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八季 尘埃落定

第44章 尴尬的局面

但对轩辕智来说,这瓶两百六十万的赖茅酒和那瓶卖到一千多万的赖茅酒都是一样的宝贝。
所以说,轩辕智什么好酒都喝过,并没有把欧南递给他的这瓶酒当回事儿。
“这个……说来话长吧。”欧南道:“有句话叫做红粉赠佳人,宝剑送英雄。这瓶酒虽然比不上八百多万一瓶的汉帝茅台和过千万的1935年赖茅,但也算稀世之物了。”
这都是乱七八糟的原因。
“就算为了出来喝这瓶酒,我也绝对不会把自己撂在里面。”轩辕智做了个深呼吸,让自己的情绪尽可能的平静下来:“无论如何,这瓶酒我都喝定了!”
轩辕智若是能知道自己一泡尿能让那么多手握大权的领导喝的津津有味,他肯定会利用这点优势开一个酒厂的,只卖一百万以上足够送礼的“极品酒”,毕竟他的产量太低了,每天产个三五瓶就不错了。
“行了,滚一边玩儿去。”徐云道,林歌的余光突然看到走向他们的虞美人,意识到自己的话肯定被听到了,赶紧就拔腚滚蛋了。
“但凡结婚马上就要孩子的,有几个过的自由的?哪个不是一身乱七八糟的枷锁,干点什么事情都要思前想后的。”林歌道:“我清楚和_图_书着呢,我可不想过那种生活。”
众人都有些不解的看着轩辕智,这可真的不是他的作风啊。
噗——!
“太算了!”轩辕智瞪眼道。
轩辕智拿起瓶子仔细的闻了闻,这瓶酒的味道真的是十分的复杂啊,风格尤为独特,他敢说,这酒入口之后,一定能带来一种说不出来的细腻和香醇!
这小子的嘴巴是真的一点都不把门儿!
至于为什么会有价格高低的拍卖,那也是因为各方面的原因。或许是炒作,也或许是有钱人就是想要让他贵。
“那么着急就想培养下一代了。”谢飞泽笑看着徐云:“看来老头子让他跟着你还是挺正确的,至少我不用操心他的终身大事了。”
只是想想都让他有些忍不住吞口水了。
“少把话题往我身上扯。”林歌摆手道,他看了徐云一眼:“哥,你是不是以为我不知道那天我们来之前,你和清霜姐去房间里的事情啊?”
“你这是从哪里搞到的?”轩辕智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欧南。
林歌差点一口水就喷出来了。
可当他的目光落在这酒瓶身上之后,才愣住了。
“是啊,还是你们家老头子心疼自己的徒弟,哈哈,把这么个麻烦扔m•hetushu.com给我。”徐云也玩笑道:“不过,有些事情还真的是需要你多给他操心呢。”
徐云愣了一下。
当他吹嘘这酒一百五十万的时候,就连平日里不胜酒力的一个领导也都让他给倒了少许!
……
“一定给你留着。”左冷月笑着发话了:“我记得我还有一瓶别人送的汉帝茅台,也给你留着,等徐宸出来,你们一起喝一杯。”
徐云也不知道应该如何解释,一时半会都没能开口。
一向都是今朝有酒今朝醉的轩辕智居然能说出这句话,苏凌都有些怀疑这家伙究竟是不是她认识的那个酒剑仙儿了。
这泡尿在这酒瓶里泡了大半年,收礼滥用职权的领导宴请自己的政治资源,也就是那些比他更大的领导时,小心翼翼的把这瓶“酒”拿了出来。
当年那个房地产狂飙的年代,这样一块地最少能让一个开发商赚上亿的利益,所以一百五十万的酒算个屁,就是点添头儿而已!
“那你还不倒一杯尝尝?”苏凌道,她是真的想让轩辕智来一杯了,这么好的酒若是错过了,岂不可惜。
不管说什么,他都觉得自己有点王八蛋……可事已至此他又能如何处理?
