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季 虎踞龙盘

第0181章 左右为难

唐龙却声音阴狠无比的回答道:“唐正天,你不要在这里猫哭耗子假慈悲了,我能变成今天这样子,全部都是拜你们父女所赐,你不要以为你现在对我假惺惺,我就会原谅你做的一切!”
徐云低头看了看过果果,又扭头看了看唐九。
“随便你们吧。”唐正天心中苦笑一声,看着二楼女儿房间灯火通明,他心里就有如尖刀绞痛,他承认了自己那么多年之前的过急行为之后,才发现自己连面对女儿的勇气都没有了,因为那次车祸中死去的,还不仅仅是那三人……
“不管您是什么人,我们都跟着您!”胡狼倔强的坚持:“哪怕以后您流落街头,我和黑貂都愿意帮您讨饭!我们犯下那么不可原谅的错误,您还能这么仁慈的对待我们,这辈子我们去哪也找不到这么好的老板了,请答应我最后的请求,让我们誓死追随!”
刚到浴室门口,徐云脚下的步子就停住了:“喂,果果,你是不是还没帮你仇妍姐姐穿衣服呢?”
我勒个去……就算是要救人才逼不得已那么做,徐云也不可能在她们两人面前做出那种事情好不好!这简直就是强人所难吧?
“爸爸,看来今天晚上我们两个人是睡不成了,我们就都在这里,轮流照看她们吧。”果果小大人似的长舒一口气,一边帮着仇妍盖好被子,一边无奈道。
“我马上就……”唐九一句话没说完,就直接在门口瘫坐昏倒在地板上。
可又不能一直把她和-图-书扔在冰水中吧?若是那样,就算仇妍是高手,有着出人意料的身体素质,但如果长时间那样她肯定也是难以承受的。
果果一边帮仇妍擦拭身体,一边无所谓的讲道:“看就看看呗,反正也没人知道,我是不会告状的。”
不对……徐云又琢磨了,唐正天这种身份地位的人就算要去喝酒,那也是去什么私人会所喝存放的极品酒啊,不可能去什么烤肉小地摊啊。
徐云没辙,只能一把抱起唐九,然后将她放到卧室床上,然后急匆匆的走向浴室。
徐云抓起唐九手腕,她这脉络实在够弱的,看来刚才的打击对她真挺大的,就唐九现在这状态,别说让她帮忙照顾仇妍了,还必须有人要照顾她呢。
“走吧。”唐正天对唐逸飞挥挥手,然后扭头对胡狼道:“你和黑貂跟了我那么多年,也没混出什么大前途,是我对不起你们,我会给你们一笔钱,足够你们下半生在全世界任何地方生活了。”
唐正天多少都有些担心唐龙,他已经使唐龙父亲至死,当然不希望唐龙也断后,那样的话,他恐怕会更觉得对不起已死之人,但对唐龙下手的又是徐云,唐正天又不能责备什么,所以一切都只能自己埋藏在心底。
“……”徐云一听赶紧把眼神儿翻到上面去,心道这孩子也忒不懂事儿了,发现自己偷看就算了,还要当面揭穿,也太不给自己这个干爹面子了吧?
唐逸飞彻彻底底的被唐正天给m.hetushu.com镇住了,这消息也来的太突然了吧,不过,话说回来,这还真的是自己的一个机会,自己现在恐怕还真的是需要父亲唐震风的帮助,必须马上回家!
胡狼发愣的功夫,唐逸飞已经迅速开车离开了。
徐云终于是迎着那片白花花刺眼的肉光走进浴室,二话不说就把仇妍在浴池内抱出来,果果马上把浴巾拿过来帮仇妍擦拭身体,徐云虽然一直在非常努力的克制自己不要乱看,不要乱瞅,但最终还是忍不住把目光落了下去。
唐正天转身向房内走去,就听到胡狼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唐老板,如果没有你,我和黑貂能不能活到现在还是个问题,我知道,我们鬼迷心窍,已经不配在唐家继续待下去。但我们不会走的,我下半生就算给唐家当看门狗,也绝对不会离开唐家半步!”
“是。”黑貂马上点头答应,现在唐正天还能吩咐他做事,已经是他莫大的荣幸了。
难道是他有什么无法面对唐九的事情?若是再加上唐九现在这种状态,徐云还真的是可以明确肯定,那场唐正天策划的车祸中,说不定还有什么说不出口的秘密吧?
这种话若是骗一般人家普通小孩也就罢了,可果果是什么人,果果多妖孽了,她肯定当场就敢揭穿他啊。若是那样,他这个当老爸的脸面可往哪里塞?总不能以后真的就不拿脸见人了?
“爸爸,仇妍姐姐这是怎么了?”果果刚给仇妍盖好被子,就看和图书到仇妍的脸上迅速浮现起红晕,她伸手一碰“好烫哦,仇妍姐姐是不是发烧了?”
