酒更是成为了走亲访友的必备之物。
叶法拉看到徐云这样其实挺心疼的,因为直到将徐云放在床上的这一刻,叶法拉才意识到徐云为什么会让自己醉酒的原因。
早已经不知道上次醉酒是什么感觉的徐云睁眼的时候,天色已经彻底明亮。
“这个先放下,先跟我去酒店看看吧。不管怎么说,你在酒店是有股份的,你是酒店的老板,那么久都不来酒店看看,员工们会以为你退股了呢。”叶法拉笑了笑:“走吧,我先带你去吃早餐。”
“恩。”徐云点点头,他还真的是有些饿了呢。
徐云并非那种大男子主义的混蛋。
和图书这种例子在每个人身边都有,甚至有人能把自己给活活喝死。
但是当一天过去之后,再次熬到深夜,秋山仍然没有拿到钱,所以还是不能够放他走。
叶法拉敲门进来的时候,徐云刚刚穿好衣服。
三个看守吃过的剩饭再一次扔在传奇的面前,溅起的米粒崩到了他的鞋面上,十几万的高定手工皮鞋他似乎也不在乎了。
而现在已经第三天的中午……如果他的父亲还不能及时的把钱打入秋山指定账户的话,秋山就要砍掉他的一只手!
昨天晚上的时候只顾着喝酒了,徐云还真的是没有吃过多少东西呢。
但这种借口是得不到除了亲人之外任何人原谅的!
这时候传奇开始心慌害怕了,因为他觉得这个时候父亲肯定知道他的情况了,居然还没有出手救他?这让他绝望了……
……
当徐云看到枕头旁边已经洗干净并且烘干的衣服时,脸上的颜色都变得不好意思了,外面的衣服被脱倒无所谓了,可叶法拉也真是的,就m•hetushu.com连他贴身的衣服都给洗了。
那种后脑勺上挂了一个南瓜似的沉重总会让人显得有些呆傻,徐云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上午十点半了。
徐云说完就拿出脏衣篓问叶法拉洗衣机在哪,叶法拉却示意让徐云放下,她可不会让徐云去做这些事情。
而且在这里的两天时间,他一顿正儿八经的饭都没有吃过,吃的都是看守他的人剩下的盒饭。秋山会给看守他的人安排饭菜,饭量绝对是三个人吃不光的。
或许那种痛苦根本就是他无法承受的,他或许会因为那种痛苦而直接死掉也有可能吧?
但能够因酒成事儿的人却少之又少,大多数的人没有利用酒解决自己仕途升迁的问题,更多的人没有用酒去谈过生意赚过钱。
叶法拉担心会影响徐云的休息,在书房关着门处理一些工作,所以完全听不到外面的任何响动。
徐云突然意识到自己没穿衣服,脑袋一片空白,昨天那个时候他真的是一点意识都没有了吗?
港区十八K秋山的茶m.hetushu•com楼里,熬了两天的传奇显得非常的虚弱。
那么干净的衣服徐云可不好意思直接穿,他起身先走进了卧室内的卫生间,打开喷淋冲了个澡,把身上残留的酒精味道冲洗干净以后才换上了洗干净的衣服。
“怎么样,休息的还算可以吧?”叶法拉问道。
当徐云开始洗澡的时候,叶法拉就隐约的听到了水声,当水声停止的时候,她才起身走向了徐云的房间。
当他们第一次这样做的时候,传奇是绝对拒绝的!他怎么可能吃这些人吃剩下的盒饭呢?他平日里吃的是什么,恐怕是这些混蛋小地痞见都没见过的!
对于绝大多数人而言,酒没有成事,只是在坏事而已。
被套床单上至今还都有残余的酒精味道,徐云不好意思的全部拆掉放入脏衣篓中。
深夜的时候,他饿的实在受不了,才不得不把看守他的三个混蛋剩下的两顿的残羹冷饭全部吃光!
现在折磨他的不仅仅是身体上的痛苦,还有精神上的无助和失落,甚至可以说是一种绝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