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六季 炎龙无双

第133章 柔暖中的杀机

“据我所知,当一个人真的想要杀一个人的时候,根本不会等那么久,也不会和一个将死之人说那么多废话。”徐云道:“如果你不是那种从未杀过人的家伙,那就一定是不打算要我的命。”
“动机?”徐云一愣,有点不解了,传山找他要什么动机呀?他又能有什么动机呀?
“跟我跟了那么久,也挺累了吧?”徐云想要分散一下对方的注意力,既然对方没有直接抹了他的脖子,那就说明还有商量的余地,传山肯定有条件,但徐云不会接受:“要不要进来一起洗?我调的水温特别舒服,浴缸也足够大。”
等一下!徐云愣住了,和传山勾结在一起?这女人不是传山的人……徐云愣了一下,他突然意识到,这个人就是十天之前在星凯大酒店里那个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的高手。
徐云感受浑身舒爽的时候,脖子上却突然感觉到一阵冰冷。
徐云听到这里,忍不住皱起眉头,给某人面子?
血管扩张和收缩,从而改变代谢功m.hetushu•com能和体温,身体的特定区域,骨骼肌,皮肤和腹部区域的小动脉收缩或者扩张,调节血压,改变身体各部分的血流分布,促进淋巴回流,促进循环并减轻水肿。
冰冷的匕首再次紧紧贴在徐云的咽喉处。
“利用你的影视产业帮传山洗黑钱,给自己公司里的电影刷一个漂亮的票房,难道这一切不都是你们之间的把戏吗。”女人用鄙视的声音道。
不,不可能,任何人都有声音,只是因为徐云没有听到,对方太谨慎,徐云太享受,才导致了现在的情况。
女人瞪眼道:“你的权利?你以为你现在还有什么权力可言?你在我手里只是一个随时都可能丢掉的生命而已。”
那种刺骨寒冰一样的冰冷。
“那你还敢这么放松?”
更无语的是他现在连衣服都没有穿,即便是一会儿能找到机会打起来,光着也挺尴尬的不是吗?
徐云心中同意道,当然不只是为了一个漂亮的票房数字,票房不能证明http://www.hetushu.com一切,很多电影都说明了这一点,有些优秀的有意义的电影票房并不高,但却不能否认它在电影界中的地位和影响。
“可是十天前的晚上你为什么没找我聊一聊呢?”徐云道:“已经到门口了却又离开了,走窗户很危险的,尤其是高楼层的建筑。”
该死的……身后的家伙真的是一点声音都没有就进来了!
徐云缓缓的舒了一口气:“难道我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吗?那你还问我那么多做什么,直接一刀抹过我的脖子不就得了?”
“这时候还能说出这种话的,只有两类人。”女人冷冷道:“一种是不怕死的,一种是有自信翻身的。”
“嗯,这两者我都是。”徐云毫不犹豫的承认道:“什么条件,你说吧。”
徐云却道:“有些时候,人们不能只是单纯的凭借自己肉眼看到的事情而确定或者否定,应该用心去看,用心去观察,然后在做出最正确的判断。”
有些电影票房的确有那么一些,但却完http://www.hetushu.com全就是圈钱的垃圾片,什么小屎代1234说明了一切。
更何况徐云已经在浴缸的倒影里看到了对方的长发,他的余光也看到了对方握刀的那只纤细手指……呼,徐云有点郁闷,对方居然是一个女人。
“这是我的权利。”徐云道。
“不清楚?”女人冷哼一声:“你为什么和传山这种人勾结在一起的目的你难道不清楚?”
只怪徐云太自信了,也只怪他太渴望这个高手尽快和他正面接触了。
既然不是对立方,徐云就放心多了。
女人摇摇头,轻声道:“不,你不需要知道。”
“如果十天之前你告诉我你是自己人的话,我或许会勉强相信。”女人道:“但是现在你告诉我,你以为我会相信吗?”
女人却继续道:“我不相信没有动机的事情,你不可能只是为了一个漂亮的票房数字。”
徐云苦笑一声,他早就应该想到了,曾经大队里训练他们在那该死的原始森林里三个月都没有热水澡可以洗,就是要让他们牢记和_图_书一点,人在洗热水澡的时候太容易放松警惕性了,在身边有危险的情况下,热水澡是必须要避免的。
徐云记得王逸跟他们讲过,身体的疲劳就是中枢性的或者外周性的肌肉无力,而热水澡是一种刺激手段,对神经肌肉以及终末感受器有刺激作用。
“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但是……我真的很想知道你说的那个某人是谁。”徐云道:“是我认识的人吗?如果是的话,至少也让我知道我究竟欠了谁的人情吧……总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的。”
很多人都喜欢泡澡的那种感觉。
“若不然呢?你不会真的以为我像个傻子一样任凭你控制我吧?”徐云道:“我躺在这里之前就知道你会进来。”
徐云很清楚是什么东西架在了自己的脖颈上。
现在可好,一切都还没开始呢,徐云就已经陷入了被动,彻底被人给控制在了锋利的匕首下。
脑残?
“我们之间似乎有点误会,我觉得你应该给我一点时间,让我穿好衣服,咱们去客厅里坐下来慢慢聊,大家都是http://m•hetushu.com自己人。”徐云小心翼翼道。
某人是谁,谁那么大的面子啊。
如果他真的因为自己的过度自信而死在一个女杀手的手中,恐怕真的会不瞑目的,这也实在太尴尬了吧。
“你不需要给我讲道理。”女人突然发力。
对方难道不清楚吗?传山居然还要她问他?
女人愣了一下:“你果然还是察觉到了我。”
女人沉默了片刻,才缓缓开口:“说说你的动机。”
“你以为我不敢?”女人冷冷道:“我若不是给某人的面子,你以为我还会留着你在这该死的浴缸里和我说那么多的废话吗!”
徐云微微一笑:“有什么不敢的呢?只要我能解释清楚我们之间的误会,一切不久都解决了。”
“你问的问题不是很清楚,所以我有点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徐云摇摇头。
徐云当然不是为了一个漂亮的票房数字,徐云是为了坑传山这笔钱啊,这笔他通过一些不要脸的控制手段而搞到的钱呀!
面对徐云的调戏,身后的女人依然冷静,丝毫没有任何不悦或者是其他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