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八季 尘埃落定

第29章 细思极恐

“老头,你是说,戒伪不去是徐云的安排?他是要留下来……”白梁说到这里,说不下去了。
“老头,你脑子里都想的什么啊。”小东北可没那么多的心思和精力去思考这些问题。
风无垠直视白梁的目光:“鸽子?”
“这是最坏的打算,如果去的人都出不来。”风无垠淡淡道:“至少还有这些。”
“不是他没打算回来。”风无垠道:“是他没有百分之百的信心回来,不,甚至是百分之五十都没有。”
“嗯。”白梁点点头:“林歌。”
白梁想想都觉得后怕:“老头,那你来带我去,是不是你去了帮他们,他们就百分之百能回来了?”
“阮……阮清霜。”白梁愣了一下。
“那你觉得徐云信任他?”白梁道。
“老头,你那么厉害,你什么都知道,你……你还说百分之五十?多少都加一点吧?”小东北心里慌的一点谱儿都没有:“他们去的时候就有百分之五十的希望了!”
“一个被降服而追随的人,赢得徐云这份信任,或许是http://www.hetushu•com他这一辈子得到的最大的感动。”风无垠道:“有句话叫做,滴水之恩将涌泉相报,他会留在这里,就是要报恩的。”
“我不懂你说什么,但是我求求你,一定帮他们!”白梁的脸上也变得格外严肃和认真,似乎就在那么一个瞬间,他就成长了起来。
小东北白梁几乎是在对整个大事件一无所知的情况下被老头风无垠带走的,当然,临走之前白梁也想到了从天眼降服后被徐云收服的戒伪。
“若没有百分之百的信任,他会让你说的这小子留在天娱集团吗?”风无垠道:“就凭我对他们徐家人的了解,没有一个能长时间稳居一处的,所以他不可能守在这里,让一个不相信的人留在这里,可能吗?”
风无垠微笑着沉默了片刻,最终说出一句话让白梁心都凉了:“百分之五十吧。”
“如果我没有猜错,她肯定是愿意为徐家生下一儿半女的女人吧。”风无垠淡淡道:“这小子和他老子真像,有http://m.hetushu.com魅力,有桃花,女人缘那么好。”
虽然戒伪的实力也可以,但是他毕竟和徐云没有什么默契,到了之后或许只能单打独斗,无法形成一加一大于二的情况,效果肯定远远不如林歌。
有了这个安排。
他是听白小叶说过,戒伪的实力也非小可,可却心甘情愿留在天娱集团做安保做的事情实在大材小用。
因为这种结果意味着最坏的打算。
“我们究竟什么时候出发,怎么去?”白梁有些等不及了。
白梁实在是无法想象,风无垠的这些推断都是如何得来的,他这脑子也实在是太恐怖了吧?
白梁这算是明白了,在戒伪来到这里的第一天,徐云就对他是百分之百信任了。
“阮清霜必然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风无垠继续道:“但凡他小子身边有武修修为的人,都绝对不会放过和他一起去‘出生入死’的机会。”
“当然还有非常重要的一个原因了。”风无垠淡淡道:“我不相信徐家的男人在做这种事情的时候,不会和图书考虑最坏的打算。”
他几乎每一句话都说的精准无比!
风无垠却笑了笑:“你觉得徐云没有带的人,都是因为像担心你去了无法支撑的原因吧?”
小东北完全不乐意了:“照你这么说他们就不应该去!去了就是送死的!那你这个什么事情都知道的人,为什么不早点来阻拦呢?”
“还有什么?”白梁有些懵圈,他实在是想不明白还有什么其他的原因让戒伪留下来。
白梁惊讶的半天都合不拢嘴。
后半句话风无垠没说,更何况三皇之一的缪波死了,最接近三皇实力的张邈之也早已驾鹤。
“他是真的没打算回来?”白梁有些心慌。
风无垠哈哈哈的大笑几声:“是我,我的确很乐观呀,所以我才说,我来了能有百分之五十的机会啊,我若是不乐观的话,保守来说最多百分之四十五的机会。”
“若是她有武修修为,必然会跟徐云一同前往。”风无垠微微一笑:“之所以她不去,除了没有武修修为之外,就是要为他们徐家留下血脉,而一个没有武修修为和_图_书的女人,怎么帮徐家血脉开启武修启蒙?”
风无垠的表情严肃了很多:“很多厉害的角色?就算他三皇五战神外加张邈之的所有结拜兄弟一起去,那也没有百分之五十的胜算。”
“老头,你究竟是不是我认识的那个老头?我认识的你可是非常乐观啊!”白梁的情绪有些焦躁。
风无垠却非常相信自己的判断:“徐云可不是傻瓜,如果他真的有心给徐家留下血脉,就一定会安排人在身边保护和传业。”
“有些事情,阻拦是没有意义的。”风无垠给了白梁一个充满深度的目光:“该发生的早晚都会发生,时间也是不受控制的,也没有人能够控制。”
白梁才多大,才多少阅历,风无垠呢?所以风无垠所说的一些东西都是他这个年龄所无法理解的,这很正常。
孔圣曰,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
“如果他做了最坏的打算,那就是跟他老子一样留在那里再也不出来了。”风无垠笑了笑:“如果他不傻,肯定要给徐家留下血脉,虽然我并不知道他身www•hetushu.com边太多的事情,但是你刚才说过,那小子离开的时候,有人很伤心,叫什么霜?”
风无垠微微一笑:“看样子,越是过不去的坎儿,越是解决不了的麻烦,越是能让一个有责任感的男人变得成熟啊。”
徐云他们在马蒂弗兰斯岛若失败的话,也能稍稍安心了。
“可是,为什么是戒伪呢?如果徐云想要留下一个人,肯定是值得信任的人,为什么不是鸽子?”白梁愣住了。
所以白梁提出要求,让老头也把他给带上。
白梁似懂非懂的看着风无垠。
白梁似乎稍微明白了一些。
白梁哪能理解他说的这些东西啊。
“这种事情可轮不到你操心。”风无垠道:“跟我走,我自有安排。”
“陆小邪的那个关门弟子?”风无垠怔了一下:“哈哈哈,你觉得他作为徐云出生入死的兄弟,能留得住吗?而且他和徐云之间的默契,恐怕和神龙大队那群小子一样,都是顶级的,少了他可是很大的战力损失啊。”
见风无垠没说话,白梁继续道:“你根本不知道,他们有很多厉害的角色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