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八季 尘埃落定

第93章 传承的图案

因为他记得自己懂事儿之后,叶法拉曾经跟他说过,说他这个纹身一定是大有来头的,因为这种类型的纹身都是代表着家族传承,有家族图腾在里面,但叶法拉看不出这是什么家族的图腾文化。
吴秋子也摇摇头:“这种事情,相信科学才是对的。不过……我觉得有常识的人应该都看得出来,这纹身的图案绝对不是纹身店里的图案,而且这明显是很小的时候所做的,所以……”
不过最终他没有得到结果,这些不死守卫跟药物无关。
秋落风能从一个和南宗会毫无瓜葛的人,慢慢爬上南宗会宗主会长,那是有多艰难?南宗会存在了这么久,根深蒂固的世家子弟多了,能力哪个也都不差。
风无垠看到皇甫国,觉得他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有什么方法可以解决?”
南宗会被灭之后没有人能照顾他,那是牵连九族的清洗,他还能活着就已经不错了。
研究了不死守卫的情况之后,皇甫国最终放弃了,他们起死回生根本不是靠着药物。
是黄鹌菜吗?
皇甫国一开始有过这种怀疑,在农村野外,水沟经常能看到这种一丛丛的野草叫黄鹌菜,有人称之为还魂hetushu.com草。
但今天见到不死守卫之后,皇甫国又怀疑是不是自己的研究方向错了,难道黄鹌菜不只是能治带状疱症和咽喉炎的?难道真的有传说里隐藏的功效?
在这种环境下,保住自己的血脉是秋落风唯一还能做的事情,这恐怕也就是步飞梵为什么说自己只是一个街边要饭的小孩了。
秋落风能有这种本事对抗了世家子弟而爬到南宗会的权力巅峰,心机之重,城府之深,这都是必备的条件。
野山人参三十克,煎汁急服,可起到大补元气,扶阳固脱,起死回生的作用。人参古名人浸,一是因其全貌颇似人的头手足和四肢,二是浸为生长缓慢之意。
等皇甫国解决了自己的疑惑之后,情况就发展到了现如今的这一步。
所以说叶法拉改变了步飞梵的人生,让步飞梵有了新的起点,而后面的事情就都是机缘巧合发生的了。
“这个你应该问吴秋子,说不定他有什么土方子。”皇甫国摇了摇头,这事情他可解决不了。
黄鹌菜被叫做还魂草,完全是草本自身生存能力的展现,即使是在地里快要被晒干了,但只要遇到水,便又能活和图书过来。今天摘了嫩芽,明天就能发出新芽,它本身极强的生命力的缘故!
这属于天将灭他,他拿什么去对抗?
其实这就是一种一年生或二年生草本,生长于山坡、路边、林缘和荒野等地,遍布华夏。
如果风无垠的猜测没错的话,秋落风一定是在这个被灭组织的人身上拿到了象征代表的吊牌,然后抹掉吊牌上的字迹,把自己儿子隐姓刻字,挂在脖子上。
街边要饭的小混混是不可能凭自己的能力成什么大事的,毕竟无论在见识上,气质上,大局观和人情往事上,街边的混混都非常弱,根本上不了大场面。
当风无垠接过这吊牌之后,手上轻微颤抖了一下,情绪再次激动了起来,这吊牌雕刻姓名和生辰的地方明显要比边缘薄了一些,这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刻字的地方经过磨平,从新刻字!
皇甫国对药学的痴迷程度是相当高的,他了解药学历史,历代各代的中医在抢救危重患者时往往会使用一味药,那就是人参。
传说黄鹌菜在烈日下晒不死,到了晚上还会发出光芒,民间流传着吃了它能起死回生的说法。
而且秋落风为了血脉的安全,还给他带了hetushu.com这样一个吊牌掩盖身份。
完全没有对抗的可能!
其实皇甫国是有目的的,他消逝的这段时间,采取了几个不死守卫的血样,他怀疑这些人的不死是某种药物控制的,所以他的好奇心让他想要进行一些现场的研究。
步飞梵戴了一个被灭组织的吊牌,即便是有人认出来,也不会帮他的,因为没有任何价值和利益可言了。
这样把儿子推出南宗会,就可以保全他的性命了。
现在被他们说起来这个问题,步飞梵就把那些叶法拉说过的话都想了起来,这令他更是陷入了这个事实带来的震惊之中。
黄鹌菜的花远看像是野菊花,近看和蒲公英的花非常相似,而且还会变成和蒲公英一样的绒毛状种子。所以常常被误认成蒲公英,而它被叫做还魂草其实是因为民间的传说。
但是起死回生是夸张的说法,真的死掉的人,是没办法回生的。但皇甫国在这里能看到真正起死回生的人,他就想知道究竟是什么药物能做到这一点。
下五层的人认为他留在了上面,而上面的人认为他到了五层,因为气氛太紧张的原因,所以也没有人注意到他的行踪,大家的注意力都在眼和图书前的事情上,没有人注意到他的情况也是正常的。
步飞梵自己也已经陷入了怀疑之中。
这恐怕是当初秋落风唯一可以保全自己儿子的办法吧。
“不管你信不信,你都一定是我们风家的人……”风无恨不在乎步飞梵是否承认,如果真的是他,看到他现在的情况他就心满意足了,可以安心离开了。
步飞梵把刻着自己姓名的吊牌拿出来给众人看。
而这个组织当初也参与了对南宗会的清洗,传言里说这个组织被南宗会给灭掉了。
一个如此聪明的人又怎么可能让自己的儿子跟着南宗会一起陷入危机呢?
风无垠突然抬头看到了皇甫国,他愣了一下,自从他们进入地下世界之后,皇甫国就消逝了一般,任何一层的人都没有看到他。
可是最终却让南宗会落入秋落风一个“外人”之手,显然说明了秋落风的能力和手段绝非普通人能相提并论的。
如今世界上各组织之间,显然都存在一种很现实的东西,树倒猢狲散,从门庭若市到无人问津的现实事件是非常多的,这一点真的很现实。
因为就当时的情况,秋落风已经可以肯定南宗会保不住了,无论一个组织多么的强大,如果m.hetushu.com整个地下世界都要控制和围剿他的话,那就意味着他有天大的能耐也不可能逃脱。
“你别乱说话。”步飞梵瞪了吴秋子一眼,他可不希望自己和这个风无恨有牵扯!这个混蛋可是罪大恶极之人!
所以步飞梵一直就没有在意过。
“你绝对不是这个吊牌的主人。”风无垠摇了摇头:“就这尚未完成的纹身,我就能证明你究竟是谁。”
“少跟我开玩笑。”步飞梵可不承认:“纹身图案在纹身店里重复的多的是,难道一样纹身的都是一个血缘?背后背关二爷的黑大佬都是一家的亲戚吗?”
风无垠看到这吊牌之后,愣了一下,这吊牌显然跟南宗会没有任何的关系,而且他也认识这种吊牌,是曾经一个名气也算可以的组织的标致物品。
皇甫国研究过这种草本,但是没有传说里那么神奇。
所以步飞梵幼时才会沦落到街边要饭,好在他的运气足够好,碰到了叶法拉,这是步飞梵人生的转折点,若不是因为他碰到了叶法拉,现在堕落成什么样子都不好说。
若不是叶法拉把步飞梵捡回家,徐云又怎么可能和他接触上呢,一切都是缘分,都是巧合,似乎这一切都是冥冥之中注定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