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八季 尘埃落定

第58章 真像和假象

不过,左冷月却并不知道,幸亏她没有下手,因为她若是下手了,风无垠绝对会在那秒瞬之间做出还击的,她也一定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
而风无恨虽然不会嫉恶如仇,但是习修了吸修法的风无恨也不会轻而易举的放过他们。
“如果他给你说实话,你会说,风家人自己的事情为什么不自己解决?”风无垠无奈的叹息一声:“他只有说是为了云柳琰,你才会‘大度’放手让他去解决,因为你希望他把云柳琰的事情解决干净,然后就可以不对云柳琰有什么亏欠了,就不会影响你们两个人之间的感情了!”
破解阵法之后,他们终于如愿以偿来到了马蒂弗兰斯岛重犯监狱五层的门口。
左冷月冷冷的哼了一声:“你不要忘记,我也是徐宸的女人,我如何知道,自然是徐宸告诉我的。”
“风老前辈,你怎么会想到用这种方法呢。”徐云诧异道。
就在风无垠准备上前开门的时候,左冷月突然做出了一个徐云和木白辰都匪夷所思的行为!
而唯独风无垠想到了这样一个看起来根本就不是办法的办法,结果就是这种看起来根本就不是办法的办法,却解决了她们的麻烦和问题。
www.hetushu•com“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儿。”左冷月道:“冲他来,我就没有完全相信过他。你知道你父亲为什么会困在这个该死的监狱里吗?因为里面的那个家伙和你母亲的死有关系,那家伙进入这里也是因为被你父亲逼到了绝境,没得选择。”
左冷月愣住了。
风无垠没有忽略这一点,那是因为他深厚的阅历,他年轻的时候也会跟徐云一样,会陷入复杂的怪圈里,不去想一些简单的解决方式。
“徐云,你父亲是为了杀了风无恨才来这里的,才会被困在这里的。”左冷月道:“而他编造的一切都只是为了来这里给他弟弟报仇而已,风家的人家族观念极重,这点整个地下世界的人都清楚。”
左冷月却道:“看样子刚才风前辈说的话你并没有理解,你又把事情想的更复杂了。”
只不过,风无垠的实力实在是太可怕,所以她必须要找到一个机会发动致命一击。
刚才若非徐云惊扰,她已经下手了。
“你这些都是在哪里听来的。”风无垠皱起了眉头。
马蒂弗兰斯岛重犯监狱五层的门只要里面出不来就可以,外面没有任何必要去设计任何开门的hetushu.com阻碍。因为没有人会“傻”到主动来这里开启这里的门。
所以五层的门,自然不必有任何过多的设计。
她竟然在风无垠的背后对风无垠做出了偷袭,直接将手中一把锋利的匕首悬在了风无垠的脖颈上。若不是徐云喝斥一声住手,左冷月或许还真的会直接割下去了。
徐云完全被左冷月给说懵了。
即便是四层里关押的巴蛇等重刑犯,也绝对不会来这里将五层的门打开。
“小妈!你这是要做什么!?”徐云瞪眼问道,他实在是想不明白左冷月此刻的举动究竟是什么意思。
徐云怔了一下,这又是什么意思?
“想不到进入重犯监狱五层居然那么简单……这会不会是什么陷阱。”徐云有些诧异,想要进入五层似乎是太简单了一些吧,这不符合常理啊。
正常人碰到阵法都会潜意识里告诉自己阵法有多么复杂,多么精妙,多么难以破解,这是人最初对阵法的认识。
“当年的你早就陷入了风花雪月之中,你想要的生活是什么,我不知道,但你自己却很清楚吧。”风无垠道:“倘若徐宸说,他到这地方是为了帮我,你会同意吗?”
“如果打开这道门让这个人http://www.hetushu.com进去的话,他一定会协同里面其他人而做出对我们不利的事情,他的目的一定是要杀你父亲。”左冷月非常坚定道。
“很简单。”风无垠道:“闭上眼睛,不用脑子去想,就以你眼前看的情况,凭第一知觉去感觉怎么样能解决,那就怎么样去解决,越复杂反而越是无果。”
若是谁真的那么做的,就只能说这家伙实在是太愚笨了!
风无垠竟然是无言以对。
世界是有很多的东西都会如此,尤其是这种阵法类的设计,也算是设计了人的心理。
这一路上,她对风无垠的一切都是一种掩饰,她居然一直都没有真正的相信过风无垠。
徐云终于开口了:“小妈,我觉得风老前辈没有骗我们。况且,暗尊也这么说了,他更没有欺骗我们的理由啊。”
“左冷月,你若不相信他,我希望你能相信我。”木白辰缓缓开口:“据我的了解……你说的那些虽然是徐宸亲口告诉你的原因,但却并非是事情的真相。”
这把匕首,名曰夺魄刃,短小精湛,价值连城,可谓是天下第一匕首,夺魄刃一直都在左冷月身上带着,因为这是徐宸送给她的唯一的一个礼物。
这可真的是令人http://m.hetushu•com感到不可思议。
徐云没有理由不相信左冷月,因为她可是白小叶的母亲,她不可能骗他的啊。
开启五层大门的方式似乎很简单,就是转动一旁机关轮盘即可,完全没有什么技术含量,也不需要太多的力气。
左冷月愕然,连木白辰都这样说,难道真的是这样子吗?
而这种情况下,任何人都会往复杂的破解方式去考虑,所以很容易就会忽略最初最简单甚至是最基本的一些情况。
徐云深呼一口气,比起左冷月的说法,他也觉得风无垠和木白辰的话更有说服力。
木白辰也愣住了,左冷月说这是徐宸告诉她的,他一点都不会怀疑左冷月会撒谎,可是他知道的事实却并非如此啊,这究竟是什么情况?
左冷月愣住了。
很多时候的麻烦和困难,或许越是去想有多么困难,越是找不到解决的方法,把事情想的简单一些,或许解决的方法也就简单了很多。
最简单的东西往往最复杂,最复杂的东西往往却又最简单。
现如今他这个年纪能够拥有的阅历可是长年累月的一种积累,甚至是比智慧还要难得的一种东西。
五层里面的人可是徐宸和风无恨……且不说徐宸一向都是嫉恶如仇的存在,对于他们来hetushu.com说,是一个绝对的威胁。
但是在这件事情上,年轻人是肯定不可能参悟这么快的,即便是左冷月和木白辰都没有在第一时间想到应对的办法。
风无垠苦笑一声:“那你有没有想过,若是当年徐宸没有对你这样说,而是实话告诉你,你会怎么办?”
风无垠的每一句话都深深的砸在了左冷月的心窝深处。
“如果你不相信,夺魄就一直顶在我的脖子上,打开门,你看一看里面的情况便可。”风无垠道:“如果事情是你说的那样子,你可以马上杀了我,一秒钟都不需要耽搁。”
这一切看起来都似乎是非常简单的一件事情。
“但是那个混蛋来到这里,若是和监狱里面的重刑犯一起搞出越狱事件的话,整个地下世界都会彻底陷入混乱!”左冷月继续道:“所以,你父亲以身犯险来到这个该死的地方,是来杀了那风无恨,也就是杀了他的弟弟!不会让他弟弟和五层里面那些混蛋毁掉这个监狱的。”
风无垠对左冷月是丝毫没有防备,加上注意力都在开门,以及门内的两人身上,所以才会被左冷月搞了一个措手不及。
徐云刚想问左冷月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却在突然之间便恍然大悟了,原来如此,的确是他想的太复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