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八季 尘埃落定

第50章 空荡的囚室

“放心吧。”陆玄机知道徐云指的是佐媚烟和仇妍她们。
吴秋子笑了笑:“不至于,应该怎么做,我心里还是很清楚的。不至于把你们都给坑了。”
马蒂弗兰斯岛重犯监狱的第一层似乎非常的安静,两边用特殊合金钢分隔出一间间囚室,但是里面却空无一人。这条牢狱走廊被马蒂弗兰斯岛重犯监狱里的犯人称之为不归路。
众人继续走,最终,果然看到了一道血红色的大门。
“走!”徐云也没打算在这里继续浪费时间:“陆老爷子,继续向下的话,我的人看来就真的要交给你照顾了。”
“也别忘了吃我的药,若不然一会儿无法呼吸了可别怪我没有提醒过你们。”吴秋子也跟着道。
下了台阶之后,就是马蒂弗兰斯岛的第一层了,这里是按照上至下来算层数的。
若是在周围有一丁点陆地,被关在马蒂弗兰斯岛重犯监狱的高手应该没有人会怕这些东西,可一旦都是海洋,谁能在这些东西的地盘上做主啊。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左冷月也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如果新入狱的犯人是心境只有超级高手阶层的菜鸡,必然会被这种气势给压垮,但若是实http://m.hetushu•com力强大的人,只需要无形中散发出的威压就可以让两边牢笼里自以为是的“老鸟”们全部闭嘴!
“这也太厉害了。”白小叶惊讶的合不拢嘴。
一层不但囚室里面没有人,他们也没有见到过任何一个看守,现场的气氛简直是安静的有些令人不安。
这就是这里为何如此安全的原因之一。
囚室里面的确乱糟糟的,看起来很脏,根本不是有人住的样子。
这也是马蒂弗兰斯岛重犯监狱如此安全的原因。
虽然按照实力对比来推算,这些闯出来的人都被再次逼进去了,而且马蒂弗兰斯岛沉于水底的时候,他们不进监狱是没有地方生存的。
这里的每间囚室都是一模一样,宽三米,长五米,高三米。
所有人意识到,此刻他们才将要面临真正的危险。
凌风也傻眼了,难道搞错了?因为他找到马蒂弗兰斯岛的时候,这里正在发生暴乱,虽然他没有进入监狱内部,可是外边也已经乱作一团了,有犯人利用外部守卫开门的时候闯出来过。
梵双儿提醒众人道:“大家最好先服用一些昨天徐云发给大家的药,这些对www.hetushu•com我们有用。”
在这一片连方向和位置都搞不清楚的大洋之中,就算再厉害的高手也不可能保证自己能够生存。
里面完全不是他们想象中的黑暗,而是跟外面的世界几乎一样的光明。就在林歌想第一个跳下去的时候,徐云却拉住他,示意他去后边,徐云要亲自第一个下去。
“这是怎么回事儿……我们不会搞错了吧?”徐云忍不住担心起来,这根本不是他想象中的重犯监狱。
风无垠笑了笑:“感觉出来了,呵呵……那你有没有感觉到,其实我们一直都是在走下坡路呢?不出所料的话,我们这样一直走,就能走到二层的入口。”
马蒂弗兰斯岛重犯监狱一层的设计就是走廊和囚室结合在一起,成为了一个既可以关押犯人的地方,也是进入二层的通道!
在风无垠的提醒下,所有人才感觉到了这极其微妙的变化,瞬间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当然,也有人没有感觉出来,这也是因为这实在是太微妙了。
白小叶知道左冷月是为了自己好,点点头不再言语,她没有人家风无垠的实力,所以还是不要把太多精力放在其他地方了。
好像这地方根本就不hetushu.com曾有过人似的。
“这里有人气,并非是荒废已久,只是我们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而已。”风无垠仔细的感受着周围的一切:“不过,这些囚室却真的是空掉很久了的样子,完全没有人长期入住的样子。”
似乎即便整个监狱里的人通过暴动可以逃出监狱,也几乎没有人能逃离这片汪洋大海!
这或许才是现在他们唯一应该做的事情。
“你不至于玩儿这么狠的毒吧?”轩辕智道:“毕竟这么多自己人呢,你若是一个失误,我们可就都跟着完蛋了。”
“你觉得女帝会让你第一个下去吗?”凌风严肃道,一点开玩笑的意思都没有:“我们五个来,就是要保女帝和你的安全的。”
实在是鬼斧神工的设计啊。
众人纷纷准备好,然后他们就向这走廊的尽头走去!
这地方完全如同一座死城一般的存在。
虽然凶猛的海洋生物对于他们来说无所谓,可是有些生物虽然不凶猛,但是却毒性巨大啊,或许什么石斑鱼碰不到,但有可能碰到箱型水啊,碰到蓝环章鱼啊,碰到就是致命。
“管不了那么多了,直接找去二层的入口,说不定这地方早已经因为暴乱发生了什么巨大的和图书改变。”林歌道:“咱们继续下去看看就知道了!”
这是一种威胁,一种发泄,也或许是一种寻找乐趣的唯一途径。
“现在不是想这个问题的时候。”左冷月提醒:“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放在周边的情况上。”
凌风拦住徐云说话的功夫里,欧南已经第一个走了下去,而空山和骄阳也紧跟在后的走了下去。
虽然马蒂弗兰斯岛周边几乎不会有生物愿意靠近,但是若逃离出监狱,想活就要判断一个方向游出去,那时候可就说不定碰到什么鬼东西了。
可在徐云要第一个下去的时候,凌风却又拦住了徐云。
而门内似乎有声音,可他们并没有听到什么,这种声音只是“感觉”到的,这是不可言传只可意会的一种感觉。
再想想那些深海里神秘的海兽吧,那种可以把整个游轮给卷入海底的太平洋巨型章鱼,黑暗海底腿部跨度接近四米的蜘蛛蟹,深海食腐球潮虫,体长能够超过两米而且喜爱热液喷口附近极热而且富含硫磺环境的管虫,十几米的巨形鲱鱼,长得酷似外星人的大鳍乌贼……
这种封闭的环境下,吴秋子肯定不会使用剧毒,那样他也没办法保证是不是会害了自己人,但是他会用一http://www.hetushu.com些消耗对手的毒,这样自己人就不会受到影响了,毕竟是吃过他的独家解药了。
任何一位刚入狱的新犯人,都要走过这条走廊,永远都是这样,但凡走过这条走廊的人,就再也不会回来了,而且每次有新的罪犯出现,两边牢笼里的老囚犯们都会发出恶声恶气的狂呼乱叫。
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这走廊似乎是经过什么特殊设计的,明明给人的感觉是直的,可是却走了很久都没有走到尽头的感觉。
每个囚室里面都有属于罪犯自己的小空间,单独的洗手盆和马桶,勉强可以躺下一个人的小床铺,被褥,枕头,甚至是梳子,镜子都是应有尽有的,如果一个人生无可恋了,的确可以考虑来这地方住下,只要不怕太嘈杂,不怕孤独和寂寞,死在这里也是自闭症患者的一种福音啊。
“这监狱设计的真的很巧妙,我们看似在走直线,但却是在绕着整个重犯监狱的一层走圈。”徐云感觉出了这点,不得不佩服。
这是一个大约五十米左右的台阶通道,向着斜下方延伸的。
林歌首当其冲,打开了马蒂弗兰斯岛重犯监狱这“天门”!
凌风没等徐云开口说话,自己第四个下去了,董海对徐云道:“跟在我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