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八季 尘埃落定

第10章 好消息

王逸这下笑的更开心了:“那就好,只要你能看得开,我就没那么大的压力了,哈哈哈!”
徐云咬紧后牙,使劲儿点点头。
“梵双儿准备回来了。”钱风道:“明天就回来,你今天一直都在给大领导汇报工作,我们没机会通知你呢,看样子首长也没跟你说啊。”
“你一个不婚的老家伙家里连个人都没有,你能有什么事儿!”万阿姨气道。
“你是徐宸这辈子唯一的儿子,是你们徐家传宗接代的唯一男人。”万狂啸道:“所以你有多么的重要,左冷月比任何人都清楚,但凡她有一丁点办法不让你冒险搀和这件事情来解决问题,她都不会通知你的。还有一点,通知你就等于通知你妹妹白小叶,那可是她和徐宸的亲女儿,即便是她能接受你去冒险,但是能接受她和徐宸唯一的女儿去冒险吗?”
这点徐云还是能够理解的,左冷月爱屋及乌,因为父亲的原因才毫不犹豫的就接受他,把他当作自己的孩子看待。
万狂啸指了指锁骨处:“就算你去,我的心也一样悬在这个地方!你可千万不能出事儿搞砸。”
徐云想了许久,最终摇了摇头,他的确是想不出第六个人的名字。
王逸摆摆手示和-图-书意徐云别浪费时间了:“别忘了我也是龙怒的人。”
徐云点点头,坐下来将面前的澄阳蟹吃的干干净净。
“明知道我没办法去,心里原本就不舒服,你还给我添油加醋?”万狂啸道:“信不信我也不让你去?”
“我不在乎。”万狂啸道:“活这大半辈子,什么事情都能看得开。”
他重重的拍了拍钱风的肩膀,使劲儿捏了一下:“你小子!以后就是要这样,什么事儿都别瞒着我!”
“好。我保证。”王逸笑了笑:“我压力可是很大啊。若是这事搞砸了,估计你直接会被开除党籍吧?”
“那我能做什么。”钱风问道。
“徐云,记住,这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情。”万狂啸道:“永远不要忘记,你父亲徐宸也是‘龙怒’的人!”
“我们这个年纪晚上吃太多会不舒服的。”万狂啸无奈道。
徐云面对万狂啸这番话竟是无言以对。
“是出大事儿了,只不过不是在琴岛。”徐云道。
徐云脸上的笑容是发至内心的,这份开心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
“行了,你们俩赶紧进屋,酒别喝了,但是那些做好的菜都要给我吃光!”万阿姨道:“别浪费了。hetushu•com
等到汽车车尾灯也消失不见了之后,万狂啸才转身对王逸道:“这次恐怕需要你亲自披挂上阵了。”
徐云也对窗外招招手示意他们三人回去。
徐云愣了半天,梵双儿?她不是已经……
“你不让我去?能放心吗?”王逸笑了笑:“虽然现在那些小子一个个都实力飞升,我这点能耐或许不算什么,在徐云面前更是拿不出手了,可是只要有我在,你这心就不需要一直悬在嗓子眼。”
“左冷月是一个为了徐宸而痴狂的女人。”万狂啸道:“哪怕你是她此生最羡慕最嫉妒的女人云柳琰的儿子,她都从未对你有过半点害人之心,原因是什么?都是因为徐宸!”
“我随时准备着。”王逸笑了笑:“首长,说起来我可比你幸福啊,你现在心里肯定很痒吧,但是想去又不能去,哈哈哈,还是我舒服。”
徐云咧嘴一笑,然后转身离开了,万狂啸已经安排好人送他回去,让徐云意外的是,司机居然是钱风,这小子藏的可是够深的啊,接到来送他回琴岛的命令,愣是没给他打个招呼,这是要给他个惊喜。
万狂啸无奈的叹息一声:“如果有人问我,这个世界上能不能有比你母亲云柳琰和-图-书更爱你父亲徐宸的女人,我脑子里唯一能够出现的名字,就是左冷月。”
“注意安全。”万狂啸摆摆手。
王逸摇摇头:“不信。”
徐云愣了一下:“什么好消息?”
