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八季 尘埃落定

第4章 极度矛盾!

虽然这一切他心里都明白,可是一旦和重犯监狱撕破脸的话,那就意味着永世被通缉。
“凌风说的没错,如果是一群事到临头突然背叛的家伙跟我们来,我们的情况恐怕只能是更糟糕。”
空山再次开口:“可是女帝……现在我们能用的人并不多,能愿意为了徐宸而拿出命来拼的人就更少了!他可是徐宸的儿子,而且他这些年的成长你也都看得到,如果他站出来,他身后将会是一支非常强有力的队伍!”
答案显然是没有。
凌风怔了一下,无言以对。
凌风摇了摇头:“这种事情我们没有办法逼迫他们做,我们若想要成功,就需要百分之百可以信任的人,而那些无法信任的人,即便是跟我们到了马蒂弗兰斯岛,也只会做出打乱我们计划的背叛之事。”
刚才他们的话的确有些多了,可是这些话却又是不得不说。
徐宸和云柳琰的儿子,左冷月原本应该是非常不喜欢,可是她太爱徐宸了,爱屋及乌,只要是徐宸最珍贵的,那就是她最珍贵的。
是啊,她从未考虑过地下世界会不会有人敢背叛她这一点。
并且所有人都知道,徐宸这一关就再也没有出来。
“女帝,http://m.hetushu.com难道我们真的要和马蒂弗兰斯岛重犯监狱翻脸吗?”凌风小心翼翼道:“如果和马蒂弗兰斯岛重犯监狱翻脸的话,那就没有回头路可走了。”
“那就逼他们做。”左冷月道。
左冷月面色阴沉,愤怒未减。
空山意识到自己似乎不但没有转移愤怒,还激化了愤怒。
“徐宸这辈子只可能把他最重要的东西交给张邈之去保护和照顾!”左冷月瞪眼道:“当年就连云柳琰都没有被他托付给张邈之照顾!他把徐云托付给张邈之照顾,那就说明了徐云是他人生最珍贵的人!比让他爱的死去活来的云柳琰还要珍贵!你们让我带着他如此珍贵的人去做这么危险的事情,他怎么可能接受呢!”
“儿女双全,我若是徐宸,死也无憾了。”左冷月道:“但若是因为自己的事情而把一双儿女都卷入危险之中,却是绝对不准许的!”
无论什么时候白小叶在她的眼睛里都是一个小孩。
“你不说我可说了。”欧南见凌风有些吱吱唔唔不知道如何开口:“女帝,现如今地下世界里能有几个人敢招惹马蒂弗兰斯岛重犯监狱的?”
董海突然意识hetushu.com到女帝这话并非是对他的赞美。
“我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过回头的路。”左冷月淡淡道:“即便是马蒂弗兰斯岛没有发生暴乱,我们想要救人,难道就不会跟重犯监狱撕破脸吗?”
骄阳闻言迅速瞪了董海一眼,可是说出来的话就犹如泼出去的水,根本不可能收回来啊。
左冷月皱起眉头,看向空山:“如果徐宸知道我带着他儿子去马蒂弗兰斯岛重犯监狱救他,他会是什么反应?你们谁敢保证他不会生气!那是他和他在这个世界上最爱的女人云柳琰唯一的儿子!”
沉默了片刻,左冷月才缓缓开口:“我要集合所有一切能集合的战斗力。”
五人纷纷低头不语。
“但是……他毕竟是徐家的种。”虽然这话说完可能会让女帝震怒,但董海还是说出口了。
左冷月沉默不语。
或许在其他事情上的确没有人敢背叛她,但是在这件事情就不一定了。因为那些人肯定都会再想,最终左冷月和五战神都被马蒂弗兰斯岛重犯监狱收押的话,又能有谁会对他们的背叛做出惩罚呢?