“行行,你想怎么样就http://m.hetushu.com怎么样吧。”徐云无奈道:“但别胡说八道。”
虞美人走到徐云面前,表情有些意外,也有些惊喜,当然也会有点潜意识的不安:“刚才他说的是真的?”
轩辕智接了过来,笑眯眯道:“我什么酒没喝过呀,哈哈哈,你这就小看我了。”
“这之间有什么逻辑关系啊,半点关系都没有。”徐云无语:“这件事情结束之后,回去我就给你放假半年,让你和方娅也多一点私人空间解决一下你们之间的问题,最好也尽快要个孩子……”
轩辕智听的心情都有些飘了:“我这次来的收获也太大了吧。”
谢飞泽点点头:“我们两个都要多费心了。”
轩辕智愣是跟了这瓶酒一路,等那领导收下酒之后,他趁着家里没人偷偷进去喝了个干干净净,然后还往这酒瓶里尿了一泡尿呢。
“是挺大的,但前提条件是你有能耐活着出来。”苏凌提醒道:“若是没办法活着出来,别说是这么好的酒,就算是最便宜的二锅头,你都喝不到。”
这话还真的不是开玩笑,国家级白酒评委、五粮液首席调酒大师,采用六百多年明代窖池中九十年陈酿的老酒精心勾兑而成五粮液九十周年金奖纪念酒,八十http://www•hetushu.com八万一瓶,轩辕智一个人就喝过三瓶!
如此好酒的轩辕智当然听说过这瓶三十年代的赖茅,赖茅就是原赖家茅酒,是国酒茅台前身,这瓶稀有的三十年代的赖茅酒在燕京的拍卖会上卖出了两百六十万的高价啊。
其实这些稀世珍宝一样存在的酒,对于他而言根本没有什么价格上的差距,对他来说都是求之不得的宝贝,无价!
还有那拍卖价格金百万的1960s五粮液他轩辕智也独享过!
徐云依然不知道如何开口,这种时候他说什么?是说谢谢?还是说对不起?还是说什么?
按照他的作风,这酒应该是马上喝掉。
“我知道,我也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儿。”林歌道:“你不能因为你们要孩子了,就要逼着我也要一个孩子陪着你们孩子玩儿吧?我和方娅还年轻,我们还想多过一些属于自己的生活呢。”
“如果是真的就太好了。”虞美人笑了:“我是真心实意的为你高兴。”
轩辕智已经条件反射的想开瓶了,可他最终还是忍住了,将酒直接放回酒柜里。
说话间,欧南把手里的这瓶白酒递给轩辕智。
林歌却耸耸肩膀:“我可没胡说八道,我都是实话实说。”
几个人那是精品细琢啊,喝的吱http://www.hetushu.com喳有声,频频较好,说这好酒就是好酒,回归了酒本质的味道,而且这老酒都微微泛黄,还有泡沫,那简直是喝一口赛过神仙。
“酒剑仙没有酒,岂不是缺了一大半战斗力?”欧南没含糊,拿出一瓶白酒走向前来:“我知道,你不喜欢喝洋酒,白酒才是精华里的精华,我敢打赌,这个酒你肯定不会拒绝。”
后来的事情轩辕智并不知道,但是却不得不说这酒是真好!尿里都有一股酒香的味道!当然,或许也是因为轩辕智喝酒太多,身体里酒精太多,他喝水之后去嘘嘘都有酒味。
虞美人赶紧示意他快点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
“目标地的方向似乎有一艘小艇!”观察室里的骄阳突然发出了惊呼,打断了徐云的尴尬。
“哥,等我们这次回来,你是不是应该举办个婚礼什么的。”林歌道:“就当是给我们冲喜了。”
更厉害的还有一件事情,曾经一次陈年茅台酒专场拍卖会上,有人花了一百五十万买了一瓶1953年国营仁怀酒厂出产的“车轮牌”茅台酒,直接被轩辕智盯上了。
买下这酒的家伙根本就不是爱喝酒的人,而是回到自己的家乡送给了一个手里握着权力的领导,因而得到了一块好位置的土地搞房地产开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