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八季 尘埃落定

第65章 矛盾

其实这也是一种成长的过程,真正想改变的或许不是问题的本身,而是想改变一些看法,得到一种肯定。
不过,幸好当初以风无恨的修为并没有办法将风无垠损耗的修为吸收容纳为自己的。若不然的话,恐怕当初徐宸也不是他的对手了。
“你想找到我儿子?”风无恨冷笑一声:“长兄,你未免也想的太多了吧。那是我的儿子,我凭什么让给你。”
这怎么可能!
风无垠相信弟弟的话是真的,当年风无恨对他下手可一点都没有留情。
徐云从未对任何帮助过他的人有过这种“理所应当”的感觉,以前他不明白,这一刻他才明白,这是对自己父母才会独有的感觉。
徐云虽然没有享受过父爱,但他也是在华夏大环境里成长的,他也会有这种感觉的。
风无恨错失良机,懊恼不已。
“我没有你想的那么卑鄙。”风无恨攥拳道。
“那你真的应该后悔当初没有杀了我。”风无垠淡淡道:“若是当初你杀了我,今天我就不会来帮他们了。”
就连左冷月和木白辰的身上都已经隐隐约约散发出一丝的畏惧之感,这小子居然半点反应都没有?
但他出手的刹那,徐宸已经和*图*书感觉到了杀气,身形一闪就拦在了徐云的身前,淡淡的对风无恨笑了笑:“怎么,打不过我,打算对一个孩子下手?”
所以这是一个极大的矛盾。
“你真的很有长子长孙的风范啊,哈哈哈,长兄如父,你不会把这句话当真了吧?”风无恨道:“你以为我会在乎你说的话吗,风无垠,你在我眼里,什么都不算。如果不是看在你我本是同根生,我早就要了你的命。”
哪怕是他从很小的时候就没有再害怕过什么了。
尤其是在华夏这样一个注重于亲情和传承的国家。
绝对不可能!
因为风无恨当初已经把吸修术的功法练有所成,风无垠不相信自己的弟弟会对自己用那么阴狠的手段,所以没有防备他这一点。
当然,这其中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
对于一个华夏的父亲来说,儿子传承的是他的姓氏和血脉,大家族的话更是要继承他的事业,一个父亲要通过儿子来传宗接代,要通过儿子来光宗耀祖。
当然,现如今华夏式的父子关系,有问题的也绝对不仅仅是长者,年轻人也一样,伴随着成长,年轻人会看父亲不顺眼,想改变父亲不合时宜的老和-图-书习惯,老观点,以及不好的老毛病。
因为徐云的心里都是这些事情,所以他根本无暇顾及风无恨那种无境者的巨大威压!
张邈之有话不会好好说,总板着脸训斥他,可他一旦有个什么事,他会不惜一切代价的帮助他。当徐云在神龙大队成长之后,甚至多年都不和张邈之有联系,见面也几乎没有太多的话说,可是当张邈之离世之后,徐云在无人的地方哭的有多么伤心,也只有他自己一个人知道。
风无恨这话一点都不假,没有徐宸留下来控制他的话,还有谁能控制他呢。
对,就是那种理所应当的感觉。
这小子有了徐宸的保护,他肯定不能轻易动手,毕竟徐宸的实力他太清楚了。
结果他的重伤就是被风无恨的吸修功夫所伤,导致于他一个天玄境的高手消耗了巨大的修为,当初风无垠因为这伤,还重新经历过一次天玄突破到无境的过程,而那一次的养伤外加再次突破无境,就是认识小东北的时候。
风无垠淡淡道:“我这次来,的确是想过要带你出去。只可惜你无药可救,至今都还执迷不悟。那还要我怎样?但我放弃的是你,绝非风家的血脉。”
http://www.hetushu.com“你们想来救他,现在就带他走?”风无恨转移了话题,对风无垠道:“走啊,我倒要看看你们怎么走。”
徐云看着徐宸的背景,这种被父亲保护的感觉,他还是第一次感觉到。
“你没有资格跟我们走!你会继续留在这里!”左冷月厉声道。
就是这样。
这个小兔崽子!风无恨恼羞成怒,想要给徐云一点颜色和教训看一看。
任何一个身为“孩子”的人,无论是儿子还是女儿,当父亲在身边的时候,身上和心理上都会不自觉的多一层“护盾”,这是任何一个人从小形成的。
所以那种期望和要求会比张邈之更加多!而且要求也会比张邈之更加的苛刻。
相差甚远!
说真的,这种感觉很微妙,那种既会感觉到一丝的安心,又觉得这一切都是理所应当的,或许就是一个当儿子的真实心态吧。
有一种关系,叫华夏式父子关系。
徐云看着徐宸,他在想,如果不是张邈之,而是徐宸。他们的关系会是怎么样呢?也是那种拧巴的爱吗?
片刻之后,徐云肯定,如果他和徐宸在一起成长的话,父子之间关系的拧巴程度,一定更加的严重。
风无恨知道http://www.hetushu.com自己从未在嘴巴上赚过徐宸的便宜,只是冷哼一声,不再言语。
风无恨撇了左冷月一眼:“你有资格跟我说这个话吗?是觉得你自己可以将我留下,还是觉得徐宸能把我留下?哈哈哈,徐宸若想要留下我,那他自己也要留下来!他若能出去,我就一定能出去!”
风无恨见到这小子半点反应都没有,微微有些震怒,这个小东西居然不会因为他的威压而畏惧?半分畏惧都没有!
徐云虽然一丁点都不了解徐宸,但他通过徐宸做的这件事情就能肯定,他作为一个父亲,也一定是个拥有百分之百权威,并且更愿意发号施令,甚至是说一不二的父亲。
而唯一脸上不为所动的,居然是徐云。
徐云并非是不会畏惧,而是他现在的心思根本就没有在风无恨的身上,他只是在想如何开口和自己的父亲聊几句。
虽然徐云并没有经历过和父亲在一起的生活,但是他和干爹张邈之就是这种华夏式的父子关系,虽然当初他很小,也能感觉得到,张邈之和他的关系是特别华夏式的。
因为徐宸才是他的亲生父亲。
风无恨看了几人一眼:“就凭你们?”
这就是典型的华夏式父子关系,就是如此拧巴的www.hetushu.com爱。
或许徐云应该觉得幸运,因为他若是跟徐宸生活在一起,或许将是在恐惧中长大,从小不和他生活在一起,反而避免了这种有问题的父子关系……
再胆小的孩子,只要父亲在身边,他也会有勇气面对自己所畏惧的,因为孩子的内心“理所当然”的认为,无论自己有什么样子的危险,父亲都能解决。
而就在这时,风无垠却开口了:“除了徐宸之外,我也可以留下来陪你。而且我觉得,当初来到这里的人就应该是我,而不是徐宸。”
还有就是任何一种雄性动物都想要保持权威地位的潜在心理,作为儿子的徐云,伴随着成长会让他迫切地希望打倒父亲的权威,以此肯定自己的力量,确认自己的成长。
左冷月和木白辰都纷纷皱起了眉头,他们都已经对风无恨的实力进行了心境的试探,很清楚他们根本就不可能是风无恨的对手。
徐宸却摇了摇头:“对,你只能是比我想象中更卑鄙……呵呵,为了达到你所谓的什么空虚之境,来到这里不足一天的时间就将整个一层的犯人给‘吸’光了……风无恨,在我的世界里,没有人能比你更卑鄙了。”
“既是风家血脉,我就有知道他现状的权力。”风无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