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六季 炎龙无双

第293章 活着的意义

汽车一路向南,用不了三百公里的路程他们就能到达两国的通关处,顾绮娅提前打电话安排了人去通关处疏通关系。
或许是人心中的那份救赎得到解脱以后,就会变得无欲无求,就会变得生无可恋,就会变得再也没有什么追求了吧。
“虽然我不了解左阿姨,但我敢说,就她那脾气,虽然事情过去那么多年,她也一样会灭了你的。”林歌有些不解道:“你为了活命逃那么多年,都跟北极熊生活在一起了,现在舍得死吗?”
左冷月会做出什么样子的事情来是九千修没有办法断言的。
“我对我父亲的了解,几乎为零。这是我唯一能够告诉你的。”徐云道:“我的记忆里也可以说是完全没有他的存在,不只是他,还有我母亲,我的记忆里没有他们的存在,确切的说,只属于我自己的记忆完全一点都没有。”
“不,你有的是机会偿还。”林歌道:“只要这次你好好的帮我们,就算是你的偿还了,哥,我说的对吧?”
“如果这是你自己的选择,我们尊重你。”徐云淡淡道:“但我希望你做任何选择之前都考虑好,我能说的只有一点,我不会追究你任何事情,但是我敢保证,左冷月和-图-书是绝对不可能放过你的。”
“这么多年,我的内心一直都很挣扎,我活着原本就是上天对我的惩罚。”九千修道:“如果我能帮助到你,如果我能为你做一件事情,我这么多年的罪恶才能得到解脱,那样我死的才安心。”
“那你何必要这么做。”徐云追问道:“事情过去那么多年,我相信她也没有当年的那些怨气了,只要你继续生活在一个安静的地方,她应该不会再去主动找你了。”
九千修点了点头:“是……”
“怕死的人有很多,但是死了的数不胜数。”林歌回头扔了一句话。
九千修长叹一声:“谁说不是呢,我能活下来真的是一个奇迹,真的……我每一天都再想,为什么我居然会活了下来?难道是上天看我那么怕死,所以就给了我机会吗?”
“你背叛了我父亲就等于是背叛了所有人。”徐云道:“你还能活下来,也真的是一种奇迹。”
徐云一直都没去问九千修究竟如何出卖了自己的父亲,他不是不想知道,只是担心自己一旦知道,会对九千修有太深的隔阂,这是不利于他们之间的合作的,所以徐云一直没有过问这个话题。
“一定是这样和-图-书子,一开始我不敢相信,但现在我越来越确定了,我会活到现在,就是因为你,就是因为我对你有用。”九千修道:“因为我对你有用,所以老天爷让我活下来赎罪,只要我把我该做的事情做了,我死也能死的瞑目了。”
“那就麻烦了。”徐云淡淡道。
九千修点点头:“是啊,这根本不是上天给我机会,上天让我活到现在,就是因为命中注定我会对你有用!”
“张太岁?”九千修试探性的问道。
对于九千修的想法,林歌和顾绮娅也都纷纷表示无法理解。
“我人生最初的记忆只有老太岁,然后……就是属于我自己的生活了。”徐云道,关于神龙大队的那些事情可不是能够拿出来分享的。
“你能这样想,我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了。”徐云摇摇头。
车里没有人说话,开出去好几分钟之后,徐云才缓缓开口了。
“九老先生,或许你的事情对于他们而言算不上是什么太大的事情。”徐云道:“我说过我不会追究那些过去的事情,你也不必多打听了吧。”
这样虽然算不上什么皆大欢喜,但也算是不错的情况了吧,至少大家之间的关系并没有特别的僵硬,这对于m.hetushu.com他们来说已经是非常非常不错的情况了。
“如果是那样子的话,我就真的欠你们徐家人太多太多了。”九千修苦笑一声:“真的欠了太多,根本就没有办法偿还……”
九千修摇摇头:“不舍得。”
林歌已经这么说了,他也愿意顺着这个话去回答:“九老先生,如果你真的觉得对我父亲有亏欠,希望这次你能够好好的帮助我们,这就算你对他的弥补了。”
九千修肯定道:“一定是这样的,我一定要帮你完成你需要我做的事情……然后我就去找左冷月!”
“我不是那个意思。”九千修道:“我知道张太岁是你父亲很好的朋友,很多事情他都会帮你父亲出谋划策,而你父亲对他的建议也很尊重,他们是惺惺相惜的挚友,我是一个该死之人……张太岁多次提醒过你父亲要提防我,可你父亲仍然选择了相信我。”
“华夏除了他老人家之外,谁还敢称太岁爷?”徐云反问。
九千修沉默了,他真不知道自己问出的居然是一个如此愚蠢的问题。
“你的选择注定会让你成为孤身一人。”徐云道:“其实我很不能理解,以你的性格,怎么可能会和他们认识?怎么可能会成为我父亲和图书的朋友……怎么会……说真的,我实在有些想不明白。”
九千修点点头:“相信我,我定然会全力以赴的,绝对不会让你失望。”
徐云愣了一下,九千修居然冒出这样一句,这可不是他的风格。
九千修点点头,沉默了片刻:“你是张太岁带大的,他没有跟你说过什么关于我的事情吗。”
徐云不能理解九千修的内心世界,也不想去理解,他现在什么都不想多了解,他只希望九千修能把林歌完美复制成传奇的脸,这样子就足够了。
九千修惭愧的低下头:“是啊,他们每一个人都很义气,但我却是一个性格和他们格格不入的人,我从未把什么信义这些东西放在心上过,关于这一点,你父亲也说过我很多次,我也知道我自己所犯下的错……可我就是这样一个人,改不掉,无论怎么样都改不掉。”
“那说明老太岁看人比我父亲更毒一些。”徐云道:“这说明不了什么。”
“还有一件事情……我不知道应不应该过问。”九千修道:“但我真的有些忍不住……不知道你是不是会介意。”
九千修点点头:“我知道,我当然知道左冷月是不可能放过我的……呵呵,现在还能有一个不会放过我的人,才和*图*书是一直支撑我活下去的动力,如果大家都把我遗忘了,我或许才一点活下去的念头都没有了。”
九千修一直都在用差异的目光看着徐云,很多事情是他不能理解的,但是他相信徐云的话,百分之百的相信徐云的话。
“关于我父亲吗?”徐云似乎猜得到九千修心里究竟是再想些什么。
“是我让你父亲失望了。”九千修惆怅道:“我也欠张太岁的人情,但他离世那么久,我居然都没有去他的墓碑前看他一眼,哎……那些过往的云烟,真的再也回不来了。”
面对这种毫无征兆的决定,车内的三个人都有些震惊,这么惜命的一个人居然会说出这种话来。
传奇肯定是受够了被软禁的滋味,但是他可没有任何其他的选择。
“顾先生也帮过我。”徐云道:“我相信她是可以给与我理解的。”
他们用不了多少时间就能到西雅图了,现在西雅图是什么情况他们还都不知道呢,这一去就是那么多天,也不知道唐米那小子是不是已经等的焦躁不安了呢。
“这样的生活我过够了。”九千修淡淡道:“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还要继续追求这样子的生活,这样的生活绝对不是我想要的……我不想要,真的一点都不想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