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八季 尘埃落定

第24章 最坏的打算

“虽然她现在还没有掌控整个天娱集团的能力,但是因为她平日的人缘非常好,天娱集团的员工都敬重她,所以即便是以后只有她自己还在,天娱集团也一样会屹立不倒的。”佐媚烟道。
“我们不会被留下的,我保证让大家都平安归来……”徐云缓缓开口道。
不管怎么样,她都会在他们不在的时候打理好天娱集团的一切。
昨天徐云和阮清霜离开的那段时间大家也都有所注意,可并没有任何一个人多嘴问过,或许有些事情大家都心知肚明了吧。
徐云恍然大悟。
“酒精早就排出了,放心吧,这种时候我是绝对不会喝多的。”徐云微微一笑,在场的都是内功深厚的人,几杯酒根本不会让他们有什么醉意的。
飞机的嗡鸣声撕破天空,所有人都闭目养神等待飞往目的地降落。
那些人中也不乏绝世高手!
佐媚烟在这件事情上的确是用心良苦,既不能让阮清霜因为这事情忧心忡忡,又不能因为这事情让其他人感到不舒服,只能偷偷和徐云说一说自己的想法了。
酒过三巡,大家之间也都相互熟悉了不少,佐媚烟起身走到http://www.hetushu•com徐云身边,拍了拍徐云的肩膀:“你就少喝一点。”
佐媚烟是在做最坏的打算。
这话的意思其实已经很清楚了。
佐媚烟一直都在想这个问题。
“如果我们真的坚持不住,那就只能辛苦她了。”徐云虽然不是一个悲观的人,但是理智仍然会告诉自己,这种情况是必须要考虑的。
徐云点了点头,他明白佐媚烟的良苦用心。
“是啊。”徐云点点头,阮清霜也想去,可是她自己清楚,她去了也不会帮得上半点忙儿,只会给其他人增添麻烦和担心,所以她会控制自己的。
“不是我们应该怎么办,确切的说,这是你应该解决的问题。”佐媚烟道:“现在能给她留下信念的人只有你,你必须做一些你应该做的事情了。”
所以现在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很重要,谁都清楚一旦登上马克萨岛之后,或许就意味着再也没有任何一分钟休息的时间了。大家现在必须珍惜每一秒钟清闲的时光。
她说的有道理,徐云也的确是应该做些什么,可是他应该为阮清霜做些什么呢?
和图书非常重要。”佐媚烟环顾四周,最终把目光落在阮清霜的身上。
徐云愣了一下:“还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徐云沉默了片刻:“如果真的到了那一步,强子他们会从申江过来帮她的。”
而且失败就意味着永远的沉沦,这种沉沦是永不翻身。
飞往马克萨岛至少也需要六七个小时呢,大家都准备用这些时间养精蓄锐,毕竟他们也不能确定是否下了飞机就要准备进行强攻。
原来佐媚烟是这个意思!
哪怕把徐云拱手相让给阮清霜,她也希望徐云能留下一个孩子,留下一个天娱集团的希望。
失败就是彻底的,可他们又不得不面对这种可能,如果他们真的失败了,天娱集团至少还有阮清霜能撑着。
可这种情况下却不准许她自私。
“你真的以为,我们如果失败了,只剩下她自己一个人的话,她还能坚持得住?”佐媚烟反问道。
她意识到自己应该做什么,知道自己应该如何面对接下来的一切了。
在最坏的情况下,她必须要徐云留有后人,所有人只有阮清霜会留下来,她是唯一可以给徐云留下一儿半女的人,hetushu.com这样子不但可以保证给阮清霜一个信念和动力,也能让他们所有人都走的义无反顾。
“等下早点结束,我安排大家稍微去休息一下。给你争取一些和清霜单独相处的机会。”佐媚烟淡淡道,能做出这样的一个决定,她真的已经非常的无私了。
佐媚烟的话让徐云陷入了茫然。
……
“你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必须今天晚上解决。”佐媚烟道:“我想了好久,觉得还是应该先和你商量一下。”
阮清霜没有送他们上飞机,甚至是没有送他们出酒店,当汽车带着所有人在天娱大酒店门口消逝的那一刻,阮清霜含泪的眼眶也慢慢平静下来。
徐云怔了一下,似乎意识到佐媚烟想说什么了。
佐媚烟表面上看起来虽然一直都很乐观,可是她内心做的一直都是最坏的打算。
所以这种情况下,他们成败的比例仍然是五五开,仍然有失败的可能性。
“大家都会这样保证,可谁也没办法把那五成失败的可能性给抹掉。”佐媚烟笑了笑:“你就听我的吧,就当这么做只是为了阮清霜吧,若不然真的发生了万一,她还有独活的勇气吗?”
“老hetushu•com太岁是独身主义,此生无儿无女,他曾经说过,你就是他的儿子。他的一切都是你来继承。”佐媚烟继续道:“而现如今,你要做这件事情是没有选择的,你必须留下一个继承者。”
“不。”佐媚烟道:“我们所有人,除了阮清霜之外,其他人都会跟你去马蒂弗兰斯岛。”
徐云皱起了眉头,这点他心里也清楚,可是这种信念和动力可不是随便说说就有的啊。
“就全当作是为了她,你也要做这件事情。”佐媚烟道:“我不敢对她说,因为我担心她听了之后会更担心更害怕,会对我们这次的行动不抱有希望。”
开始阮清霜还并没有理解,在汽车离开的那一刻,她就什么都明白了。虽然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笑容,让她误以为事情比她想象中的简单了很多,可现如今看来,事情一点都不简单。
徐云有些担忧:“清霜有什么问题吗?”
飞机内安静的犹如平湖,丝毫微风都没有。
不是没有这种可能,哪怕他们身边那么多人都在,那么多传说级别的前辈也都出手相助了,可是马蒂弗兰斯岛重犯监狱里面关押的都是些什么人?
佐媚烟道:“唯一没http://www.hetushu.com有危险的就是她。”
在佐媚烟转移其他人注意力的时候,徐云上前拉起阮清霜的手便离开现场了。
“我们应该怎么办。”徐云在这方面并不擅长,他希望佐媚烟能够给他一个建议。
徐云沉默了。
最坏的打算就是他们全军覆没。
“我不是说这个问题。我说的是她信念上的支撑,心理上的支撑,那就彻底破灭了。”佐媚烟道:“一旦真的到了那一步,她需要一个精神上的支撑,让她有继续坚持下去的信心和动力,这是非常重要的东西。”
就连徐云都做好了一去不返的准备,这让阮清霜如何接受?
可不知道为什么,这似乎让所有人都没有了后顾之忧似的。
可如今她不得不接受,人已经走了,而她现在能做的就只剩下为他们祈祷,同时也为自己祈祷,希望她可以给徐云生下一男半女,即便事情真的是发生了最坏的情况,她也能够给徐家将香火延续下去。
可是她迟迟没有开口说,她很清楚,在场的人里即便是她自己,面对徐云也会有自私。
徐云在她耳边问她,想不想要一个孩子,这句话似乎一直都在她耳边盘旋着。
这样她也能离开的更加安心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