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八季 尘埃落定

第31章 绵薄之力

所以无论谢飞泽如何劝说,他最终还是选择了亲自到场。
猎人学校的东方凡等众人也都纷纷上前给陆玄机问好。
“我是谁,估计他也跟你们说过。”陆玄机微微一笑道:“他喜欢叫我陆老邪,我们是老朋友了。”
步飞梵怔了一下,陆玄机也愣了一下。
但若是这家伙根本不够资格还敢这么叫,伊水肯定会第一时间就翻脸的。
“校长和女帝吃早饭呢。”步飞梵道:“我们现在就带着您过去。”
陆玄机并没有只是想着兄弟之间的感情,也马上对左冷月道:“还是你女帝有眼光,选的这个地方可真的是太好了,我就是喜欢这种热情似火的环境。”
“你真的是有心了。”左冷月对陆玄机的这点真的挺佩服的。
“您是?”伊水皱起了眉头,如果这个人是有资格叫校长为小鸟的人,她必然恭敬相待。
但是这陆老邪偏偏不信邪,他认定自己即便是现如今的这种情况,也一样可以在某些情况下给予一定的帮助。
陆玄机的身体情况并不乐观,这点对于很多人而言都并不是什么秘密,尤其是在他为林歌传功和-图-书授业之后,情况应该更不理想了。
“看来真要准备给大哥敬杯酒了。”古鹊界仰头看向了天空,张邈之驾鹤那么多年,他们曾经那撕心裂肺之痛或许淡了很多,可是任何时候想起来,却总是会觉得心里不是滋味。
虽然他已经不在拥有当年那强大的实力,可他毕竟是陆老邪,他还有一颗好强的心。
原本左冷月是想说谢谢他们能来呢,可是想到在古鹊界这里“了解”到了,他们来是给人家徐云面子,是给那驾鹤的张太岁面子,是给马蒂弗兰斯岛重犯监狱里的徐宸面子,并不是因为她左冷月,所以她也就干脆不再多说这些客套话了。
“古校长好。”谢飞泽在旁边问好道。
“我的身体我自己最清楚了。”陆玄机摇摇头:“况且我来这里也不是为了和你们一起下去拼命的。”
他很清楚的告诉过谢飞泽,现如今已经不是他的时代了,他不会再做那些冲锋陷阵的事情了,可是他的经验一定可以帮助到他们所有人中实力较弱的那些。
伊水恍然大悟,原来眼前这位就是那位邪神啊,因为和-图-书隐居多年所以她只是听说过,听校长偶尔提起的。
只因为他的名字里有一个鹊字,所以就被叫成了小鸟。但是这个称呼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叫的,敢这么叫他的人是屈指可数的。
“你们是谁的人?徐云的人?还是左冷月的人?”陆玄机对迎上前来的两人道。
“那老古在哪呢。”陆玄机没有再叫古鹊界小鸟,因为他终于意识到要在孩子面前给古鹊界留点面子,这外号太不霸气了,容易让小辈失去对他的尊重。
“邪神这是在讽刺我找的地方太热了吧。”左冷月淡淡的笑了笑。
她觉得换做任何人在他这种情况下,都有把事情推脱掉的理由。
这种地方,任何人都不希望自己被当作是弱者。
“如果这次大家都到了,我若不到场,以后可就没得朋友交咯。”陆玄机笑着转移话题,他并不希望大家把注意力放在他的情况上。
伊水听到这话脸色都变了。
伊水示意步飞梵过来:“这是陆老前辈,按辈分,你应该叫一声陆爷爷。”
况且他能给输送出一个谢飞泽,一个林歌,这已经是对他们很大的和-图-书帮助了,现如今他还要亲自披挂,用他现在这已经消损严重的身体,可以说他就是在玩儿命呢。
陆玄机出现的时候,一向淡定的古鹊界也稍有些激动了:“没想到你这老骨头也来了。”
谢飞泽心道这老头子真的跟以前一样的要面子啊,若不是他这个样子,或许也不会有那么多人叫他陆老邪咯。
左冷月只是浅笑一下,略微表现了一下。
古鹊界怔了一下:“你这是什么意思?”
几人通行回来,左冷月也吃过了早餐,古鹊界并没有太多的胃口,面前的食物几乎没有动。
这才是陆玄机坚持要来的原因。
“我这身体情况,你不可能指望我跟你下去做那么危险的事情吧?”陆玄机哈哈一笑,把谢飞泽往前一推:“这种危险的事情,以后就交给他们了,我可没打算玩儿那么大。”
“陆前辈。”伊水道。
但陆玄机却冒出一句感谢;“女帝,今天的事情我们还真的是要好好谢谢你,若不是因为你,我们这些兄弟或许有生之年都很难再聚了。”
“我是徐云的人。”步飞梵承认的还是挺快的:“你们是谁?”http://www•hetushu•com
陆玄机脸上的表情也慢慢的平缓下来,是啊,古鹊界这话说的没错,的确是要敬杯酒了。
“想不到飞泽现在都那么成熟了。”古鹊界微微一笑道。
步飞梵摇摇头:“陆老爷子,他们还没来呢,我们以为您来的这飞机里是他们呢,就匆忙跑了过来。”
陆玄机的身体情况他自己清楚,别说跟着下四层,下五层,他现在即便是留在第一层,都不见得能够是谁的对手。
陆玄机也没客气,坐在古鹊界旁边的一把椅子上,将古鹊界面前那些没吃早餐直接拿过来就吃:“我这是真心话。”
“这么多年没见,你就这么迎接我。”陆玄机也哈哈的笑了笑:“我是老骨头了,那就说明你这一把骨头也不年轻了,哈哈哈哈!”
小鸟……
“挺好的,叫爷爷就算了,听着别扭。”陆玄机道:“徐云和鸽子他们来了吗?”
“不用那么客气,我没那么多规矩。”陆玄机笑了笑:“没想到你们居然来那么快,我还以为我会是第一个到达这里的呢。”
“准备的还挺周全啊,安排人来接我们了。”年长者看到两人上前来:“飞http://www.hetushu.com泽,别看我们人少,但也一样受尊重。”
“行。”陆玄机道:“正好我也饿了,不知道左冷月安排在这里集合,是不是这个岛上有什么好吃的。”
这个外号伊水从未听任何人叫过,但她以前听鄂源他们“八卦”过一些关于校长年轻时的事情,据说校长有结拜兄弟给他起了一个外号,叫做小鸟。
“我们家老头子喜欢这种环境。”谢飞泽在一旁道。
这个家伙居然称呼他们校长为小鸟!
“我们是猎人学校的人。”伊水第一时间更正了步飞梵的话,他们可不能算徐云的人,这就把古鹊界的身份给降低了,虽然这些都无所谓,古鹊界原本也是因为徐云的面子才来,但她仍然要把校长的身份拿到台前。
陆玄机一听就哈哈大笑了几声:“原来是小鸟的人。”
“他叫步飞梵,是徐云的干儿子。”伊水道:“现在跟我们在猎人学校。”
伊水听到这里,面无表情的摇了摇头。
怪不得敢叫古鹊界为小鸟了……
“陆老邪,我有些想不明白了,你这身体情况还亲自来?”古鹊界说这话并非是有意的去转移这种话题,而是他突然想到了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