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七季 叱咤风云

第080章 丑陋的高丽人(3)

这一瞬间,金乐贤几乎疯掉!几乎崩溃!
“姐,我不是你说的那样子,我没有那个意思……”金乐贤想要解释。
“我不管你是什么意思!但你已经忘记了父亲是怎么死的!你也忘记了我们八岁那年惊恐的十天是如何度过的,更忘记了当年母亲出现在我们面前伤痕累累的样子!”金秀真的是愤怒了。
金乐贤低下头,一言不发!
很多人都在肮脏的床上大声地咳嗽,绝望地呻吟,好像是在等死一般!
厚重的高墙里,受害者被关在拥挤的宿舍,当意想不到的访客出现在他们面前时,一个个惊慌失措!
而且高丽任何一个地方分帮别派,争权夺利的情况很严重,背后的勾心斗角真的是令人作呕啊。所有人都钻进钱眼里,利用一切可利用的机会捞钱。
那时候,一旦到了六点之后大门被锁上,守卫像饿狼般被释放出来,所有女人和孩子就会遭到这些饿狼暴力粗鲁是侮辱!
别说拿着国家相比较了,用一个省来和高丽比都算欺负人了呀。
高丽申办奥运会的那个时候也是为了加快经济发展的速度,那个时候高丽经济刚刚靠着女人对美帝国大兵的服务而复苏,政治非常的动荡,军事独裁,四年换了三个http://www.hetushu.com总统的事情也是发生在那个时候的高丽。
用了几天时间,她们从铁窗的缝隙中一点点地挤出,从嵌满玻璃碎渣的墙上一步步爬过,最终逃到了山上。
但是这些年又因为这个事情而有了精神疾病住院了,经常的神志不清,金秀一开始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但是后来她突然想明白了原因!
这种社会现象在高丽真的太正常了。
无论是上层人,还是下层人,高丽男人每天似乎都生活在吃喝嫖上,有钱的喝红酒,喝两轮之后找个小姐去过夜了,没钱的喝劣质烧酒,也是喝上两轮找个小姐去过夜了……
这一瞬间,二十多年前的事情瞬间充满了回忆!当年母亲不顾一身伤病带着他们逃到这个贫民区,哭着告诉他们父亲是如何被人给活活打死的,这一切都充满了金乐贤的脑子。
“不是?”金秀冷笑一声道:“那你总是提什么高丽男人,说什么华夏女人?你心里根本就是觉得女人没有你们男人的地位高!这是你骨子里的东西,改变不了!你就是一个传统的高丽男人!”
“以后你不要在我面前再提什么男女有别了!”金秀瞪着金乐贤道:“我不希望在你面和图书前也要卑躬屈膝的!我早就受够了我们国家男人的恶心!自己丑的跟菊花一样的还要求女人要漂亮,自己小气的请吃饭都只能吃五花肉不舍得吃韩牛,还要吹嘘自己多么有实力!这才是我们国家的男人!金乐贤!你不要学习他们好吗!”
这让母亲很痛苦,很多跟母亲一样的当年受害者还活着的,都希望能给他们一个真正的说法!而不是这么含糊的!
他突然觉得自己作为高丽人非常的羞愧可耻,他突然对自己国家的政府充满了仇恨和抵触!
“金乐贤!你够了吧!”金秀终于忍无可忍了:“难道你忘了父亲是怎么死的了吗!”
阶级观念简直是封建社会!上下级之间,前辈后辈之间的差别极大!后者要做到骂不还口,打不还手,当众的破口大骂太常见了,高丽人甚至习以为常,甚至觉得这是一种礼貌?
当初金秀的母亲被分配在了铁制品的苦役岗位上,她偷偷的拿回来一把残破的锯,每天晚上被羞辱之后,她就和宿舍里的其他姐妹小心翼翼地锯开一点宿舍二层的铁窗,大家一夜都不睡觉,轮着锯。
或许即便是现在,成百上千的尸骨仍在那个可怕的地方埋着呢!
