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七季 叱咤风云

第046章 愤怒的鲍德温

哥伦比国的武装冲突整整持续了五十年啊!
鲍德温点点头:“去吧,你永远都能帮我做出最好的安排,我最爱的人。”
娜塔莎等鲍德温恼怒的挂掉电话之后,才上前轻抚他的胸膛:“老板,没有必要因为这种事情气坏了身体,这个情况我们早就知道了,这是一定会引发的,毕竟纽约养活的都是一群贪婪的家伙。”
“你说的没错。”
“老板能这么说,那么我所做的一切就都是值得的。”娜塔莎亲吻了鲍德温一下:“我去安排飞机。”
“老板,我只是想提醒你,这个卡洛斯虽然是一个值得欣赏的人,但同时也是一个我们不得不防的人。”娜塔莎道:“他能搞出这么大的动静来,就说明他有不一般的能耐哦。”
当考特尼的身影消逝在夜色中时,那些围追堵截者也都气喘吁吁的坐在了地上,脸上都是怨恨!
娜塔莎笑着道:“我就是老板的资产,只要老板还不想把我扔掉,我就随时陪在老板的身边。”
娜塔莎转身离开,身影飘逸的离开,鲍德温都看的痴迷了,他真的被这个女人给迷住了,这是不可否认的。
“老板,一切仍然都在您的掌控之中,任凭他们去闹和图书,去折腾,都毫无意义。”娜塔莎笑着道:“纽约依然是你的,世界依然是你的。”
哥伦比国的政府,还有各种准军事组织,数不清楚的贩毒组织,还有各种各样的游击队组织……
他自己都挺纳闷的,真怀疑是阎王爷对他这条命没兴趣,若不然为什么每次都会把他扔回来呢?
娜塔莎微微一笑点点头。
考特尼在哥伦比国的日子里,身边只有毒品和内乱。
“没有人敢动摇您的地位,这才是最重要的呢。”娜塔莎的话让鲍德温心里很舒服:“我现在就去安排,我们用最快的速度出发,老板现在肯定对这个卡洛斯很有兴趣的吧?”
考特尼这条命早就“死”过很多次了。
当他确定逃出危险之后,第一时间就打电话通知了鲍德温。
他把自己的遭遇告诉了鲍德温,鲍德温听到之后大怒,这一切都来的太突然也太快了,虽然他清楚卡洛斯不断的加钱早晚会把所有人的怒火都烧起来,但是这些家伙爆发的也太快了一点吧!
“不会的,我就算扔掉整个纽约,都不可能抛弃你的。”鲍德温这话说的都是心理话。
进一步和平努力在进入二十一世纪的时候崩解www.hetushu.com!考特尼就是这个时候开始跟鲍德温混生活的。
娜塔莎微微一笑:“他能把纽约弄出这么大的动静,而且只不过是多花了一点点美元而已,并非是因为钱的原因,而是他的心里计谋,让那些家伙觉得对您一而再三的容忍,不得不爆发了。”
“也应该您出面了。”娜塔莎道:“这些家伙平日里或许对考特尼还有所畏惧,但是真正的到了关键时刻,他们还是不会把考特尼放在眼里的,在纽约,他们唯一畏惧的人是你。”
考特尼更是对这些完全没有感觉了,就好比现在那么多人追击他,他却一点恐惧感都没有,他只知道自己需要做的就是不停地逃走,只要逃走就好,什么事儿都没有。
纽约黑帮的这次爆发让考特尼感觉到了危机,当所有人都爆发的时候,哪怕是鲍德温的实力也很难控制的,这是考特尼最担心的一个问题了。
“这就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娜塔莎道:“我很欣赏这种人,我相信这种人和我们合作,一定会更加愉快的。”
自从他跟了鲍德温,就算是彻底生活在了世界上冲突最激烈的地方之一!
上百个人居然没有抓住一个hetushu.com考特尼!让这家伙在他们的眼皮底下逃走了,这算什么事!
进入二十一世纪的时候,革命军绑架法国裔哥伦比国人,这位女总统候选人在丛林遭挟持超过六年后,成为这场冲突的国际象征。燕京举办奥运会的时候她才成功获得军方营救呢。
常年混在刀口舔血日子里的人,根本是不会在乎自己这条命的,考特尼是那种真的不怕死的,任何人只要接触的死亡多了,对死亡都不会有感觉的。
鲍德温低头沉默了片刻。
鲍德温让考特尼先找地方藏起来,不要让别人抓住他,那样他也保不住他。
考特尼一路狂奔,逃跑的技能对于他来说太不陌生了,要知道他可是在哥伦比国迅速成长了十年。
“是我……”鲍德温点点头,的确如此,他才是纽约之王!
“如果这个人能为我所用,和我合作,成为朋友,那我自然是开心。”鲍德温道:“但是若不能成为朋友,那我就只能是忍痛割爱了。”
对自己的怨恨,对其他人的怨恨!
鲍德温做了个深呼吸:“我知道这一切都会发生的,我也清楚这种结果是正常的,但是……这群家伙也未免行动太快了吧!他们居然可以做到不和-图-书约而同的对我的人动手?”
考特尼的印象里,哥伦比国的绝大部分人都混了黑人和土著血统。不过越是社会上层的人混血越少。
这些单位多少年了,一直都是互相攻伐不休!考特尼就是在这种环境下的各种各样的冲突中成长,绑架人质,走私毒品,对平民发动恐怖袭击……
鲍德温决定连夜动身前往纽约!
鲍德温点点头。
当时那些种种恐怖的遭遇已经成为哥伦比国平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大家都习以为常。
只不过现在考特尼早就不在哥伦比国混了,他在哥伦比国混的那十年,是哥伦比国很乱很乱的十年!
他接触过的高官,高管,文化人士里百分之九十九完全是欧洲长相,而街头乞讨卖艺的有色人种血统明显多得多。或许这也算是一种阶级固化的表现。
“何止是有兴趣,我对他都有点佩服了。好大的魄力。当初我和他父亲合作,也是因为他父亲有很大的魄力。”鲍德温道:“但是现在没有想到,他的魄力居然比他的父亲还要大!”
“老板,这就是利益的驱使啊。”娜塔莎笑了笑:“他们若是不这样做才奇怪了呢,老板,这没有什么,真的没有什么,很正常的事情。”
和图书对于他这种已经什么都不缺少的人而言,一个能够说话让他宽心的女人,才是他最最最需要的啊!
鲍德温哈哈的大笑了几声,心情舒服了很多:“没错,你说的没错!娜塔莎,无论是什么时候,你都让我心宽,我现在身边可以没有任何人和任何资产,但是唯独不能没有你。”
考特尼点点头,只要他想跑,纽约能抓住他的人还真恐怕没有几个。
“这些家伙真的是想死了。”鲍德温道。
鲍德温尽量让自己的心情平息下来:“我们现在就准备去纽约。”
城市的狂奔和追击整整持续了一个小时!
在后来革命军领袖遭击毙,新和谈展开,去年才再次最终停火,解除了武装协议,看起来似乎是更全面和平协议的前奏。
“他身边的那个肉盾可绝对不是考特尼的对手。”鲍德温道:“他就想靠着一个肉盾的保护就在纽约横行,那是不可能的。”
考特尼是在哥伦比国首个和平谈话的时候出生的,当时的保守派在双方停火下与革命军展开和平会谈。只可惜后来会谈破裂,原因为右翼准军事部队成员暗杀来自与革命军结盟政党的总统候选人。
即便是无法逃走,那也无所谓啊,被抓住了就是一个死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