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八季 尘埃落定

第67章 认命,但只认自己安排的命

左冷月冷冷道:“你觉得他们敢阻拦我吗?”
人若不依根基八字,岂能为卿为相?吾昔寓居洛阳,朝求僧餐,暮宿破窖,思衣不可遮其体,思食不可济其饥,上人憎,下人厌,人道我贱,非我不弃也。
“你是不是在这里待的时间太久了,所以已经忘记了自己的身份了?”木白辰问道:“你应该记得你是什么身份吧?更应该很清楚你自己都说了些什么吧?”
木白辰竟无言以对。
“有些事情是注定的。”徐宸道:“所以我能不能在这里走出去,都不是我能改变的,所谓的逆天改命,都是小说里扯淡放屁的事情,不会发生在现实之中。现实之中,所有的人都只能认命。”
木白辰的话,针针见血。
木白辰见徐宸表明了立场,也是无话可说。
“单凭我自己,依然能将风无恨困在这里。”徐宸打断了木白辰的话道:“我已经在这里经历过二十多年,根本不在乎再来二十多年,甚至更多。”
放在徐宸年轻时候,对这篇文章的感触和现在是完全不同的。
“所有人都在认命。”徐宸看了徐云一眼,淡淡道:“因为你是我徐宸的儿子,所以你出生的那一天开始,就注定你会成为今天这和_图_书样子的人。红色大院里出生的人,也注定会陷入政治的斗争旋窝里。农民的孩子,懂事的那一天开始就在吃苦,也是无法改变的。这就是命。”
可是在这里那么多年的时间里,他的心态改变了太多太多,他的想法也改变了太多太多。
人是会有变化的,在某些时候,人的变化还是非常难以让人理解的。
这都是左冷月无法左右和改变的事情。
听到徐宸这话,木白辰的身体明显僵了一下,他没有想到徐宸会给他扔出一句带有威胁意思的话语来。
这篇文章,同一个人在不同的时期去读,都会有不同的感受和感悟。
“你觉得你能拦住我?”木白辰看了徐云一眼:“小子,虽然我一直都很欣赏你,可若是在原则问题上有分歧,我也绝不会因为对你的欣赏而让步。”
“有一种东西,叫做命运。”徐宸道:“命运给我的安排,是我改变不了的。我徐宸命中就有此劫,即便不是因为他们,也会因为其他事情而遭受逃避不了的劫难。”
木白辰冷冷道:“我的原则不是你的原则。况且,暗部的人,原本就不是人,进入暗部的那一天开始,我这个人就已经‘死’了,m.hetushu•com我只是暗部的一个‘幽灵’,为了安全大局而做事的幽灵。”
“不,我绝对不准许。”左冷月一口回绝道:“如果走不了,我也会留下来陪着你。”
徐宸笑了笑:“有什么好后悔的?”
“那你凭什么觉得他们不敢?”徐宸反问道。
“倘若你们命中注定就要竹篮打水,即便今日我出去,仍会有其他不测的事情等着我呢。”徐宸笑着道,现在的他对一切看的都很开。
北宋一位丞相,也是太子太师,有一文章流传至今,文章叫做命运赋。
左冷月沉默了,徐云也因为这句话而愣住了,木白辰更是一言不发。
“好,我明白了。”木白辰点点头:“那你们就等着后悔吧。”
就连左冷月都站在了木白辰的这边:“没错,如果不是因为他们两人,你根本不会被困在这个该死的地方那么多年。”
天不得时,日月无光。地不得时,草木不生。水不得时,风浪不平。人不得时,利运不通。蛟龙未遇,潜水于鱼鳖之间。君子失时,拱手于小人之下。有先贫而后富,有老壮而少衰。文章盖世,孔子厄于陈邦。武略超群,太公钓于谓水。韩信未遇之时,无一日三餐路人唾众和图书人欺,而及至遇行,腰悬调兵印掌天下生杀大权。
“这的确是原则问题。”徐云点头道:“风老前辈是为了帮助我们而出现在这里,也是为了我们而去和风无恨战斗,我们若是这个时候做出不仁不义的事情,岂不是一点为人的原则都没有了?”
“我现在脑子里唯一的身份,就只有我是他老子。”徐宸看了看徐云,然后用非常正经的警告,告诫木白辰:“我只知道,如果有谁想要伤他,我绝对会第一时间将对我儿子有威胁的人解决掉。”
的确,这或许就是一种命运的决定吧。
“你认命,但我不认命。”徐云突然出言道:“我不管你是什么命,今天都要带你离开这里,如果你说这是命,那这就是我的命,我自己给自己安排的命。”
“命运?”木白辰道:“你会相信这种东西?”
至少现在很多人是看不透徐宸的,很多时候徐宸自己也看不透自己。以前他认为人定胜天,我命由我不由天。这也是徐云现在的心态。
徐宸这番话绝对是肺腑之言,坦诚之态。
木白辰想阐明他们现在的危险处境:“倘若这次,风无垠仍然失败……”
木白辰的目光在徐云的身上转移到徐宸的身上:“http://www•hetushu•com他年轻,不懂事。你可不同了……你应该很清楚我的职责。”
这种定数与变数组合进行的一种模式,在很多人看来是神秘的,可在徐宸的眼中却并没有那么神秘。命论终生,运在一时。
此乃命也!
左冷月瞬间无言以对,这种时候她还能说什么,其实她比徐宸还要了解凌风他们五个人,所以她很清楚他们会怎么样做,会怎么样选择。
“你的命运是绝对不会让你留在这里的。”徐宸道:“凌风他们都跟你来了吧?他们不可能放你自己来这里,只要他们来了,就绝对不会放任你做出任性的决定。”
“难道你已经忘记了你为什么在这个该死的地方待了那么多年吗?”木白辰道:“若是当年风无垠能狠下心来将他风家的败类解决掉,就不会有你的现在,当时就是因为他自己的心软才导致风无恨将他重伤,使他耗费多年时间才调整好自己的心境,你也是因为他才卷入这个该死的事件!”
此乃时也,运也!
“或许是我在这里待的时间太久了,所以还真是不记得自己是什么身份了。”徐宸闻言哈哈大笑道:“而且,我在这里那么多年,还有身份可言吗?”
今居朝堂,官至极品,位置三公,www.hetushu•com身虽鞠躬于一人之下,而列职于千万人之上,有挞百僚之杖,有斩鄙吝之剑,思衣而有罗锦千箱,思食而有珍馐百味,出则壮士执鞭,入则佳人捧觞,上人宠,下人拥。人道我贵,非我之能也,此乃时也,运也,命也。
注福注禄,命里已安排定,富贵谁不欲?
“这话应该是我对你说。”木白辰道:“是你在逼我,不是我在逼你。”
“如果是这样,我们那么多人闯到这里来救你,岂不是竹篮打水?”左冷月可没有办法接受这种结果。
“暗部的鬼神们可不是用来做这种事情的。”徐宸微微一笑开口道。
徐宸点点头,面无表情道:“是,我的确很清楚你的职责,这也是我还会站在这里和你沟通的原因。”
徐宸微微一笑:“在我没有来到这里之前,从来都不相信。”
蜈蚣百足,行不及蛇。雄鸡两翼,飞不过鸦。楚霸虽雄,败于乌江自刎。汉王虽弱,竟有万里江山。李广有射虎之威,到老无封。冯唐有乘龙之才,一生不遇。满腹文章,白发竟然不中。才疏学浅,少年及第登科。青春美女,却招愚蠢之夫。俊秀郎君,反配粗丑之妇。
虽然木白辰说的非常坚决,可徐云却依然没有让步的意思:“暗尊,不要逼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