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七季 叱咤风云

第011章 杀了他

昆塔愣了一下:“你怎么知道?”
对非洲人来讲,名字并不仅仅是一个符号而已,它是个人在家族历史上地位的体现,有着深刻的内涵。
绝对是一个能动手绝对不逼逼的人种。
说不定这家伙真的就是徐云自己看过那本纪实小说里主人后代的孩子。
“几个亿美金?”昆塔的表情依然有些怀疑。
早期被贩卖到北美的黑人中就有人成功地保留了自己的非洲名字。
昆塔给了手下一个眼神,徐云身后的一个黑人直接掏出身后的匕首就径直走向了徐云。
白人不允许黑人奴隶使用他们自己的名字,主要目的是让他们忘记过去的历史。
即使是在奴隶制下,黑人也在努力把握自己的姓名,认同自己的文化。
徐云点点头,并没有做什么解释,反正解释起来他们也估计够呛能听得懂。
正所谓创伤可制,错名难医。
当然,曾经的人种灾难是可怕的,黑人被贩卖到美洲沦为奴隶,离乡背井,四顾茫茫,举目无亲,财产一无所有,甚至是自由被剥夺,非洲的文化情结被割断,连自己原来的名字也难以保全。
徐云和林歌平日都喜欢看篮球,一听他们提起了“社会瓜”的大名,忍不住和*图*书笑了。
甚至有很多黑人认为,名字是他们人格的重要成分,甚至是他们灵魂的一部分!没有名字的人今生和来世都要被毁掉!
“你们现在难道还不如那打球的混的好?”林歌道:“拜托,人家主业是打美职篮,副业是混黑帮,这都比你们混的好。你们还有脸在这里说?”
眼前这个昆塔那么在乎自己的家族,说明他内心对家族对名称是非常在乎的。
为了使黑人忘记自己的过去和以前的身份,白人首先强制奴隶放弃自己的名字,由主人重新为他们命名,以此标志黑人从前的自我已经死去,新的名字代表新的身份。
“相信我,我太清楚了,但凡是在这个卡洛斯身边的人,都是吸血鬼,寄生虫,都是靠着卡洛斯吃饭活着的!”马特道:“所以他一点用都没有,直接杀了,干脆利索点!”
“当然,我不会骗你的。”马特道:“昆塔,我绝对不会欺骗你的,相信我,只要控制了这个家伙,我们就可以搞到一大笔钱。”
徐云看过一本纪实小说,就是说一个黑人正在西非伐木时被白人绑架,运至弗吉尼亚,主人给他取名托比,而当同伴以此名称呼他时,他http://www.hetushu.com拒绝接受,反复告诉他们自己的名字,并且告诉他们,自己是金特家族的后裔!
“这混蛋还有用!”马特赶紧制止,黑人做事情一向都干净利索。
第一代黑人奴隶及其子女大多由主人命名,从第二代在北美出生的黑人开始,虽然少数奴隶主仍坚持亲自为奴隶的后代命名,但很多人将为奴隶新生儿命名的权利移交给了孩子的父母。
人家是美职篮的球星,虽然是一个最没有好胜心,最没有成绩的球星,但却也是高中时代唯一可以跟天选之子勒布朗一较高低,相互飙分的家伙,天赋异禀啊。
“当然。”马特道:“我保证你有了这笔钱的支持,一定能让金特家族在黑人中的地位提高好几个档次!就算在NBA打球的那个安东尼也会心甘情愿给你提鞋的。”
徐云随口问了一句他是否是西非人,他还真的是西非的,这一切可以说是巧合。
“昆塔,别听他胡说八道。”马特道:“他根本不可能认识安东尼。”
而后有当地德高望重的长者给婴儿起名字,有了名字的小孩才能成为这个家族的成员。取名之后人们还要敬神祭祖,并将孩子抱到祖父的坟前和_图_书认祖。
对于黑人这样一个以口头形式来记述一个人的历史和身份的社会群体而言,新生儿名字的选择较之一个有书面历史的社会群体,意义更为重大。
而且他还将家族的历史以口述的形式传给女儿,他所反复强调的不仅仅是自己的名字,更重要的是自己的文化身份。
昆塔听到林歌的话,瞬间脸上变色:“你认识安东尼?”
非洲黑人对名字极为重视,把名字与命运、荣誉和尊严看作是紧密相关的,名字被看作一个人的根基。新生儿出生几天后要举行割礼的命名仪式。
“昆塔,别理会这个家伙,这家伙没有用。”马特看了徐云一眼,直接摆手道:“杀了他!”
因此,即使是在奴隶制的高压之下,黑人一直在努力保持自己的非洲文化传统,通过取名的方式使自己的非洲文化情结在北美得以延续和发展。
对于黑人这样一个极其重视名字的群体来说,失去自己的名字无疑给他们造成了严重的心理创伤。
“杀了他?”昆塔愣了一下,指着林歌道:“这个华夏人能换得到几亿美金,而这个华夏人就直接杀掉?难道他一分钱都不值吗?”
在仪式上,人们向屋顶倒一罐水,一m.hetushu.com名最年长的妇女将婴儿置于水流下任其啼哭,在哭声中大家送上礼物以示祝贺。
这也不怪他们,毕竟曾沦为黑奴的祖先开始,那些自居高贵的白人就是这么对他们的,稍有不满意就打,就弄残。
白人意识到要使黑人接受被奴役的地位,必须让他们重新认识自己的身份,而给奴隶重新命名是体现主人的权威和令奴隶认清现实的一个重要手段,能够给他人命名是支配权的体现。
名字是一个人身份的重要标志,因而每个民族都赋予其非常重要的内涵,虽然大多数黑人没有什么文化,但对名字的重视却是很多其他人种所没有的。
“这个家伙身上真的能榨出很多钱?”另外一个黑人也开口了,他看起来才是这群家伙的头目。
昆塔虽然有些疑惑,但仍然选择相信马特,毕竟那几个亿美金的诱惑是特别大的。
对于他们而言,失去名字意味着过去的文化传统被割裂,被迫忘记自己在家族历史上的位置,更失去了做人的尊严。
这家伙做事还真绝,林歌差点就因为他这句话上前给他弄死。
虽然非洲黑人命名的习俗彼此之间有所差异,但他们对名字都同样地珍视,所以无论是来自非洲哪个地方的黑人http://www.hetushu.com,失去姓名所带来的精神上的痛苦都是普通人无法忍受的。
“马特!究竟要怎么样,我希望你能尽快给我们一个答复!”一个黑人挺身而出,他不想在被“歧视”了,怒火难忍:“我现在就要宰了这个混蛋!”
“金特家族……你祖辈是西非的吧?”一直没有说话的徐云突然问道。
这是黑人从自由人坠入被奴役过程中难以承受的精神压迫。
所以他们的骨子里面就有这么一份暴力,从娘胎里面就带着这样一份东西,说动手就动手,绝不含糊。
“当然认识啊。”林歌道:“他当年在丹佛的时候,我还觉得他打球挺厉害的,来到纽约之后真的是越来越烂了,难不成只顾着混黑了,所以没有什么求胜欲望了?”
徐云见过命名仪式。
西非的约鲁巴人的名字往往由多个音节组成,每个音节都代表一定的意思,一个名字可能是一个词组甚至是一个句子,子女的名字中代表着父母的希望。
这一方面是由于黑人奴隶数量的增多,尤其是规模较大的种植园,主人没有太多的精力为新生奴隶取名,另一方面是奴隶自己争取的结果,因为他们把为自己的子女命名视为一种重要的权利。
使其在精神上承受了巨大的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