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六季 炎龙无双

第141章 老外街

可为什么这种情况进入华夏就让人觉得不对劲儿,说白了,来华夏混的外国人就没几个是有真本事的。
华夏这空气质量,华夏这食品安全,华夏这社会风气,就连华夏人自己都恨不得移出去,反正是真有钱和真有能耐的,能移民的都移民了。
那些不看自身条件,整天做梦找个有钱老公的女孩,遇到一个外国人说自己来自美帝国,可有钱了……基本在劫难逃。
他讨厌黑人,还有一个原因就是黑人体臭,一口不标准的英语,还喜欢到处搭讪华夏女孩子,华夏女孩不够聪明,无法在口音上听出这个人的国籍。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话适用于那些黑人,也适用于媚黑女。
街上的暮色正逐渐弥漫和浓重。
当然,这都是因为申江的海纳百川,才将他们吸引来的。
而黑人的观念是和你上床不代表我要娶你,甚至不代表爱你。当女孩提出结婚,通常得到黑人的回答是“现在这样不挺好嘛?为什么还要结婚?”
www.hetushu.com老外街。”手下答曰。
还有一类被骗的是活该,虚荣心大的觉得找个外国人有面子,优先白人,没有的话日韩也行,实在不行黑人也可以。尤其听信黑人有钱的鬼话,更是觉得自己能不劳而获地过上好日子。
申江有个老外街,街上的中餐主要囊括申江菜,皖南菜,疆藏菜等几大菜系的餐厅,国外餐饮主要包括东瀛,萨瓦迪卡国,印国,墨西国,欧美各国等十几个国家的主题餐厅,各色酒吧,一共二十多家呢。
以为自己只交一个黑男友,就以为对方也是只交一个女友,等床上了一段时间,才发现自己只是黑鬼的女友之一,同等地位的女友,黑鬼有几个,甚至十几个。
街区的分叉处还有现代雕塑,喷泉,小山瀑布遍布其中。
在华夏的黑人,不能说百分之百,但绝大多数是懒,贪,色,没责任感,喜欢烂交,还有一部分有艾滋。
所以这些人来华夏忽悠华夏姑娘,就会给华夏和_图_书人一种“杂交”的感觉。
夜幕降临,老外街欢快的帷幕在人声鼎沸中拉开了,老外街也就开始了一天最热闹的时刻。
不是人种问题,而是人品问题。
走在街上看着各国文字的店招让人恍若置身小“联合国”,十几个国度的风味餐馆被浓缩在这里,每一国的餐厅都在店面装潢和菜色上体现所属国家的特色,且过半的餐饮店铺都是外国人开的。
这些年越来越多的华夏女孩上当受骗,也越来越多人意识到这个问题,但是却仍然无法阻止那些虚荣的,脑残的,任性的,轻信的女孩出现。
以为对方的观念和自己一样————我是你的人了,你就该娶我。
反正绝大多数人眼里都是外国的月亮比较圆,但这里指的“外国”绝对不包括非洲那些穷到吃不上饭,喝不上水的贫瘠国家。
还有就是轻易去相信外国人说话的,毫不客气的说,华夏百分之九十九的黑人是非洲落后国家来的,如果直接和女孩说他来自非hetushu.com洲,而且还没什么钱,肯定没有女孩搭理他。
容易被黑人骗的女孩有些还很小,十五六岁来工厂打工的,从民风淳朴的农村来到大城市几乎没有社会经验的,这种很可怜。
越来越多的姑娘喜欢老外,这跟社会的进步其实是脱不开关系的,人与人之间的情感变得越来越开放,所以这也是不可避免的一种情况。
那些贫瘠国家里的人反而一个个都会认为华夏的月亮比较圆。来华夏混的绝大多数都是国家远不及华夏发达的国家里的人,发达国家里来华夏混的也几乎百分之百都是在自己国家领救济金的无能垃圾。
法亚努特别喜欢呆在老外街,尤其是晚上的时候。
老外们或匆匆或悠闲地走来走去,像是走在自己的故土上,又像是颗颗露珠,消失在夜晚中的街口。他们来自不同的国家,属于不同的民族。
放眼美帝国,跨国结婚很正常啊,白人和黑人的结合也很正常啊,在华夏总会给人一种“杂交”的感觉,可在美帝国绝对没有http://m.hetushu•com人会这么想,这不能说他们是杂习惯了,混习惯了,但也的确有那么一点意思,毕竟美帝国人身上混个两三个国家都不是什么稀罕的,四国混血都一抓一大把。
申江的电视台也挺恶心的,当年竟然将上海史上最绿绿帽子“娄婧事件”的无耻当做了荣耀来宣扬……
抱着手机扫出一堆“爱国福”的,绝大多数的吊丝,能不爱国吗,敢不爱国吗。
传山来到老外街,看到一些依偎在黑人身边的女孩,忍不住皱起眉头。
这类人只能胡说,说自己来自欧美的发达国家呀,家里可他妈有钱了,能带女孩出国过好日子拿绿卡!生个孩子就是美帝国公民!
“他住在哪里,马上带我去见他,既然在申江,我还是亲自拜访更有诚意。”传山最终做出了决定。
申江男人能愿意吗?
再一类活该的就是脑残,总把世界想得很简单,把老外也想得很简单。甚至是想用以身相许来拴住对方的脑残。
所以华夏女孩千万要自尊,只有自尊才能赢得尊敬,千万http://m.hetushu.com要把自己的感情和身体当回事,因为那些黑鬼从来不会当回事的。千万不要学习申江那个跟黑鬼乱搞后,让丈夫带上绿帽子,生下黑女孩娄婧的妈妈……
老外街原来叫作虹梅路休闲街,五百多米的街道,两头与虹许路和虹梅路相联,蜿蜒曲折树木葱茏。
恐怕绝大多数都是不可能愿意的吧!的确有很多人说申江的男人都是“小男人”,但那也是男人,头上带绿的还真没几个能接受的吧。
似乎是在对申江女孩做一种毫无正能量的怂恿,告诉她们无所谓,即便和申江男人结婚之后剩下一个黑人孩子,申江男人也能接受。
这些女孩很多时候连对方到底叫什么名字是什么国籍都没弄清楚,裤子就被脱了。
传山其实特别不喜欢和黑人做生意,这并非是歧视,而是这些人的确满身恶习,毫无信用可言,这年头不要说赊账给黑人要不回来钱,就连赊账给自己华夏民族的人都很难要账啊!
每天都会有很多人犹如潮水一样地涌过这条街区,不同的肤色和发色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