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六季 炎龙无双

第172章 自责

“不必了。”伊水道:“我们的人可以解决。”
伊水点点头,对徐云说了一声谢谢。
但是华夏处置他们的时候考虑的比较复杂,这就给了这类人很多的可乘之机。
法亚努猛然间皱起眉头:“你什么意思?”
“是我让你消耗的吗?”徐云反问道:“这都是你自找的,不是我说些没用的,是你自己不甘心,和我说废话呢。”
这类情况既受现实国际政治形势的影响,也受地区经济发展不平衡的影响,从侧面反映出一国内部经济发展水平,法制建设和国民文化素质等情况与社会发展等因素有着必然的内在联系。
“你不必有什么心理压力。”虽然伊水没有说什么,但徐云看得出来她心里的歉意:“这件事情跟你没有任何关系,即便是没有你说的那件事情,法亚努也不会放过传山的……”
“这里是华夏!”法亚努吼道:“你不能直接带我离开!”
“如果真的有需要,我可以帮你把他押送回去。”徐云又道。
“没什么意思呀,你是猎人学校的叛徒,让古校长处置你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徐云道。
徐云耸了耸肩膀,故作疑惑问:“难道刚才我们不是正大光明的一对一?我偷袭了?http://www•hetushu•com还是说我带人了?”
但被带去见古鹊界可就不一样了,只需要古鹊界一个人站在他面前,他就根本没有任何逃脱的可能性!
这时候伊水也将传奇和他的女人给捆在一起,慢慢走到徐云和法亚努的旁边。
“好。”伊水真的很感谢徐云。
她是个自尊心很强大的人,所以她不希望被别人看低和看弱。
“那两个人就交给你了。”伊水指了指传奇和他的女人,传山死了,这两个是唯一能够清晰的讲出传山那些非法勾当的人。
徐云一脸不屑的看着法亚努:“拜托你能不能搞清楚你自己现在的处境,现在我想怎么处置你就怎么处置你,你以为你还有选择的权利?”
他就是认为若非自己被伊水耗尽了体力,自己一定还有机会和徐云对抗呢。
但这一刻她却并没有因为徐云的提议而感到自己被看低,徐云说的没错,这事情容不得她大意对待!
“你没有权力带我离开华夏!”法亚努瞪着徐云,这个时候和徐云讲权力了?
不过法亚努不会去争辩这个,虽然伊水和他是对立的,但他仍然把伊水看作是“自己人”,他即便成为阶下囚,也一样不想和-图-书看到伊水内心去自责自己!
只要有了时间,他就有的是机会逃脱。
“你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徐云懒得和他争辩:“但现在你还是乖乖闭嘴吧,想想见到古校长的时候如何认错吧。”
“你现在的身体情况可不适合做这件事情。”徐云淡淡道:“为了安全起见,我觉得你还是联系一下其他人,这家伙可狡猾的狠。”
所以伊水觉得传山被法亚努杀掉,有很大一部分原因都是她的原因。
伊水点点头:“我会把他押送回去。”
总体而言,随着国际一体化和国内外经济,政治形势复杂化,外国人在华违法犯罪呈现出作案数量多、犯罪行为重的发展趋势。
“少说这些没用的话。”法亚努重重的哼了一声:“你明知道,我之前早已经被伊水消耗了大量的体力……”
外国人在华夏违法犯罪作为一种消极社会现象具有一定特殊性,应该引起华夏警方的高度重视。
法亚努现在并不害怕自己被华夏方面抓捕,因为一旦被华夏方面抓捕,他就可以提出各种申诉,可以利用规矩和形式的那种墨迹,给自己争取到时间。
法亚努是不甘心,一点都不甘心!
但事已至此,她也没有什么www.hetushu.com补救的措施和办法,说抱歉也毫无意义,她内心的抱歉也只能是她自己才能体会到的。
说完,徐云还看了看身旁,自言自语着:“没有人啊,是我有白内障还是你有老花眼?”
外国人在华夏的违法犯罪活动是极为复杂,不仅涉及国内法,而且涉及国际法和国际条约。
“你以为你是谁?你有华夏的合法签证吗?没有!你有华夏的合法居住证明吗?没有!你有华夏的身份证吗?没有!”徐云道:“别拿‘这里是华夏’当你的挡箭牌!你以为你有个外籍身份,在华夏犯罪就能用这个身份开脱吗?”
“跟我说谢谢就太客气了。”徐云笑了笑:“虽然我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但我能肯定,这家伙原本是要对付我的,是你的出现才把他的计划打乱了。”
“我做这些并不是为了你们猎人学校。”徐云笑了笑:“可事情巧合了,如果不是这件事情,也不会牵扯出你们猎人学校的这个叛徒,既然牵扯上了,那我就不会放过他……无论他是否是你们的叛徒。”
“赢我这种情况的人,你还能有成就感吗?”法亚努的语气很是不屑:“如果我们正大光明的一对一,你未必是我对手。”
伊水皱了皱眉hetushu.com头,如果是平日,她肯定会拒绝。
“如果我一开始对付的人就是你,现在你早就不会站在我面前了。”法亚努怒道:“现在你早就是一个死人了,你真应该好好去谢谢伊水,如果不是伊水,你不可能赢我!”
与华夏公民违法犯罪案件相比,外籍人员违法犯罪的动机和案件类型有所不同,这从不同国家人员在触犯不同的法律规定上有所反映。认清他们的特点和规律对在办案中对症下药,区别对待以及及时打击和预防具有现实意义。
这就是两者之间最大的差别吧。
带着这样一个人的确没有什么地方能去,伊水确实需要徐云给她提供的这个地方等待支援。
“那你又有什么权力在华夏作恶呢。”徐云反问道:“法亚努,你这种人我见多了,我知道你会利用华夏的一些规则给你自己找到逃走的机会,所以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
“谢谢你。”伊水看了徐云一眼:“我会把事情告诉校长的,相信校长也会非常感谢你所做的一切。”
看到伊水之后,法亚努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徐云知道猎人学校的规矩,不是猎人学校的人是不准许去猎人学校的。所以徐云这么说,也做好了被谢绝的准备。
这就导致同一案件hetushu.com的主体和客体还可能关系到多个国籍,国家和地区。
伊水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
无论这种想法是否是他自己一厢情愿,他都不会承认自己会败给徐云!
法亚努挣扎了一下,胸口的剧痛让他放弃了逃跑,他心里很清楚,自己没有机会了。
“你以为你能带我离开华夏?”法亚努瞪眼道。
虽然伊水有信心自己把人押送回去,可华夏距离猎人学校所在的太平洋岛屿有很长的路途,万一有一点意外情况,她都将会后悔一生的。
“现在你也没地方可去,就先带他去我那个房子吧。”徐云道:“他也没什么反抗的能力了,只要提高警惕,他没有逃走的机会。那地方安静,不会惊扰旁人。”
所以这是很多外籍人觉得有恃无恐的。
“以后你来华夏,无论是任何事情需要帮忙都可以找我。”徐云道:“不需要把我当外人,就当我是朋友。毕竟步飞梵那小子也叫我一声干爹呢。”
伊水对传山的死也感觉很抱歉,毕竟法亚努动杀机是因为鄂源的事情,这事情是伊水说出来的。
如果不是因为伊水说了关于鄂源的事情,如果传山跟鄂源现在受伤没什么关系,法亚努还真不会动杀机。
法亚努冷笑一声,看着徐云的安慰,很是不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