徐云点点头起身向三人告辞。
这个好消息让徐云整个人心头那些不愉快全部消散了,无比的开心!
“如果出事情,你提头来请罪也没用。”万狂啸摇头道:“我要的是绝对不可以出意外。我不在乎我会不会遭到什么处罚,但我绝对不准许我派出去的人回不来……”
“孩子,安全第一。”万阿姨握了一下徐云的胳膊。
“我管你舒服不舒服,谁让你那么着急让徐云走的。”万阿姨道:“他大小伙子肯定能吃光,结果呢,你们也不多留几句,那么早就把钱风那小毛头找来了。”
“我家里还有点事儿……”
“吃完这个螃蟹再走吧?”万阿姨也没有再留徐云的意思:“下次再来家里吃饭,至少也是这次事情结束的时候了,多吃点吧。下次来,带着你爸一起来,见到他的时候记得转告他,我给他做他最喜欢吃的剁椒蒸鱼。”
“吃饱了就抓紧时间回去,我已经让人开车来门口等你了。”万狂啸笑了笑:“也别让凌风http://m.hetushu•com等太久,虽然我和他接触不多,但是也听说过这家伙是个急性子,做事情从来都没有什么耐心。”
“老大,看见我没让你失望吧?”钱风咧嘴笑着道:“这是什么事儿啊那么着急就回去?”
“需要你的话,我一定不会落下你的。”徐云笑了笑:“我知道你们都是我的亲兄弟,放心吧。”
“为什么?”徐云不明白:“难道她那么喜欢自己冒险?”
对于上一代人的那些爱恨情仇徐云并不了解,也不想多了解,所以万狂啸这发话还是有些令徐云感到意外的。
万狂啸无奈的摇摇头:“行,算我错了。我去吃光,走吧,老王,你的嘴也别闲着啊。”
徐云恍悟。
徐云笑了笑:“这倒是,只不过这次不管他有耐心还是没耐心,恐怕都要等我回去。”
……
“我给你立下一军令状。”王逸道:“如果有任何一个人不能安全回来,我都提头来请罪。”
“那是必须的,谁让你是我老大呢!”钱风咧嘴笑着道。
“皇甫国不愧是三皇之一,梵双儿的命是他捡回来的。”钱风直接解释道:“等你忙完琴岛的事情一定要回大队里来一趟,事情我可通知你了,虽然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会影响你的情绪,但我实在和_图_书忍不住想说。”
“好嘞!”钱风得令就缓缓启动离开。
“开车。”徐云笑了笑:“路上慢慢说。”
钱风道:“哥,虽然我不知道你回去是不是好消息,但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万狂啸迎着徐云惊诧的目光,询问道:“你能告诉我第六个人的名字吗?”
“你……”万狂啸无语,没办法,谁让王逸太了解他了呢。
“但你不一样,消息只要传出去,愿意出现在你身边为你而战斗,为你父亲而战的人将会是不可忽视的力量。”万狂啸继续道:“我了解左冷月,即便是她能有六成的把握解决这件事情,都不会让凌风把这件事情通知你的。”
钱风开车很快驶入大路:“哥,琴岛是出什么大事儿了吗?”
万狂啸这番话敲醒了徐云,这件事情的棘手程度远超徐云的想象,就连女帝都如此谨慎,都没有五层以上的把握。
钱风对车外目送的三人道:“首长,你们快都回屋吧,外边凉,我们走了,放心吧,我保证完成任务,安全把他送到琴岛!”
“这倒也是。”万狂啸点了点头:“女帝交给他的事情,还真不是他敢怠慢的。去吧,记住我说的话,你父亲也是‘龙怒’的人,现如今任何一个龙怒的成员都有义务去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