“他绝对不是那个意思。”凌风赶紧上前安抚左冷月的情绪:“董海的意思只是说,作为一个和图书儿子有必要在这件事情上面知情,毕竟,毕竟那是他父亲啊。”
“好,好一个徐家的种……”出奇意外,女帝并没有震怒,反而对董海这句话非常欣赏的拍了拍手:“非常好,你说的一点都没有错,他是徐家的种,而且还是徐宸和云家女人一起的种。”
“女帝,或许我的话并不准确,但这种时候我觉得还是应该说出来。”欧南道:“无论是小叶还是徐云,都不是小孩子了,他们早就已经长大成年了。”
因此,在这件事情上面有可能选择临时背叛的人必然是大多数,马蒂弗兰斯岛这个地方太可怕了,没有人愿意冒着被关押一辈子的风险来做这件事情,被马蒂弗兰斯岛重犯监狱关押一辈子,或许比死亡还要令人惧怕。
“但是……”左冷月话锋一转:“这又能代表什么?他是徐家的种就一定要去做这种该死的危险的事情吗!!是不是白小叶也应该和我们一起来!难道她就不是徐家的种了吗!她也是徐家的种!她是徐宸和我的女儿!难道徐宸和我的女儿就不是徐家的种吗?”
这种情况下有多少人敢冒险呢?
左冷月怔住了。
徐云既是徐宸唯一的珍贵,那她就要把徐云和_图_书当作是和白小叶一样珍贵的孩子来照顾。
“女儿就不需要知情了?”左冷月瞪眼道。
空山沉默不语低下头。
凌风迅速摇头:“当然需要,徐宸是他们的父亲,他们都有知情的权利。现在小叶一直都跟着徐云呢,董海的意思是说,只要通知了徐云,小叶自然就会知道一切了。”
“女帝,这件事情我觉得有必要通知姓徐的那小子。”空山试图转移左冷月的注意力,让她不要那么愤怒。
凌风想帮他解围,可是却不知道应该开口说什么。
“女帝,我不是这个意思。”董海瞬间慌了神儿,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解释才好。
即便是女帝说找到了马蒂弗兰斯岛的下落,估计也没有多少人会相信,十有七八会觉得她是在痴人说梦呢。
说到最后,左冷月的愤怒才开始慢慢平息。
谁都知道左冷月对徐宸的那种爱是有多疯狂。
“云柳琰已经死了,徐云是他和云柳琰两个人的唯一,也是云柳琰给他留下的唯一……”左冷月继续道:“你让我带着他在这个世界上最在乎的儿子去马蒂弗兰斯岛重犯监狱那么危险的地方,你觉得他会是什么反应?”
“那你们告诉我怎么办?”左冷月有些温怒:“这hetushu.com样子不行,那样子也不行,那你们给我拿出一个方案啊,让我知道我应该怎么做,让我知道我应该怎么处理!”
凌风补充道:“我们非常需要一支强有力的队伍,若不然……根本不可能在马蒂弗兰斯岛重犯监狱有所作为。”
因为这是一个事实,所以才没有人敢对马蒂弗兰斯岛有任何的非分之想,况且这个监狱是一个在大洋上飘忽不定的岛屿,时有时无。
“我当然知道这是一件非常严重的事情。”左冷月面无表情道:“就是因为严重,我才要为他们的安全负责!”
“既然他们已经长大了,那他们就应该有知情权和选择权。”欧南继续道:“这件事情我们没有理由不告诉他们,这不是小事情,这是一件非常严重的事情。”
一旦被抓获必然会关押在马蒂弗兰斯岛下深海监狱之中。
云柳琰已经去世多年,所以她根本不需要去在乎那些过去的事情了。
整个地下世界敢因为这件事情而出面的人恐怕是屈指可数,因为所有地下世界的人在徐宸被关押进入马蒂弗兰斯岛重犯监狱之后,就都流传着这样一句话,说重犯监狱是没有人能够战胜的,哪怕是传说中那个登峰造极的人,也没有能逃脱重犯监狱的扣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