这一切被公布于世,都是因为和图书一个新上任的检察官,他在捕猎时听向导提起在附近的一个山上,拿着棍棒的守卫和凶猛的猎狗在看押一些犯人。
礼貌你麻痹啊!连基本的尊重都没有,还好意思说什么礼貌?
最近这个冬奥会的事情还搞的那么多争执,还叫嚣别让华夏人来比赛,还说什么华夏举办东奥到时候高丽运动员也不会去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
这事情在高丽社会上一有动静,这些当年因为汉城奥运会而深受其害的人们就都陷入了曾经的阴影之中!金秀的母亲也开始频繁的犯病了。
金秀最近也越来越清楚母亲这种心理疾病的原因了,她也想对金乐贤说,可是每一次开口都没办法说。
当金秀的母亲带着满身伤痕出现在自己家的门前时,金秀和金乐贤都吓傻了。
因为白天的时候所有人是要做苦役做事情的,守卫不会碰他们的。
然后他就来了一次突袭检查,喝得醉醺醺的守卫很快傻了眼。
这个尚且还有良心和人性的检察官把一切都揭露了,但是在很多关键时刻,一些政府高级官员都试图阻止这个有人性的检察官的调查!他们怕造成恶劣的国际影响!
他突然意识到,无论到了什么时候,高丽的当权者都是虚伪的,令和图书人恶心和作呕的!把他们父亲害死的人姓朴,现在这个娘们儿也是姓朴,搞不好这个娘们都是当年那个姓朴的人嫖出来的呢!
金乐贤突然闭口不言了。
这两年高丽再一次开始紧锣密鼓地筹备另一项世界级体育赛事,二零一八的高丽平昌冬奥会!
因为政府一直拒绝重新讨论那件事情,也拒绝反对党议员推动这项调查,称证据过于年久无法翻案。
事情过去很久了,金秀和金乐贤也长大了,按理说他们的母亲也早就应该忘记这件事情了。
金乐贤依然在和佐媚烟争辩着,用高丽人居高临下自以为是的那种态度:“你没资格在我面前说话!我们国家要做什么事情,都轮不到你们华夏人开口评论!你们算什么东西!我们国家的任何决定都是正确的!”
当时的高丽掌权的人说那是一个福利机构!但是真实的却是一个集中营!
当时两个孩子只有七、八岁而已,十多天没有见到父母啊,就靠着家里一点能填饱肚子的吃的坚持着,这都已经三天只靠着喝凉水填饱肚子了,终于见到母亲,两个孩子都吓得不知道饿了。
金乐贤被姐姐骂的一言不发,这么多年都是姐姐照顾母亲,他心里一直都觉得非常亏欠姐姐,所以他对和*图*书姐姐才会言听计从。
这种话对于华夏而言,真的是不稀罕理会他们!
高丽的冬奥会,华夏运动员若是不去,能让奥运村闲置两栋楼,而高丽运动员不来华夏参加冬奥会,华夏最多是闲置一层楼。
虽然那地方最终被查封,被关闭,建立兄弟之家的人也被判刑,但却是以挪用公款的小罪名判了两年的关押罪。这个有人性的检察官没有那么大权利去改变这个情况,自己也很无奈。
当时就连总统办公室都一直对这个有人性的检察官的调查推三阻四,当时任职首席检察官的人也逼迫有人性的检察官缩小调查范围,甚至要求他终止调查!
想想高丽令人恶心的事情吧。
“当我知道你在美帝国发展的时候,我其实是挺高兴的,因为我觉得你会变成绅士,会变得不同于高丽男人那样,丑陋,恶心,小气,猥琐,甚至是下流!”金秀道:“可是我没想到,你在国外那么多年,股子里居然还是这个样子?”
尽管干扰重重,这个有人性的检察官还是搜集到了一些证据。
“我不想说你了,你愿意去什么地方就去什么地方,你愿意滚回美帝国就滚回美帝国!”金秀道:“如果你心里看不起女人,那以后也不要再出现在我和母亲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