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七季 叱咤风云

第093章 贫富差别

“等等,你说的这个我不否认,但你参考一下我之前说的真假僧人的分别,方丈胖的跟他妈大猪头一样,你觉得他遵守佛制戒律过午不食了吗?别说过午不食了,就那大腚一样的肥头,晚上都没少撸串儿,啤酒肚至少能装两箱啤酒。”
林歌听的都想骂娘了,这些家伙也太不是东西了吧,真畜生!还他妈说自己是上帝的信徒呢,简直就是地狱的恶魔!
“很简单,过午不食的人是绝对不会发福的,真正的僧人没有体胖的,哪怕是微胖。”徐云道:“而且真正的僧人行脚途中是不会乘坐任何的交通工具的,真正的僧人任何事情都会身体力行实践佛法,建寺修路都会是自己动手来做。”
“不干净的是假和尚,而不是真正的僧人,真正的僧人可不是那些养尊处优,衣着鲜亮的混蛋。”徐云道:“真正的僧人以及住寺的护法居士都是严格遵守佛教戒律的,什么日中一食,过午不食都遵循。甚至是行脚途中托钵乞食,为众生种下了无量无边。”
娜塔莎不屑道:“你们华夏和尚那么多,谁能分辨真假。”
鲍德温再次被徐云问的哑口无言。
鲍德温当真是一句话和图书也说不出来。
进进出出的全部都是有金钱,有地位,有势力的毒枭以及跟毒枭们有亲密合作的官员之类的家伙,普通人?这个经济还算可以,但国家却极不稳定,货币几乎每天都在贬值的国家,普通人能来这里消费才真的是不可思议了呢。
“你们这个歪门邪道当年传教的时候是怎么做的?凡是那些不接受基督教的几乎有被屠杀的危险。到一个地方之后,不好好接待接受的就要遭遇屠杀,这叫什么?无论是美洲,南亚,中东,非洲,甚至欧洲等等情形都是一样。由于不接受这教派而被杀的有多少人你敢想像吗?”徐云逼问道。
这才让她们愿意留下来,呆在这个地方生活,呆在这个地方享受奢侈。
“看来你们平日的生活相当不错啊。”林歌不爽道:“过的太糜烂了吧?我隔着车窗都能闻道这里有一股糜烂的味道……紫醉金迷的那种糜烂味道。”
鲍德温是了解一些,但也并没有了解太多。
“那你们华夏就没有真正的僧人!”娜塔莎道,她来过华夏,看过华夏最出名的和尚寺,传说天下武功尽出于此呢,她见过那方丈,跟外面社和图书会上那些色胖子没什么区别,区别就是穿了一件袈裟而已,换个体型差不多臃肿的社会大哥穿上袈裟也跟他一样。
“历史上说在十字军东征的过程里,约有一百万无辜的平民妇孺被屠杀。”徐云道:“在第一次东征时,十字军攻克耶路撒冷,教徒军队把城中所有的百姓妇孺全杀掉,不留一个活口。”
“还有,你也不算是白人吧?”徐云继续道:“当年的贩卖黑人奴隶那可是由于圣经认可,甚至鼓励奴隶制度,因此教徒们就毫无顾忌的贩卖和虐待,甚至是屠杀黑人奴隶,觉得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是正常的商业贸易。我就纳闷儿了,那些的黑人信徒是不是脑子进水了?当年这么祸害他们的人,他们都能信?”
其实这些女孩所服务的人群是非常明确的,就是这些拥有无数金钱的毒枭们,这些赚钱比喝水都简单的家伙更懂得如何挥金如土,所以她们可以在这些人的身上赚到数不清的美金。
徐云忍不住笑了:“我们的真僧人从古至今做的都是弘扬佛法,一心向善的事情。鲍德温,你们西方人相信的这个玩意儿以前是做什么的,你也多少了解点历史和*图*书故事吧?”
娜塔莎怔了一下:“可你们最出名的和尚山,打扫庭院的可不是僧人,应该是花钱雇来的保洁员吧?而且那所谓的武林圣地竟然还雇佣的保安看家护院。”
包括这些高档的场所,为什么人服务,大家都心知肚明,全世界任何一个国家的普通人,哪怕是最先进的国家,工资最高的国家,普通人也绝对没有能力在这里消费一次的。
“没有你说的这么严重吧。”鲍德温不相信。
“那……那现在有些牧师也都是假的牧师,根本不是真正的牧师。”娜塔莎也强词夺理道。
“过了这段路,马上就到了。”鲍德温再次转移话题道。
这根本没办法否认,事实如此啊。
徐云耸了耸肩膀:“反正有人这么说,我又没有活在那个时代,既然有人流传下来,真真假假的为何不信?你们能相信有上帝,不相信有历史啊?”
哥伦比的富人区和贫民区相隔真的不是特别远,不到十公里的路程,环境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了。
“华夏可不只有嵩山一个和尚寺。”徐云道:“记住,华夏真正的和尚是不会接受那些什么博士,MBA,佛门CEO,政治和尚,经济hetushu.com和尚,白领骨干精英和尚之类恶心人的称谓。”
“我还听说,我们华夏当年郑公公抵达北美洲可是更早一步呢,可是郑公公可没作孽。是这歪门邪道的信徒抵达后,为了占有整个北美洲,才开始大肆屠杀印第安人,信了他们的教的就饶他命。整个美洲没屠杀了上千万人吧?”徐云道:“屠杀印第安的事情你不能否认吧。”
当真是各种皮肤各种发色,各种好身材,各种好脸蛋,真都是可以拿出来门去选美的,可是却都在这些高档的娱乐场所周围。
娜塔莎傻眼了:“可我去的地方就是你们华夏最出名的一个!”
各种高端酒店,高端会所,各种高端娱乐场所越来越多的出现在徐云和林歌的目光中,两个人都怀疑这根本就是到了另外一个国家似的,看看街边各种各样的女孩吧。
“承包?”
徐云的话让鲍德温毫无反驳的能力,事实的确如此啊,他压根就不是虔诚的信徒,这话一点错都没有。
“既然你们的和尚也不干净,那你又有什么资格说牧师,说我们的圣经。”娜塔莎道,她并不是信徒,但她要维护老板的信仰。
“在第二次东征时,一个过后被封圣的非hetushu•com常有影响力的主战的法国修道院院长说,异教徒的死亡就是他们信徒的荣耀,因为上帝也获得荣耀!”徐云道:“这是什么鬼理论?十三世纪时那么疯狂的教徒屠杀约廿万卡达尔教徒,就因为他们被认为是异教徒!还有几十万无辜的非教徒的百姓妇孺在你们这狗屁宗教法庭中被杀害吧?”
“信这个你就傻了。”徐云摇摇头:“只要和景区牵扯关系的佛寺和道观,不少都在玩儿私人承包呢,那些团伙都是堂而皇之打着宗教招牌,就是我说的假和尚,欺骗一条龙服务啊,目的是牟取暴利。很多假和尚完全克隆的,连导游的说辞都几乎一样,这你若相信就太搞笑了吧。”
“从导游到勤杂工乃至道士,高僧都是统一培训和包装,设下了连环套,请君入瓮来烧香,一根香要个几千几万都不算什么。”徐云道:“但这些人跟真僧人可一点关系都没,现如今靠他人的虔诚和信仰攫取暴利已经是一门生意了。”
“行了,我也不跟你说这些没用的。”徐云摆摆手:“你们这些人根本不是有信仰,而是利用这种信仰的力量来作恶,我也懒得和你说,反正你绝对不是一个正儿八经的虔诚信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