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六季 炎龙无双

第169章 杀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法亚努盯着伊水道。
法亚努在伊水的提醒下,突然回忆起那段往事,整个人身上的恶戾气息都平缓了很多。
然而就是这么转瞬之间的功夫,传山被法亚努直接掐住喉咙重重的按在了墙面上!
法亚努深呼一口气,对于鄂源的遭遇,他深表遗憾。
伊水从来都不会说谎,这一点猎人学校的任何一个人都可以肯定。
其实这就是法亚努童年最难忘的友谊,鄂源把他当作朋友,当作兄弟,当作自己身边珍贵的人,所以鄂源才会那么做。
可是他现在又能做什么呢?
但一切都晚了,徐云也没有办法去改变现在的现状。
“我当然相信你!”法亚努了解伊水是个什么样子的人,从小到大,伊水就是一个和谎言永远不会有任何牵扯的人。
徐云答应过秦婉儿的,要把传山交给她,因为传山还有很大的挖掘价值,至少他背后的那些势力,那些保护伞,那些真正的权力者太多太多了……
法亚努只觉得一股莫名的怒火瞬间涌上心头!
而鄂源却因为救他而重伤,若非命大,真的可能就再也活不下来了。当初法亚努已经处于自卑中,他自己甚至就主观的以为和*图*书他作为一个黑皮肤的人种,就是比其他人种的命贱。
这都是法亚努必然将会遗憾的,所以他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杀了传山!用传山的命去给鄂源带去问候!这是法亚努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
“鳄鱼现在只剩下半条命了。”伊水僵硬道:“如果再过一段时间,他还没有办法恢复的话,恐怕他连这半条命都不会想要了。他的性格脾气,你应该还有印象吧?”
法亚努浑身打了一个冷颤,他突然意识到伊水说的话不太对劲。
那次任务中他因为一直都压制的心理问题扰乱了心智,所以险些丧命,当时幸亏鄂源及时出手才将他救了下来。
“这……这是个误会……我……我绝对没有……做……做她说的事情……”传山强忍剧痛解释着,他必须要解释,法亚努这么冲动的粗人太暴躁了,如果他不能及时的去解释的话,很有可能就会被打死的。
法亚努转身箭步上前,直逼传山,传山愣了一下,完全没有反应过来法亚努要做什么。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说过你欠鳄鱼一条命。”伊水道:“如果有一天,鳄鱼需要你的时候,哪怕是你牺牲自己生命为代价和_图_书,你也会对他的事情全力以赴。”
一旦传山死了,这些东西就像是断了线的风筝,永远飞出天际,想要再一次抓住就太难太难了。
其实伊水把这事儿怪在传山身上,的确是有些牵强了,毕竟传山花钱找托通只是为了病毒的事情,并不是对付鄂源的。
但鄂源当初只是有气无力的说了一句话:亚非拉的孩子,永远都是好朋友。
法亚努真正面对社会中的歧视时,心理难免会产生一种病态,而这种病态对他后来的影响很大。
传山哇的吐出一口血水,眼球里布满了血丝,一脸惊恐的看着法亚努,似乎是看到了一个恶魔一般。
当法亚努突然转头看向传山的时候,徐云大叫一声:不好!
伊水哼了一声,笑问道:“你当然不想知道,我也不想……猎人学校的任何一个人都不想看到鳄鱼现如今的样子!没有人!”
这让法亚努的心理上萌生了一层阴影,因为他在猎人学校期间完全没有遭遇过这些。
传山双手死命的抓住法亚努的手,试图给自己被扼住的喉咙争取一丝喘息的缝隙。然而法亚努的手却越抓越紧,越抓越死!传山根本就没有任何喘息的机会。
他怕了,彻头彻和-图-书尾的害怕。
法亚努清晰的感觉到了背后的一阵寒风,他意识到徐云耍了他!
猎人学校的所有人都知道这件事情,也都知道鄂源对于法亚努来说是最重要的一个朋友。
两人因为这种经历过生死与共的交情,关系自然非同一般。
传山的脖颈被捏断,直接死在了现场。
咔——!
传奇吓得原地不动,裤裆里都有些湿润了。
“你还能有这种反应,真的是我不敢相信的……”伊水冷声道:“我还以为你再也不记得曾经的那些事情了呢。”
刚才他可是眼睁睁看着父亲在自己面前飞出去的啊,这种震慑对于传奇而言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
“你什么意思……”法亚努的面色阴沉下来,声音略微有些颤抖:“究竟发生了什么?”
所以他不懂鄂源为什么要舍命救他。
“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你现在跟我提这些事情一点意义都没有。”法亚努摇摇头:“我不想听你说这些。”
伊水根本就没有理会法亚努的回避,继续道:“你知道鳄鱼现在的情况吗?”
但就是在这千钧一发的瞬间,法亚努也没有打算放过传山,他手指彻底发力!
法亚努眯起眼睛:“我欠鳄鱼一条命……www.hetushu.com
法亚努动了杀机,可是这一刻徐云却没有足够的时间去阻止他!
在这同一瞬间,徐云也出手了,他不再继续伪装自己还被捆绑控制,跨步上前试图阻止法亚努!
鄂源其实也很回避这件事情,他自己心里很清楚法亚努犯下的错误是无法被原谅的,但是真的让他去动手抓,他一定会做,但心里却也一定很挣扎,很痛苦。
古鹊界不想要为难自己的得意弟子。
一阵撕裂的剧痛在传山腹部传开!传山整个人横飞出去,身体重重的撞在了墙面上才落在地面。
这是百分之百都无法否定的。
传山有点懵了,他根本不知道什么鳄鱼不鳄鱼的。托通自然也不可能跟他说这些事情。
他似乎什么都做不了,他没有办法帮鄂源解决他现在的问题,甚至都没有办法去看他一眼。
法亚努的这一脚几乎要了传山的小命。
“我不知道,也不想要知道。”法亚努尽可能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没有丝毫的感情。
以至于法亚努背叛猎人学校之后,古鹊界都没有让鄂源去对法亚努进行过任何的追查和抓捕。
法亚努心中自然记得自己说过的话,但他在其他人面前却并不想要承认。
伊水指着传山道:“就和图书是这个人雇佣的混蛋,设计圈套阴了鳄鱼,让他变成了一个废人,以后能不能站起来用自己的双腿走路都成了问题。”
那年法亚努和他同龄的几个朋友一同去完成一个任务,而任务过程里法亚努多次因为肤色遭到了任务当地居民的歧视。
当时法亚努哭的很悲痛,也就是那个时候,他告诉自己欠了鄂源一条命,如果有一天鄂源碰到危险,他绝对会毫不顾忌的去保护鄂源,哪怕因此付出自己的生命为代价。
后来鄂源保住了一条命活过来,法亚努就亲口去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要用他的命去保护他的命,这样交换不值得,这是法亚努自己所认为的,他也认为猎人学校的每一个人都会这样想。
传山死了,死的透彻,神仙来了也无力回天去救活一个脖子被掐断的家伙啊!
伊水冷笑一声:“我没有和你解释的必要,所以我就更没有对你撒谎的必要,传山和鳄鱼的事情有密不可分的关系,如果你不相信我,我也没关系的。”
那地方没有人会因为他的肤色而对他另眼对待,大家都是平等的。
传山想解释,可法亚努却不会给他解释的机会,突然就出手了!那鞭腿如同一道闪电,直接扫过传山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