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六季 炎龙无双

第271章 小木屋

林歌在外面看着他,一直等他弄好了一切进屋去生火。
只要用配套的刮匙或是小刀快速地垂直刮擦其表面,就能刮下一些碎屑来,后者会在空气中迅速自燃,成为拥有近三千摄氏度高温的火种,大颗粒的碎屑能够直接点燃纸张。
林歌愣了一下:“什么?”
这地方的人可没功夫去学习华夏的语言。
九千修点点头,走向小木屋的角落,在一堆乱七八糟的杂物下面找出那个带着血迹的求生包,在里面找到了纱布绷带递给了徐云。
九千修默默低下头:“救我的人是她父亲,只有她父亲能命令我,我对她没有什么义务。”
“你……”林歌真想直接一脚就跺脚过去。
但凡九千修当时能实在一些,能诚心诚意的在江湖上交几个朋友,地下世界里的方方面面都肯定会给他做出让道的。
徐云知道,对方一定就是九千修,而且他能听得懂徐云的意思,徐云把他听到的那些恐惧声音告诉他事实,他是不会想要去见那头怪物巨熊的,在这种压力下,他会承认的。
徐云把顾绮娅直接抱起来进木屋,九千修把东西收拾好,然后在木屋下侧的地方打开一个小门,掏出了一些干柴出来。
hetushu•com“这东西你都有?这荒郊野外的可没有地方卖吧?”林歌看到打火棒,反问道:“哪来的?”
徐云迅速的将顾绮娅的脚踝固定,虽然这不是什么大伤,但是不好好处理还是会留下后遗症的。
没等顾绮娅说明来意,徐云对九千修说:“绮娅的脚刚才因为那巨熊受伤了,九老先生,我相信你往这里跑,肯定这里有能栖身的地方吧?不如你带我们找个能够栖身的地方,我先帮她看看脚踝的伤,然后我们慢慢聊。”
九千修没有理会林歌,他对林歌几乎没有什么好印象。
顾绮娅看着徐云给自己处理,心里一阵感动,只是心理作用也让她感觉自己的脚踝一点都不疼了呢。
九千修皱了皱眉头:“你们找我有什么事情。”
好在九千修接下来的话,才让林歌控制住了情绪:“既然在我面前出情况,看在顾先生的面子上,我也不可能不出手相救……松林深处我有一个小木屋,去那里吧。”
不然他也不至于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了吧。
“鸽子,带他上路。”徐云没有给对方考虑的时间,直接对林歌道。
九千修用匕首抹擦打火棒,让碎屑落入事先准和图书备好的引火物当中,迅速生起一堆熊熊的篝火,他也不急不慢的开始放干柴,很快就堆起了火堆。
毕竟九千修虽是一个邪才,但是做的事情却都是坑蒙拐骗,他这点能耐几乎没有用在正事儿上,全部都让他糟蹋在了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上面。
到地方了,九千修示意。
“别以为我是在唬你,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徐云道:“宁可错杀,不可放过。顾绮娅已经告诉过你了,我们是有非常重要的事情才会来这个地方找你的,所以我们会不择手段的。”
徐云见木屋里有两块合适的木板,就给顾绮娅固定在了脚踝处,然后问九千修:“既然是野外求生包,里面应该有纱布绷带什么的吧?”
九千修看得出来,他们没有撒谎,而且他们的确没必要骗他,他也的确自己听到了那恐怖的叫声,也感受到了大熊湖冰面的震动,绝对不是一般北极熊搞出来的震动。
打火棒应该是当今最便捷和安全可靠的一种野外取火工具了吧,是一根镁合金棒,本身接触火源时不会燃烧,也不怕潮湿,在这冰天雪地里也没有关系。
“你不是问我打火棒是哪来的吗。”九千修道m.hetushu.com:“捡的,捡了一个野外求生包,可能是一些找刺激的有钱人丢的吧。”
“捡的。”九千修突然道。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九千修看着林歌,似乎没有回答他问题的意思。
林歌还在对刚才的事情有些不爽呢:“找你什么事儿?当然是把你拉去喂熊啊!你这家伙做事实在是有些太不厚道了啊。”
九千修说完,就示意狗儿准备拉雪橇。
“我承认!”九千修终于开口了!地地道道的中文,刚才居然还叽里呱啦的装作听不懂他们说话的样子。
林歌无语:“我们有必要骗你吗?不相信的话就跟我们一起去看看,我们来的时候可不是走着,我们有两辆雪狼雪地车呢!都因为那畜生给我们废了!我的车停在外面没有上湖面。”
九千修掏出了匕首,林歌警惕的看着他,这时候九千修又拿出了打火棒。
两只阿拉斯加犬知道自己不会被吃了,默默的开始拉起雪橇来,顾绮娅也终于能坐下来揉一下自己的脚踝了。
顾绮娅瞬间喜出望外!在这种地方能说出中文的还能不是九千修吗!虽然全世界都在说华夏话,把学会华夏语当作是一种时尚和潮流,但是这里可不是什和_图_书么发达的地方。
“你的鼻子……这是你自己伪装的吧?”顾绮娅道:“你都来这种地方了,竟然还要伪装自己?把自己变成别人的样子就那么好玩吗?”
林歌也威逼道:“如果你以为我们会担心错杀,那可就错了,我们为来这里付出的代价可是足够大的,刚才都差点死在一头变异的北极熊手里。”
“……”一阵沉默,九千修没有说话。
“你们说,你们看到了巨熊……那是真的吗?”九千修一边生火一边问道,他在这里生活的时间长了,各种技巧都熟悉。
徐云直接把顾绮娅扶着上了雪橇上面。
林歌直接把人在地上拖起来。
可九千修却似乎停不下嘴巴了:“求生包上面有血迹,我闻过,是人血的味道,估计主人是遭到了北极狼或者是北极熊的攻击吧,应该已经死掉了。”
“这还差不多,做人就是应该得讲究一些。”林歌看了九千修一眼,他可不知道,九千修年轻的时候,那可是一直都带着“不讲究”的帽子,贴着“不实在”的标签。
毕竟他九千修可不是什么吃素的,易容的本事是独步江湖的能耐。
“九叔,你刚才为什么不承认!”顾绮娅瞪眼看着九千修:“我都告诉过你我是谁m.hetushu.com了!你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林歌转头看向了徐云和顾绮娅,他才懒得知道这些故事呢,有些人被袭击林歌也觉得是活该,不好好生活在自己的城市,非要来这些动物的地盘招惹人家,被咬死都是活该!
就这样,他们在松林里面走了大约半个多小时,终于在黑暗中看到了小木屋,这时候天色已经彻底的昏暗了下来。
九千修看了顾绮娅一眼:“我只是不想被人打扰。”
林歌无语,这家伙回答问题也太迟疑了,搞的他都忘记他问过他了,反正这也不是什么重要的问题。
徐云已经把顾绮娅放在了小木屋的木板床上帮她看脚。
九千修没有理会顾绮娅的话,小心翼翼的站起身来:“你带了两个外人,如果只是你自己,或者是你的父亲,我都没有隐瞒的必要。”
“他们不是外人,如果是外人的话,我肯定不会带着他们来了。”顾绮娅道:“九叔,相信,我是不会出卖你的。我也从未做过任何让你不舒服的事情吧?”
“你这老头也太小气了吧!”林歌有些生气了:“你的事儿顾小姐可是跟我们说过,若不是因为人家顾小姐的父亲,你现在早死了,她现在需要你帮助,受伤了,让你安排个地方都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