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七季 叱咤风云

第094章 畸形的社会

林歌觉得这不现实:“不能吧?肯定会有那种可以在底层社会混到上层社会的人呀,怎么会没有过渡层呢?”
“葫芦形社会结构有三层,这三个阶层之间是完全分割的,相互之间完全没有任何的交叉,完全不存在中间的过渡层。”徐云道:“虽然华夏的贫富差距也挺大的,但是却有一个过度阶层,也就是绝大多数的普通大众人家,但在哥伦比,没有这个过渡层。”
“改变自己的命运也不能用犯罪的手段啊。”徐云道:“这不是理由。”
“我记得我在网上看到过很多人说一句话。”林歌道:“说有一个革命诗人说过,当社会把你逼到走投无路时,不要忘记你身后还有一条路,那就是犯罪,记住这并不可耻……这话是真的?”
“我觉得也是,这不靠谱啊,这是怂恿人去犯罪啊。”林歌道:“鲍德温,我虽然不知道你是否听说过这句话,但你却的确是这么做的,这点你不否认吧?”
“刚才街边那些破烂的窝棚你们也都看到了,别说是电视,电灯都没有。”鲍德温道:“每次暴风雨之后,就会有衣着破烂的人带着他们的孩子在街头四处去捡被暴风吹断的烂树枝,拿回和_图_书家可以生火煮水,煮一煮市场上捡来的烂菜叶给孩子吃。”
徐云却笑了笑:“你说的这个革命诗人叫马雅科夫斯基,但是他究竟有没有说过这句话,我还真不敢确定,但我觉得,即便是他说过这话,也不会是单纯的这个意思吧?即便是有这句话,也定然是被人断章取义了。”
除非这些人能给他卖命,成为他毒品帝国的一个有用的人,他才会给予一份奢华的生活。
住的方式都是相当大气的别墅,三层,四层都很正常,里面也都装修的相当豪华,有喷泉有花园都不算什么,巨大的草坪庭院都能踢足球!而且肯定会有很多辆豪车,有私人保镖,有专职司机,家里有做事的仆人,修理草坪的花匠,有自己的勤杂工,还有自己的私人厨师……总之是所有一切应有尽有。
然后是一千九百个中产阶级,一份工作,一套房子是中产阶级的标配吧,他们就是华夏所谓的小康水平。
徐云摇了摇头。
其实鲍德温所在的这个地方,很多年前只是一片荒无人烟的废墟,但是却因为毒品的原因让他这一类昧良心的家伙崛起了,然后他们这些人看好了这个地方,和-图-书开始在这个地方盖别墅,然后就吸引了很多想要赚他们钱的人来这里建酒店,搞娱乐场所,没有多少年的时间,这个地方居然就变成了哥伦比寸土寸金的富人聚集地。
徐云摇摇头:“哥伦比的中产阶级跟我们华夏可不一样,我们华夏中产阶级至少都是过的不错的小老板以上的级别,但这里只要有一份能赚到钱的工作就算中产阶级了,或许中产阶级的家里连家电都不全,有个电视就算得上是中产阶级。”
林歌无语。
“什么叫葫芦形的社会结构?”林歌愣了一下,完全不解。
的确没有。
紧跟着就是八千人的贫民阶层啊!这些人全部都是住在贫民窟里的,对,全部都是!全国百分之八十的人都住在贫民窟里,过的是每日为生存发愁的日子,今天能吃得起一顿米饭,明天和后天就可能只能饿肚子。
徐云反问道:“难道一定要成为最上层的人,你的人生才有意义吗?”
在这里,有钱人过的堪称皇室的生活。
鲍德温沉默不语,没有,完全没有,一点都没有。
“那这里的中产阶级过的一定不错吧,全国接近百分之二十的中产阶级呢。”林歌道:“这些人http://www•hetushu•com才能让国家在正轨上发展吧。”
“那你告诉我,我还能用什么手段,我是一个贫民窟里长大的孩子,从我记得事情的第一天开始,我就知道想赚钱就去帮黑帮交易毒品,不然就只能饿肚子。”鲍德温道:“我没有接受过什么高等教育,那些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也从来都不会多看我一眼!我想要变成和他们一样,还有什么路可以走吗?”
“他们之间完全一点交际都没有,虽然他也是在贫民阶层成长起来的,但却不会再回头多看一眼。”徐云道:“这个国家就这样。”
“是啊。”徐云说完,看着鲍德温道:“鲍德温先生,你应该比我更了解你们国家贫民的生活吧?我说的这些都是听说的,或许有些夸张,但……不可否认的是,贫民真的没有饭吃。”
“哥,一直以来那么多人说我们华夏贫富差距大,我还真以为华夏是世界上贫富差距最大的国家呢。”林歌摇摇头:“华夏的贫富差距再大也没有哥伦比的贫富差距大啊,相距十公里不到,简直天壤之别。”
“行,真行,你们这个国家真的是畸形到令我无言以对的地步了。”林歌惊叹的摇摇头:“比我和_图_书想象中的更恶劣,造成这个结果的人肯定就是你们这些犯罪的人,如果不是你们,社会也不会畸形到这个地步吧?”
简单的说,哥伦比全国人口如果是一万人的话,真正上流社会的人只有一百个,这些上流社会精英阶层的人是少之又少的。生活的非常的奢华,这类人里有受过良好教育的人,有“毒霸一方”的大毒枭。
“是,我不否认。”鲍德温道:“我的确是走投无路了,我想要成为这个葫芦社会结构最上层的人,就只有这一条路可以走,我没有任何其他的选择!”
徐云的话不但引起了林歌的好奇,就连鲍德温和娜塔莎都忍不住看向他,想知道他所谓的葫芦形结构是一种什么样子的社会结构。
鲍德温听到这话,觉得特别有道理的点了点头。
鲍德温并不以为然:“这跟我们有什么关系?上百年来这里就一直如此!混乱是因为管理者的无能,这跟我们没有任何的关系。如果我不做现在做的这些事情,我就会跟那些去捡烂菜叶的人一样,我想改变我自己的命运,难道这有错误吗?”
鲍德温点点头:“不然呢?不然我在这个社会上活着能有什么意义呢?做一个食不果腹的穷人?做一个和图书每天可怜等死的废物吗!不!我鲍德温从小就告诉自己,无论我是否有资本,无论我是否一无所有,我都要不择手段让自己变成一个有钱的人!”
鲍德温并没有否认,他点了点头道:“是,贫民的确如此,一日三餐只能靠着去一些市场捡点烂菜叶来维持自己的生计。”
“鲍德温,你说你每天过的那么奢侈,看到那些穷人,就没有一点那种‘我接济他一下’的想法吗?”林歌看了鲍德温一眼。
“当然,从底层社会上升到上层社会的人肯定有,但是哥伦比的情况是,一旦有人能够从底层商会爬到上流社会的位置,就会立刻的断绝自己曾经和底层社会阶层原有的一切交际和联系,断的干干净净,彻彻底底。”徐云道。
差别之大,令人咋舌。
“哥伦比的社会结构就是那种传说中的葫芦形社会结构。”徐云道。
“有电视就算?”林歌差点惊讶的掉下巴:“难道那百分之八十的人都是一口饭也吃不起的穷人?”
鲍德温愣了一下,他是哥伦比土生土长的人,但却从来没有过这么深刻的社会认识,今天徐云一说,他才意识到的确如此。
徐云对这个国家只有一个感慨,绝对是有钱人的天堂,穷人的垃圾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