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八季 尘埃落定

第104章 不忘初心

还是那么白皙的皮肤,如此精致的五官,美眸仍然是稍含忧郁,只不过这忧郁不再是当年因为那些地痞流氓而忧郁了,现在的忧郁都是因为徐云的记忆。
虽然阮清霜是已有身孕之人,但身上散发的气息依旧跟当年一样的迷人,虽然没有了那蛮腰和清纯,却多了几分柔美的韵味。
“没错。”徐云点点头:“说吧,要多少。”
徐云的脸上露出了他独有的微笑,带着三分邪气和七分的儒雅,没错,这就是徐云。
“嫂子,你帮帮我吧,现在只有你能帮我了……”强子尽可能让自己的表情显得哭丧难堪,苦苦哀求,直接给阮清霜跪在了地上,就他这敬业的演员精神是现在多少抠图找替身的鲜肉和女神所不具备的啊。
“没办法啊,谁让咱儿子争气呢。”徐宸哈哈大笑一声:“虞美人已经给我了最精确的预产期,你现在快点开车带我去找昆仑山的智隐隐士,我要给我孙子求一个最好的名字!”
“真的?”强和-图-书子知道自己要挨打了,所以脸上根本就笑不出来,完全没有把自己融入到当年那个无赖吕宝的角色之中啊:“你真是我亲哥啊!”
两人说完,四目相对的笑了出声。
“爸!我妈怀孕了!”二楼的果果拉开窗户,对着楼下喊道:“虞美人姐姐给她做过检查了,是个男儿!再过几个月,我就要当姐姐了!”
就在徐云纳闷白小叶怎么消逝了的时候,却突然听到不远处传来的一声娇喝!
“两……两万……两万就够了……”强子紧张的台词都忘掉了。
徐云还是那个不喜欢管闲事的徐云,但是英雄救美的这种俗烂桥段他仍然不会错过,徐云毫不犹豫的迈步朝着阮清霜走了过去。
强子完全没有理会周围异样的目光,继续哀求道:“别啊嫂子,你不能见死不救啊!就这一次,最后一次,你帮帮我吧……就这一次!我发誓!”
“我孙子会是一般人吗?”徐宸给了万狂啸一个骄傲的和_图_书眼神。
强子有点哆嗦了,因为果果导演告诉他,当年云哥可是一巴掌就给那个欠揍的小子给抽飞了,想想自己马上就要接受这样一记大嘴巴,谁心里不发怵呀!
记忆回来了,徐云昏迷了这么久的记忆,也都一点一点的浮现出来,他记得,他什么都记得,他记得自己昏迷的时候阮清霜帮他擦拭身体,果果给他讲笑话,白小叶帮他喂鸡汤,仇妍给他榨果汁,佐媚烟给他做足疗,梵双儿帮他喂药丸,还有所有所有人为他所做的一切,虞美人参与的每一次会诊……
大家为了他的事情究竟耗费了多么大的精力。
徐云笑吟吟地朝强子走了过去。
徐云抬头看向楼上,那一个个熟悉的面孔都在,徐云心中默默感谢着所有为了他而付出的人。
这句话一出口,周围的群众演员们也都纷纷开始了小声的议论。
一条街之外的一辆吉普车上,万狂啸开车带着坐在副驾驶上的徐宸,感慨着:“我说你这命运也太和-图-书好了吧,刚从那鬼地方出来还没一年时间呢,就孙女孙子双全了啊,可以啊!”
阮清霜紧咬双唇,眸噙泪水,这一幕与当年是多么的相似啊。只是现在她心里早就没有了恐惧,为了徐云她可以做一切,哪怕是当一个演员。
“没想到我这么支持国家政策,直接就要了‘二胎’。”徐云的目光重新落在了阮清霜的身上。
“我不是你嫂子,我也没钱再给你继续去赌,你马上离开,不然我报警了!”阮清霜也尽可能让自己看起来愤怒的样子,可她愤怒的表情在徐云眼里也是那么的美。
强子紧闭的眼睛缓缓睁开,看到徐云停在半空中的手,再看看徐云红了的眼眶,瞬间强子就欢呼起来,阮清霜也在这一刻彻底泪崩!
徐云突然走出了群演的人群:“你要多少钱,我替她给你!”
所有的一切徐云都记了起来!一分一秒都不差。
然而,徐云轮圆的巴掌虽然扬起,但却并没有抽下去!
徐云对阮清霜笑了笑,和-图-书投去了一个放心的眼神,笑吟吟地搓了搓手,回头对强子道:“接好了!”
(终)
听到这句和当年一模一样的对话,阮清霜的眼泪直接就流了下来。导演果果也忍不住挥拳,她知道她的办法肯定会奏效的!这就是徐云当年的记忆!
万狂啸倒抽一口寒气:“智隐起的名字可不是一般人能背住的啊。”
此刻徐云已经走进了群众演员里面。
巴掌停在了强子的面前,一向都是男儿有泪不轻弹的徐云,眼眶泛红。
阮清霜相信,早晚有一天,徐云会意识到自己这一切都是经历过的,他一定会找回自己的记忆的!
强子赶紧咬紧了牙关准备承受徐云这一巴掌,心道云哥,兄弟对你也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了!这一巴掌若是真给我毁容了,我这辈子也认了!但你要负责给我找媳妇啊!
“不能给他!”阮清霜心里很开心,徐云已经入戏了,这就是当年的徐云,她相信这种方式一定有作用的,如果徐云找不回记忆,她宁愿这样一直和_图_书演戏演下去!
二楼的佐媚烟等人纷纷皱眉:“强子不行,完全没有演员天赋,完全没有进入到角色之中,这就属于能当龙套就不错的演员了。”
药膳馆二楼窗户里的“导演”果果和“投资人”佐媚烟,忍不住异口同声:“我妈(你妈)不当演员真的是可惜了!”
阮清霜的右侧站着强子,旁边还有孔忠,吕峰,单洪宁等人左右呈包围的趋势。
阮清霜娇喝一声:“你不要再来烦我了,上次我帮你还赌债后我们就两清了!那可是你自己说的!”
就是他挥去巴掌的一刹那,所有记忆全部在深处涌出!这一瞬间给徐云带来的感动真的是他无法控制的,记忆回来了,他看懂了一切。
“才两万?”徐云一幅嫌要得少的模样:“我给你十万怎么样?”
“你又来干什么?”这一声娇喝是如此的熟悉,玉珠落盘般清脆悦耳,是那么的特殊,莫名其妙的熟悉感让徐云的目光忍不住寻找声音的来源。
“你……你要替她还钱?”强子小心翼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