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八季 尘埃落定

第47章 是敌是友

当风无垠和白梁顺攀登梯爬上游艇之后,游艇上的人也都全部走了出来。
这时候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再一次集中在风无垠的身上。
“不然呢,你们以为你们谁能是他的对手?”风无垠直接问道:“即便是他这些年关在马蒂弗兰斯岛重犯监狱里一点武修增进都没有,你们中又有谁是他的对手?”
这不只是稍显冷落,而是非常明确的一种冷落。
凌风看了看手表,此刻距离马蒂弗兰斯岛再次浮现出海面还有一小时三十分钟左右的时间。
这更让风无垠觉得徐云有种了,哪怕知道他是无境的高手,对他也一样没有予以任何的理会。
他真的没想到,他一个堂堂的无境高手,居然要靠这样一个小子帮他说情才能够得到他人的信任,实在是让他有些哭笑不得啊。
这时候白小叶走到他身后,一把将他给拽到了后面,白梁这才回过神儿来,想要问一下究竟是什么原因,但见白小叶的表情也非常严肃,其他人的表情也都是严肃的,他也就不敢再吭声了。
即便是左冷月,也迟迟无法找到突破无境的秘密,所以他们之中没有任何人能够是风无恨的对手,风无垠这句话是非常现实的一句话http://www.hetushu.com
“我风家教子无方。”风无垠长叹一声:“的确,长兄如父,一切责任都在于我,我从未想过要推脱任何的责任,如果你见到你父亲,你自然会明白这一切。”
难道风无恨当年“被抓”进入这个地方,只是为了找一个可以让他尽情的去杀戮去吸取他人武修的地方吗?
“这是他们之间的事情,你最好还是不要乱说话。”轩辕智道:“我们只需要自己心里清楚自己的立场便好了。”
而徐云半晌没有说话,他现在的内心很纠结,风无垠究竟是一个胸怀坦荡的人,还是一个城府莫测的人?
风无垠笑了笑,他知道徐云这话是说给他听的。而且风无垠也很清楚,船上的其他人一定跟他说过什么,若不然徐云不会对他是这种态度的。
“也罢,你的确是有理由不相信我,但你没有理由不相信你自己的兄弟。”风无垠道:“如果你觉得他也不可信的话,那我无话可说,但你若还相信他,那我就放心了。”
“很多你们不敢相信的事情,其实早已经发生了。”风无垠摇了摇头:“我只想告诉你们,我们谁都不能确定这个混蛋在里面和*图*书究竟做了什么,也没有人能确定徐宸究竟是否能控制他……甚至是,我们谁都不敢保证徐宸是否已经遭遇他的毒手!”
众人突然感觉到一阵毛骨悚然!
苏凌很想质问风无垠,他怎么好意思提出这点,好在轩辕智及时的抓住了她的手臂,这才让苏凌的情绪再次平静下来。
白梁瞬间很是失落!
徐云点点头:“的确,无论什么解释,已死的人是无法复生的。”
“小东北,你怎么跟着来了。”徐云皱了皱眉头:“你难道没有人跟你说过这地方很危险吗。”
好在这个时候徐云的话让他宽心了。
当游轮靠近那条小快艇的时候,徐云看到了白梁的身影,还有他身后的风无垠。相比小东北满脸兴奋的样子,风无垠似乎完全没有任何的情绪,他就那么安安静静的看着满船的人。
如果是这样子,那这个人也真的是太可怕了……何止可怕,简直就是丧心病狂了!
“你是和他一起来的,如果真的想要得到徐云的信任,你说话是没有意义的。”左冷月看了白梁一眼。
“我相信你是不会利用一个无辜无知的孩子的。但如果你真的这样做了,你和你弟弟可就真的是一丘之貉了。”
和_图_书徐云怔了一下。
小东北相信他自己的人格在徐云面前还是值点钱的。
“是!”白梁点点头:“所以,我用我最重要的东西做保证!老头来这里就是为了帮你的,虽然他没有跟我说过太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我相信他一定可以帮助到你的。”
无论接下来要面对的是什么事情,该继续的还是要继续,踏上这条路的那一刻,所有人便知道他们没有回头路。
“你来这里也是为了我父亲?”徐云所希望的就是这个样子。
徐云也没想到风无垠和他面对面提出的第一个话题居然是这个。
“但我来这里,并不是为了那个混蛋。”风无垠脸上的表情平静了很多:“我来这里,是为了帮你们……”
风无垠淡淡的笑着摇摇头:“曾经他这个混蛋修炼吸修术的事情,整个地下世界传的沸沸扬扬,难道你们觉得这是空穴来风吗?你们以为他跑到这该死的马蒂弗兰斯岛重犯监狱是为了什么?”
苏凌这才忍了下来。
这种时候风无垠直接当众提起这点,左冷月是真的很佩服他的勇气啊。
徐云根本无法做出自己的判断,他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去面对眼前这个人,如何去看待眼前这个人。
和-图-书他和老头来这里是好心好意的,可为什么在他们的眼里却变成了一种“别有目的”的意思呢?
徐云没说话。
“小子。”风无垠继续道:“我们爷俩之间或许没有什么交集,但是我们两家之间的交集却很深,无论是我和你父亲,还是和你母亲云家,都有很多交集。”
不过风无垠似乎仍然没有怪她的意思:“是啊,如果我和他是一丘之貉,你们的确有理由对我群起而攻,让我在这里滚下船去喂鲨鱼也是应该的。”
或许风无垠自己心里非常明白,在这条游轮上,欢迎他的人微乎极微,甚至可以说是一个也没有。
这时候白梁再也忍不住了:“徐总,你肯定是误会什么了!老头绝对不是这种人,我敢拿我的人格保证。”
“你们这也太厉害了啊。”白梁惊叹一声,这么豪华的游艇简直比他在电视里看到的都厉害:“比电视里那些土豪的游艇都大!”
“即便是停滞不前,一个无境高手也不是我们能轻易解决的麻烦。”陆玄机提醒林歌不要自以为是。
“帮我们?”质疑依然存在。
“而且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们谁去估测一个武修疯子的心境究竟达到了一个什么样子的地步?”风无垠继续说道www.hetushu.com:“没有人敢想吧?”
“你肯定已经知道一些事情了。”风无垠淡淡道:“原本,有些事情应该是我向你说的,或者是说,我应该对你解释。可已经发生的事情,再做任何的解释都是毫无意义的,你是聪明人,不需要我说也应该明白。”
风无垠一听这话就笑了:“你不会是把我当成了那种薄情寡义不可教的人吧?”
“我跟他说过。”风无垠直接开口接过话:“但他也是我带来的,我带来的人,我自然会保全,只要他跟在我身边,就不会有人伤到他。”
左冷月的这句话虽然看起来没有什么针对性,但若是仔细品味的话,其实还是非常伤人的,至少这句话的针对性太直接了。
风无垠仰天大笑两声。
徐云的目光落在了风无垠的身上:“风老前辈……”
“关押在这里面,难道还能有什么修为增加吗?”林歌皱眉道:“或许一直都停滞不前吧。”
左冷月在旁边添了一句不冷不热的话。
“我相信你的人格。”徐云对白梁道:“小东北,你的人格在我心里还是很重要的,这点你自己也很清楚。”
白梁在旁边已经听的有些愣了,他是真没想到气氛会是这个样子的,但他也不敢乱说话。
鸦雀无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