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六季 炎龙无双

第290章 内疚的九老

“不用了。”九千修摇了摇头:“我不打算再回去了。”
“当初你父亲对我是那么的信任。”九千修惆怅道:“就因为我手上有这么点本事,在一些事情上给予了他一些帮助,他对我……对我……”
或者是……痛恨?
而且他还纠结,自己为什么要知道那些事情,如果他知道了,他会不会对九千修有其他的看法。
这是九千修自己的选择,顾绮娅虽然不明白他是怎么想的,但是也会去尊重九千修的决定,或许他就是这样一个人。
当年的第一大家族云家的云柳琰都被他折服,女帝左冷月也拜倒在他身边对他崇拜的五体投地,这样的一个人物还能如何去形容呢?
“过去的事情就过去吧。”徐云表现的很平静:“即便是有什么,事情都过去那么多年,也没必要再追究了。”
“虽然我对我父亲几乎没有什么了解,但是我相信他应该是一个聪明人。”徐云道:“我想,一个聪明人肯定不至于做出愚蠢的事情吧?如果他选择了信任你,那也是他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
若是徐云去追究那些事情,根本就毫无意义可言。
稍微调整了一下情绪之后,才继续开口:“他和_图_书对我,绝对做到了没齿之恩。曾经我得罪过那么多人,若不是因为你父亲,我恐怕早就尸骨无存了,他愿意给我平一些事……”
“歪打正着吧。这也是一种命运的安排。”徐云淡淡道。
徐云微微一笑,不再说话。
林歌点点头:“也是,那地方现在也不安全了,现在这生态被破坏的严重,那地方又都是攻击性强的动物,碰到变异的真没法儿活了。”
“你父亲的那些好朋友……每一个人都说过,我是一个不可交的人,我是一个不可靠的人,我是一个完全无法信任的人……但是……呼……”
汽车长途奔袭了大半个加拿大,油桶里的备用汽油都用光了之后,徐云他们才终于来到了南部较为繁华的城市,加油,补给,一堆事情解决后,几个人才算是彻底身心放松下来。
顾绮娅道:“九叔,其实很多事情如果说出来,会让自己轻松很多,我们虽然不知道你们上一代人发生过什么,但是那些毕竟都是早已经过去的事情了,现在也没什么好追究的了。”
再次上车之后,徐云对九千修道:“九老先生,我们现在或者直接过境去西雅图,或者先去温和*图*书哥华,你也很久没见过顾老了吧?”
说到这里,九千修如鲠在喉。
只要九千修愿意帮忙,多等一天也没有关系,这想法也是徐云的想法,所以徐云才会询问九千修的意思。
九千修苦笑一声:“因果循环,该还的一定要还……我欠你父亲的,在你身上还了,也算是老天爷对我眷恋,给我一个救赎自己的机会。”
“不,我欠你们徐家太多了。”九千修摇了摇头。
这渊源还真的是大了去了。
“不……不……他信任我就是一个错误……因为我根本不是一个值得相信的人。”九千修摇着头,内心自责,挣扎,各种情绪都有,但更多的是懊恼。
能用得上出卖,这话实在是有些令徐云震惊了。
徐云没有说话,他在等待九千修说。
那些过眼云烟对于徐云而言其实并不重要,毕竟那都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了,甚至是一些徐云尚未出生之前的事情。
“不见一面多遗憾啊。”林歌也不能理解:“这里距离温哥华不远了,我们也无所谓耽误一天时间,早就不着急了。”
“到时候九叔若是想去的话,那我们就去。”顾绮娅道:“如果九叔觉得不方便,那我就送你回http://m.hetushu.com去。”
“那时候,好多人都说过要除掉我……”九千修说完看了林歌一眼:“你师父的刀都已经架在了我的脖子上,呵呵……陆玄机当年是何等的冲动,他教出来的孩子,真的跟他是一个样子啊。”
九千修突然做了一个深呼吸,再次试图调整自己的情绪。
“是啊,我应该谢谢你们的。”九千修道:“如果不是你们,我若碰上那头巨熊,恐怕也只有被他拍碎了生吞的下场。”
“那也是因为你帮过他。”徐云道:“这算不上什么吧,任何人也不会对帮助过自己的人见死不救吧。”
九千修没说话,或许是他还没想好,也或许是他觉得见面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拘束了反而更让人觉得别扭。
徐云愣了一下:“九老先生这话怎么讲,您不欠我们什么,何来还债一说。”
九千修仍然是摇了摇头。
九千修苦笑着摇摇头:“徐云,你根本不知道我当初做的那都叫什么事儿。”
这都是徐云不敢保证的,无论怎么样,父亲都是父亲,哪怕是自己的父亲对自己没有做过任何事情,没有过任何的付出,但毕竟也是父亲,这一点是徐云永远无法否认的。
林歌表和-图-书面上虽然平静的开着车,但心里的好奇心却已经爆棚了,这里面居然还有陆老头子的事情呢?
“这次的事情若是没有你的帮忙,我们肯定没那么容易解决,是我们欠你的人情。”林歌跟着徐云的话道:“之前我对你态度不好,抱歉了九老。”
九千修摇了摇头:“直接去西雅图吧,顾先生那边……已经很久没见面了,不见……也罢。”
徐云没有说话,看着九千修,希望他能继续开口说点什么。
听到命运,九千修感慨万千:“是啊,命运真的是不可思议……我也没想到在自己有生之年会碰到你,还会帮到你……命运啊,真的是命运啊,命运让我还债。”
徐云对父亲并不了解,但是在张太岁和王逸,甚至是在万狂啸的口中,他听说过太多父亲的辉煌。
“你真不愧是你父亲的儿子,你和他一样的大度。”九千修叹息道:“我第一次做了对不起他的事时,他也是那么说的……如果不是他站出来说话,我也不会有机会再一次出卖他……我当时……当时就是一个为了钱,什么事情都会去做的小人……”
如果九千修只是说认识父亲,这一点徐云或许还不会觉得有什么好诧异的,毕竟http://m•hetushu.com父亲曾经也是叱咤风云的人物,但凡是在社会上有一定地位和名望的人,说认识他父亲他完全不会觉得奇怪。
林歌也安安静静的开车,他也很好奇九千修的过去,他和上一代人的那些事情,实在是让他想多知道一些。
九千修并不知道自己所生活的地方出现了那么一头巨熊。
“那好,那我们就直接去西雅图。”徐云道:“等事情做完了,如果你想去见顾老的话,那就让顾绮娅带你去。”
就那么说吧,徐云父亲所在的那个年代,如果他说自己是第二人,就没有人敢说自己是第一人。
“鸽子说的对,九老先生,我们的确是要对你说声抱歉。”徐云道:“之前态度不好也是形势所迫,希望你能理解。”
徐云心中何尝不好奇,但他又不知道应该如何开口问。
徐云愣了一下,九千修提起他父亲的时候,脸色显得特别难看。
九千修沉默了一阵才开口:“徐云……我和你的父亲虽然谈不上是什么八拜之交的好友,但也算的上是朋友,而且他对我很好,帮过我,照顾过我,甚至还救过我……可是我却出卖过他。”
顾绮娅知道他心里肯定有很多话也一直都在忍着,他想说,却不知道如何对徐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