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七季 叱咤风云

第054章 论踢球的能力

“华夏足球那么臭是因为体制问题,是因为那群控制着华夏足球的狗东西们。成长必须塞钱,不作球没法混。”林歌道:“哪个国家若是有这么一群垃圾控制着足球,足球也不可能成长起来!”
“你们的确是赢了高丽,但是……输多赢少,恐怕也没什么好吹的吧?”考特尼在旁边冷嘲热讽道:“十几亿人的泱泱大国,居然连十几个会踢足球的人都找不到,还好意思说踢皮球的能力屈指可数?皮球和足球有什么区别?”
“这种事情有什么好谦让的!”鲍德温这就更不能理解了。
多做多错,少做少错,不做不错。
鲍德温和娜塔莎都愣住了,但很快就都强装镇定。
这三句金言是多少华夏年轻人刚刚进入工作岗位的时候,得到对自己欣赏有加的老油条的忠言啊。
林歌摇着头道:“鲍德温先生,你很不诚实啊,虽然你和别人的生意我没有权利过问,但你这样欺骗我,恐怕也是不好的吧?生意人讲究的是以诚为本呢。”
虽然每一个人都明白要勇于担当的道理,可是很多责任一担起来那就死定了,倒不如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很多东西糊弄糊弄也就过去了,能踢开一个皮球就踢www•hetushu•com开一个皮球。
更加的不可能在鲍德温这一点上牵扯出华夏其他那些贪吃蛇。
“那不是说明‘有关部门’的力量更大吗?”鲍德温诧异道:“这若是交给‘有关部门’来调查的话,那会更快的解决问题,更快的查到传山的钱转移到洛杉矶的事实啊,我说的没错啊。”
“不知道你是从什么地方看出来我欺骗你了?”鲍德温不解的问道。
“愿闻其详。”鲍德温也笑了笑。
甚至是说,给有关单位十年时间,他们都不可能根据传山的事情牵扯出鲍德温。
一旦涉及很多方面,人们就会害怕承担责任。
林歌摇摇头,说了一句实话:“你也知道华夏有一个部门叫‘有关部门’啊,你放心,这个有关部门基本上是不做实际事情的部门,做的都是接盘,背锅,有什么事情没地方推卸了才会抬出有关部门,所以,但凡是交给有关部门做的事情,基本上都是成不了事儿的。”
鲍德温来了新的“生意”,而找他做生意的一定是华夏人,因为徐云听到了赫连先生这四个字。
娜塔莎却摇摇头:“华夏各单位体制之间虽然都有联系,但是最令人匪夷所思的一和_图_书点是,一旦牵扯‘有关部门’的事情就是需要各部门协调配合完成,但是各部门之间就喜欢相互谦让。”
“鲍德温先生,你若是有事情就尽管去忙你的。”林歌道:“你不说我也能猜的出来,肯定是有大事情找上门儿了,若不然你身边这么能干的一个助手在,她就能给你解决了……呵呵,现在要鲍德温先生亲自出面,要洗的钱肯定不在我的数目之下啊。”
鲍德温却道:“关于你父亲传山的事情我很抱歉,但我不得不再次提醒你这件事情,你父亲的死必然会有华夏方面的介入,一旦华夏方面介入了这件事情,那就有些麻烦了。华夏有关部门有可能会追查到洛杉矶,到时候你再转移这笔钱,可能就有些晚了吧?”
鲍德温点点头,示意娜塔莎他知道了,娜塔莎便继续站在鲍德温的身后了。
林歌瞪了考特尼一眼:“区别大了!”
这个源于南匈奴,出自东晋十六国时期铁弗部的复姓是不可能出现在外国的。
对方沉默不语了。
娜塔莎笑了笑:“老板,卡洛斯先生所谓的有关部门并非是一个部门,在华夏,如果只是交给公安部门做的事情,那会说明是交给公安和-图-书部门,只交给政法部门做的事情也会说明是政法部门,一旦说是有关部门,可能就是牵扯这个事情的所有部门一起来解决这个问题。”
“不是这方面的生意。”鲍德温笑了笑。
“鲍德温先生,你也别怪我,就现在来说,我已经不着急了,真的不着急了。”林歌道:“这又不是华夏过来的钱,早一天转移和晚一天转移没什么区别。”
“相互谦让?你说的可真好听。”林歌笑了笑:“这在我们华夏叫做‘踢皮球’!”
娜塔莎摇摇头,她只能解释到这个地方,再往下那些深奥的东西她自己都没有办法理解了。
若不是因为现在的任务需求,林歌还真不好意思把体制里那点破事儿给点破呢。
华夏还好意思说踢球?被乌兹别克干了个二比零,对卡塔尔也没进球,最近除了把高丽棒子弄了个一比零值得骄傲,随后就被伊朗这么一个多少年都出于战乱的国家踢了个一比零……华夏人还好意思说踢球?
可以说,这三句话在华夏自从有了体制之后,就慢慢的越传越多,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把这三句金言当作自己人生道路上的引路灯,然后就被这引路灯给带偏了。
娜塔莎突然转身出去接了http://www.hetushu.com个电话,回来之后就在鲍德温耳旁低声言语了几句,虽然她已经尽可能的压低了声音,也尽可能的把事情说的简单明了,但徐云还是听到了其中的几个关键字。
“我告诉你,鲍德温先生,你可别看不起我们华夏人踢皮球的能力,是,我承认我们华夏踢足球不行,但若是论及踢皮球的能力,全世界都屈指可数。”林歌带着几分自嘲和自黑的心态道。
赫连出自汉室刘姓,意思是赫赫与天连接,那时匈奴族人对姓氏常作改动,和中原人的习惯不一样,也因为他们的社会形态也还落后些,权力和财产的承继关系也不稳定,所以姓氏的沿用也不稳定。
“还是你聪明。”林歌扫了娜塔莎一眼:“很多单位的工作职权划不明白,每个部门都管一点儿事儿,但是又不负全责,所以每个人都会怕麻烦,因为有些工作确实交给谁都能干,但是干了又是费力不讨好的,甚至有些人连他自己也不明白自己的工作职权是什么!”
社会上的任何事情本身就都会涉及到很多方面。
“我能有什么原因?”鲍德温有些不解道:“若是你愿意相信我手下的人,我们的合作恐怕早就开始了。”
鲍德温听不懂林歌说什么http://www.hetushu•com,忍不住皱起了眉头,把目光看向了娜塔莎,他需要娜塔莎给他解释一下。
“这个当然随时都可以,我在洛杉矶变卖的所有资产的钱都陆续入账了。”林歌道:“只是鲍德温先生之前迟迟不肯见我,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其他方面的原因啊?”
娜塔莎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我明白了,卡洛斯先生所说的‘踢皮球’,是代表的推卸事情,推卸责任。”
林歌在鲍德温的表情上似乎看出了他的意思。
“你尽管放心,华夏有关单位是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就找到洛杉矶的。”林歌道,这话也是实话,如果这件事情不是徐云的参与,根本不会这么快就查到这一步!
这其实真没什么好骄傲的。
鲍德温再次否认:“这并非是和华夏人之间的生意,卡洛斯,你想多了,我现在最重视的生意就是你了。”
鲍德温心中有些想笑,踢皮球?
“另外,我告诉你,我说的皮球跟足球可一点关系都没有,只是比喻明白吗?”林歌道:“这点都听不懂,千万别跟我说你有多么的了解华夏文化!”
“不是这方面的生意?”林歌也笑了笑:“原来鲍德温先生和华夏人之间并非是只有金钱上的生意啊,还牵扯了其他方面的生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