徐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急忙冲上前抱住唐九:“唐九?唐九!”
这时候楼下汽车一发动,徐云马上敏锐的听到了胡狼跟唐正天谈论去哪的对话,我勒个擦,唐正天,你姑娘都这样了,你还有心情去喝啤酒吃烤肉?!也不怕老子在家把你姑娘给横刀立马当场处罚了?
“知道。”胡狼一怔,站起身来。
面对各种艰难抉择,徐云甚至真的觉得只有一种方法可以救她,那就是真的向唐龙所说那般,和她……想到这里,徐云把仇妍平放在床上之后,手都有些发颤了。
果果把仇妍身上的水珠擦拭干净之后,便催促徐云将仇妍抱出去,因为仇妍一直都处于绝对零下度的水温中,所以她体内的情火基本上被压制,但离开冰水之后,她的体温明显开始上升,徐云马上就感觉到了。
果果在浴室里一边手忙脚乱一边喊道:“小九姐姐,快点帮忙啦!我都快扶不住了,呃,仇妍姐姐老是乱动,我可没那么大力气拉住她。”
“你快去看着里面那个,别让里面那个被水呛到!”徐云还真够焦头烂额的,一个大男人伺候两个女人,而身边的帮手只是一个七岁小女孩,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那肿么办?”果果愁眉苦脸道:“小时候我发烧,都是仇妍姐姐照顾我,今天我一定要好好照顾她。”
“黑貂,你马上带唐龙去医院,找和-图-书最好的医生,能保住的话,一定要保住……”唐正天不用说太明白,黑貂就完全能够理解唐正天此言的意思。
……
胡狼不敢问原因,既然老板都发话了,那就马上去,他现在也特别想喝几杯,心里多日的压抑也应该发泄发泄了。
“老爸,你以为我是哪吒呢?我又没有三头六臂的,我想帮也没能耐吧?再说了,仇妍姐姐也没有换洗的衣服啊,要小九姐姐帮她找呐。”果果不耐烦道:“快点进来啦,老爸,你就放心吧,我绝对不会告诉妈妈你看到仇妍姐姐的光光了。”
徐云能怎么回答,只能点点头:“比发烧可能还要严重。”
“走,带我去,陪我喝几杯。”唐正天眯起眼睛,嘴角露出一抹怀念的笑容,自己十七岁那年认识唐九的母亲,就是在那么一个烧烤小地摊上……当时他许诺过要给她最大的幸福给她一切,但最终,他的一切却是用她的生命换取回来的,真的是天意弄人。
唐正天闻言多少也会有些感触,毕竟这两人是他亲手收留在唐家的,他长舒一口气:“明天我就不再是唐家的主宰者了,你们跟我一点前途都没有。”
“爸,你快点把小九姐姐伺候好,过来帮我呀,我一点劲儿都没有了!”果果在里面委屈道,怎么说咱也只是个七岁的孩子好不好,这可都是体力活啊。
就在唐龙被黑貂带走之后,唐逸飞浑身打一冷颤,似乎接下来就是要处理他的事情了,虽然他心中害怕,但也没有和*图*书最初的恐慌,毕竟连唐龙都能得到原谅,他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麻烦。
唐正天突然转过身,对胡狼道:“胡狼,你起来,你知道哪里有那种有冰镇啤酒的烤肉小地摊吗?”
我噗——!徐云差点就喷血了,你们一个个是真不把我当外人,成,算你们够狠!就当为人民服务,咬咬牙,什么事儿今天一晚上挺过去也就算了。
“我没打算让你原谅。”唐正天道了一声便对黑貂摆摆手,他不想再过多的言语什么,接下来他要做什么,他都已经完全准备好了。
果然,唐正天并没有追究唐逸飞的责任只是淡淡道:“回去之后让你父亲通知所有人,明天下午三点,准时到唐家开会,届时我会宣布退位,至于下一代到底要谁来接手,全家人民主选举。”
果果脚底抹油似的赶紧又冲回浴室,没办法,里面这个也实在让她不省心,一会儿扶不住就要往浴池里面沉,万一脑袋也沉进去了就麻烦啦。
果果闻声也急忙光着小脚丫跑了出来,看到昏倒的唐九,一脸茫然:“爸爸,小九姐姐这是怎么啦?”
劝果果先出去?我擦,怎么说!怎么解释?难道告诉她,老爸要和你仇妍姐姐做一点大人之间的事情,你小孩子不能看,所以要带着你小九姐姐去你的房间睡?!
唐九最终坚持着走到房间门口,但她的精神状态已经到了一种极限,徐云为了避嫌,在房间口几米外的地方便停下了脚步,毕竟仇妍现在还一丝不挂的在浴室呢。